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6章:荒山唢呐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我算不上情场高手,实际上连真正的恋爱都没谈过,根本琢磨不透女人的心思,她这正笑着甩巴掌,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我从小到大,除了杨爷爷训练我时抽过我藤条,脸还是第一次被人甩巴掌,对方还是个美女,我顿时就有点蒙了。

    那女子一张俏脸瞬间冷若冰霜,一双好看的杏眼眼角,已经泛起了逼人的杀气,冷声说道:“我最恨男人好色,就凭你这一句话,就该扇你两个巴掌,念在你第一句话回答的尚算有诚意的份上,刑罚减半。”

    我莫名其妙被打了一巴掌,心头却生不出火来,只好一捂脸不说话了。却不料我这一不说话,那白衣女子更是生气,我只看见她手腕一翻,一把寒光四射的短刀就亮了出来,往我脖子上一架,继续冷声道:“怎么不说话,心里是不是在想什么肮脏事儿?你若敢对我心存非分之想,我立即一刀要了你的命。”

    短刀一架上脖子,一股森寒之气顺着毛孔就钻进了皮肤,我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我虽然根本就没看清楚这把刀长什么模样,可我丝毫也不怀疑这把刀的威力,别说我的脖子了,就算是块木头,估计用这把刀也能轻松的开一个口子。

    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迅速的清醒了过来,在美的美女,如果自己命都丢了,也无福消受的,当下就强自使自己镇定了下来,沉声道:“美女,你这就不对了吧!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在想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就凭你的猜疑,就要置人于死地,天底下好像没这个理吧?”

    那美女眼神一冷,声音更寒,说道:“你敢说你没胡思乱想?你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我这人其实骨子里还是有点傲气的,而且小时候在山村长大,大小是个孩子王,也很是泼皮,她这么一说,我当然不会承认,当下就将脖子一拧道:“这你还真想多了,我刚才在琢磨这是哪儿?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美是美,可总不能逮到个男人就说对你有非分之想吧?就算大部分男人看见你的时候,都会有一些乌七糟八的想法,可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动一下浑身都疼,给你是我,你提得起那心吗?”

    “当然了,你要是非认为我对你有龌龊的想法,那我也没办法,你就当我有吧!你认为我是怎么想的,那就当我就是怎么想的好了,起码这样你割断我的脖子也名正言顺一点。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在你看来,我这个时候应该想些什么?”

    那美女一听,倒是一愣,也许她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一般人看见她的美貌,估计已经目瞪口呆了,能说话不口吃已经不错了,当然,也许是我所说的理由说服了她,直接将手中短刀一抽,又咯咯笑道:“好!算你说的有理,我就放过你一次。”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就像在她的体内,同时住着两个人一样,一个冷若冰霜,一个和善温良。

    还没等我说话,那美女已经巧笑嫣然道:“你刚才不是在想这是哪里?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我告诉你,这里是湘西凤凰,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从几个怪模怪样的年轻人手中,将你救出来的,我之所以救你,只是因为偷听到了那几个年轻人的谈话,他们好像要将你卖给南岭老巫,制作成蛊人,我见你可怜,一时兴起,就救了你下来,你说你是不是该报答我?”

    我一听顿时傻眼了,记得在我未昏迷之前,马长脸将我打昏了过去,可昏过去能昏迷多久呢?怎么再睁开眼已经到了湘西了呢?马长脸要将我卖了?还差点被做成了蛊人,这龟孙!等我回去了,不弄死他才怪!

    那美女见我发愣,又娇笑道:“我本来不想管你的事,见你的脑门上还贴有下三滥行当中使用的迷神膏,应该是从其他地方被挟持来的吧?不过无所谓,你从哪来的我都不在乎,现在你已经醒了,赶紧离开这里吧!要是不走的话,等下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怕会吓死你,那我就白救你了。”

    我听的又是一愣,忍不住脱口问道:“等下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美女还没说话,那只一直都安安静静的黑猫就“喵”的叫了一声,那美女面色一变,白玉无瑕般的赤足在草地上一跺,转头看向我道:“来了!现在再想走也来不及了,你给我听好了,等下千万不要出声,连喘口粗气都不行,不然的话,你死在这里我可不管你,记住了吗?”

