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8章:悲伤的新娘子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那蓝色火焰呼的一下就蹿了起来,碧蓝的光芒只将周围三米之内的景物全都映射成了蓝色,哧溜溜就将两个纸人童子烧成了灰烬,更奇怪的是,两个纸人童子怀中所抱的公鸡鲤鱼,竟然也同时烧成了灰烬。

    我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不管什么火,烧纸人儿都不是问题,可他妈那鲤鱼有半米多长,那公鸡少说也有三四斤,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就烧成了灰烬,这蓝色火焰是来自地狱的吗?

    刚想到这里,那赤膊大汉又喊道:“陪嫁丫鬟两名,春锦秋月,罗伞罩头,银钱不愁,脂粉随身,美貌永存。”

    他这一喊,那两个丫鬟模样的纸人儿也提步上前,走到刚才两个童子被蓝色火焰焚化的地方,也停了下来,随即又有两团蓝色火焰从那两个丫鬟纸人儿身上冒去,和那两个童子一样,片刻之间,燃为灰烬,随同它们一起化为飞灰的,还有那红伞和梳妆盒。

    那赤膊大汉等那两个丫鬟纸人儿完全焚化,才又喊道:“轿夫铺红毯,喜娘迎进门,新娘子下轿了!”

    一句话刚喊出口,那轿子里忽然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来:“哎呀!颠死我了,不行了,胸中一个劲的恶心,要吐!”

    我顿时一愣,这轿子里竟然真的是一个女人!

    随即那轿帘一掀,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女子,头戴凤冠霞帔,脖子上戴有银锁,耳垂上挂着耳环,双腕也有首饰,身穿大红吉服,吉服之上绣的是龙凤呈祥,脚踩一双千针纳万线走的硬底布鞋,鞋面儿也是红色的,整个人看上去好不喜庆。

    可这下轿的方式,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真真实实是手足并用从轿子里爬出来的,一出轿门,连站都没来及站起来,就哇的一声,呕吐了起来,显然是这一路坐轿,被颠簸的不轻。

    这女子从轿子之中一出来的时候,我身边的那美女就陡然浑身一紧,这次虽然没有再捏我的手,可我依然能感觉到她的神态,在刹那之间,变的十分郑重,就连那两道好看的眉毛,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似乎这个女子的出现,令她十分担心。

    我不由的好奇了起来,看这美女的表情,她分明是认识这个新娘子的,神色如此紧张,很有可能还有一定的交情,那新娘子虽然远没有她这般美艳无双,可却也是清秀可人,两人能成为朋友,倒也正常,她之前就一再要求我离开,显然她是早就知道这个新娘子会被抬到这里来,那她想怎么样?抢亲还是救人?

    不管她想怎么做,只怕首先就得过了那赤膊大汉的一关,虽然这女子手劲不小,可毕竟是个女子,而那赤膊大汉体型魁梧,神态彪悍,一身的肌肉异常结实,双目之中精芒乱闪,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主,何况那大汉吹唢呐引纸人,夜抬新娘子到这荒山野岭,玩的必定是邪门手段,凭她一个女子,只怕不是那大汉的对手,万一动上手了,我是帮还是不帮?

    按理说,我应该帮她,不管怎么说,我这条命是人家救的,何况不帮心里也过意不去,难道我眼睁睁看着这美女被这壮汉拿住或者杀了?

    我这边正在胡思乱想,那壮汉已经一闪身就到了新娘子的身边,一伸手就抓住了那新娘子的肩头,直接将新娘子提了起来,沉声道:“玉儿,神灵面前,怎可如此无礼?”

    那新娘子的肩头似乎被抓的吃疼了,伸手推开那壮汉的手掌道:“哥!我没落洞,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就是不信,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难道你还真准备将我烧死在这里吗?”

    那壮汉的脸上陡然闪现出一丝悲伤来,语调也低了下来,说道:“玉儿,你说你没落洞,那你怎么会经常神情恍惚?有时还自言自语,每天除了擦抹桌椅,将一个家种收拾的连点灰星子都找不到,笑容也多了,眼睛也亮了,就连声音都好听了起来,这一切不都是落洞的迹象吗?”

    那新娘子顿时一脸气急的表情道:“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那是因为我得到了消息,菲儿要回来了,自从菲儿走后,十来年都没见着她了,如今她要回来了,我自然高兴,人一高兴,精气神自然就好,手脚勤快点都是正常的。”

    这话一出口,我就察觉到旁边的那美女身上的气息忽然一变,原先凝重的神色,不由自主的缓和了一点,眼角似乎还漾起了一丝笑意,就连她身上原先那种浓重的仙气,好像都淡化了不少,在这一瞬间,人味更重了些。

    说实话,我还喜欢她这样的,原先的她,看上去就像是误入凡间的仙子,虽然美颜不可方物,可同时也有一种冰山一般的冷傲感,那么的不真实,即使我就在她身边,也总是疑惑自己是在梦中,好像眼一睁她就会重新回到天阙之上一般,可她这眼角一含笑,顿时如暖风化寒冬,春色破坚冰,整个人都真实了起来。

    我当然猜得到,那新娘子玉儿口中的菲儿,应该就是她的名字,我果然没有猜错,两人的关系是好朋友,听那玉儿说,她已经离开这里十年之久了,看她的模样,也就二十来岁,那还应该是发小,不对!闺蜜才对!

    刚想到这里,那壮汉却又摇头叹气道:“玉儿,你瞒得过哥哥,还能瞒得过井神吗?你说你没有落洞,那这些纸扎的童子、丫鬟,都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这都是凑巧。”

    那新娘子玉儿原先呕吐的厉害,现在被山风一吹,好像清醒了许多,一听那壮汉这般说,顿时也是面色一变,刚刚有点血色的俏脸,瞬间一片苍白,急忙追问道:“哥,你可别吓我!那些童子、丫鬟都怎么了?”

    那壮汉面色也愈发的沉重,沉声道:“消孽之火,轮回之劫,当然是烟飞灰灭,还能怎么样?这童子、丫鬟,井神都收了去,接下来就是喜娘迎你进门了,一切都正和其他的落花洞女一般无二,井神当前,大婚之礼,哪容得你狡辩!”

    我听的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咋还跟轮回扯上关系了呢?还什么井神!扯的云里雾里的,我到底是在封建迷信的旧社会?还是在一切都讲究科学的新社会?难不成我真的被马长脸一掌打穿越了?

    我对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完全不知,自然听的如同坠身云山雾罩之中,可那新娘子玉儿一听,一张原本就已经苍白的小脸,更是惨白一片,血色全无,双目之中刷的一下就涌出了泪水,顺着脸颊就滑落了下来,声音也颤抖了起来:“哥,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壮汉一张棱角分明,充满坚毅神色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异常难过的表情,眼角闪动着晶莹的泪花,缓慢而艰难的点了点头,才说道:“玉儿,你是我的亲妹子,自从父母离世之后,这些年来,哥都把你当成明珠一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就算要南岭老巫的胡子,哥都敢去给薅一把来,可如今是井神的旨意,哥就算再浑,也不敢违背井神啊!”

    “玉儿,就算是哥对不起你,为了我们全村的父老乡亲,为了我们所有还幸存的人,哥只能让你嫁给井神,哥不能让整个十二连环峰都受到牵连啊!”

    最后一句话说完,那壮汉始终忍着不让眼泪从眼角滑落,脑袋也低垂了下来,而那新娘子玉儿则忽然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对着那壮汉拳打脚踢,边打边嘶声喊道:“唐惊弓,你还算什么男人!为了全村的人,就把自己亲妹子献祭给井神嘛!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谁都不怕嘛?你不是自称湘西第一好汉嘛?你的胆魄和豪气呢?你怎么不跳下去杀了那个井神?”

    那壮汉始终没动,站在那里就像根木桩一样,从始至终,连头都没有抬一下。那新娘子一直打到打累了,才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我才二十啊!我不想死啊!我还没等到菲儿回来,我甚至连这大山都没有出去过,菲儿告诉我,外面的世界缤纷七彩,就算我看不到,让我听菲儿说说也行啊......”

    玉儿的痛哭声一出口,我身边的美女浑身就是一颤,我偷眼看去,她眼圈也红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眼圈上摇摇欲落,显然也在为她的闺蜜痛惜。

    可就在这时,由于新娘子自己出了轿,一直站在那里没动的四个侏儒纸人和那两个纸人喜娘,却忽然呼的一下自己焚烧了起来,也同样是蓝色的火焰,它们手上什么都没有,烧的更快,哧溜一下,只来得及看见蓝色的火光一盛,已经化成灰烬,随山风飞舞。

    那壮汉一见,陡然面色一阵蜡黄,陡然一挺腰杆,嘶声大喊道:“新人进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