    一句话说完,忽然伸手一拉我,玉手入掌,柔若无骨,我不由得心神一漾,紧接着身体一个前抢,差点被那美女拉倒在地,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好在我这五年可不是白混的,身手还算过得去,急忙前冲几步,稳住了身形,随着那美女钻进了一片茂密的密林之中,躲在了一颗腰粗的老树之后。

    而那只黑猫,却后尾一扬,哧溜一下就蹿上了老树,它本来就通体乌黑,体型又不大,又是夜间,老树枝叶茂盛,盘枝错节,这一上了老树,瞬间就看不见了。

    可就在老猫蹿上了老树之后,却又叫出了第三声来,“喵”的一声叫,在夜间听来,竟然异常清晰,我不知道怎么的,对这只黑猫始终心存畏惧之感,它这片刻之间接连叫了三声,我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

    就在黑猫第三次的声音逐渐消逝之后,四周沉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就连虫鸣都没有一声,虽说还没到夏天,可现在也是惊蛰已过,暖春已来,三四月间,正是草长虫生的天气,而我们所处的地方,又是在一片荒野之中,远看山影延绵,近看怪石嶙峋,四周杂草已见疯长之势,天地万物都有回春之意,却连枭啼虫鸣也没有一声,未免让人有点心底起疑。

    我正想开口询问那美女,这里到底是何地何界?我又该如何走出这荒山野岭?谁料我刚张开嘴,一个字都没来及说出口,那美女已经手掌一翻,一下子就捂住了我的嘴,面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将嘴巴凑到了我的耳边,用极轻极低的声音说道:“别说话,千万别出声!这人的耳目极为灵敏,稍微有一点点动静,我倒无所谓,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近在咫尺,那美女呵气如兰,热气吹进我的耳朵之中,一阵奇痒无比,而且还有一只纤纤玉手贴着我的嘴唇,我忍不住心头又是一阵涟漪,不过我也没敢有什么动作,毕竟刚才可是领教过这美女厉害的,当下乖乖闭上了嘴,只是这美女一再提醒我不要出声,反倒引起了我更强烈的好奇心,这地方别说人了,连鬼都没有一个,一根绣花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声音,搞的这么紧张,到底是因为什么?

    刚想到这里,忽然顺着山风传来一阵唢呐声!

    在唢呐声一入耳的瞬间,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这可是荒山野岭,我刚才瞄了一眼,放眼望去,除了山还是山,根本看不到个边,谁他妈神经病半夜到深山里来吹唢呐,可这一声唢呐声,又是那么的真实,虽然只是顺着山风飘过来的,但我却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的的确确是唢呐声,而且吹的还是喜乐名曲抬花轿。

    可抬花轿是喜乐曲子,根据抬花轿的动作、行走、运动状态而改编的,以前都是婚庆时吹奏,现在随着西洋乐器的进入,连唢呐吹的人都少了,已经很少听到唢呐声了,就算有人家婚庆,也不可能深更半夜的在这荒山野岭吹奏啊!

    刚想到这里,那美女已经低声说道:“来了!”

    那美女这么一说,我心中也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顿时屏住呼吸,都不用那美女再交代,自然就大气也不敢出了,深更半夜的,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吹唢呐,吹的还是抬花轿,这事用脚趾头想都觉得邪门。

    那唢呐声越来越近,抬花轿的曲调也越来越是奔放喜庆,借着月色,逐渐看见在我们正前方大约一里多地之处,出现了一支队伍,约有十来个人,个个大红吉服,在满山遍野的绿色之中,红的那么的刺眼,队伍的正中间,当真抬着一顶大花轿,在队伍的最前面,一名赤膊汉子,正双手持唢呐领头,边走边吹,还不停的摇头摆尾,吹的十分起劲,只是这平时听来喜庆吉祥的曲子,如今听来,竟然这般的诡异。

    这支队伍看似走的慢,还随着大花轿的节奏跳动颠簸,可实际上行进速度十分之快,片刻之间,已经到了我们前方最多大几十米的距离,借着月光一看,我顿时呆若木鸡,这整支花轿队伍,竟然都是纸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