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2章:狼坑试胆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一句话说完,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一把就将我夹在了腋下,另一只手却将那只莲花盒子一拿,就夹着我弹身跃起,直向山顶而去。

    我一眼看见了那只盒子,顿时心头一动,当下说道:“爷爷,你拿着那朵莲花也不方便,给我帮你拿着。”

    老人根本不搭理我,我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继续说道:“爷爷,我看那朵莲花挺好玩儿,给我玩吧!”

    老人冷哼一声道:“好玩儿?你懂什么!江湖六大家你可听说过?狂林傲李邪门张,毒马横柳巧手梅,指的是盐帮林家、北京李家、茅山张家、滇南马帮的马家、湘西八卦村的柳家和天津卫梅家,其中以梅家所做的机关消息最为精细,梅家前任主事人梅长久梅老爷子,更被称为天下第一巧手!”

    “这只七巧莲花盒,就是梅老爷子亲自做的,梅老爷子为了做这个七巧梅花盒,踏遍千山万水,好不容易寻到了七根铁骨紫心藤,就用七根铁骨紫心藤,耗时七七四十九天才制作成功,尽完工之后焚烧的图纸,就烧了整整三箩筐,其中机关之巧妙,可以说是天下无双,就连梅长久梅老爷子,做完这件七巧莲花盒,也生生累到吐血,岂是区区一个好玩儿能表达的!”

    “此盒一完工,六大家之中最权重势大,财力更是富可敌国的李家就开出了一个接近天文数字的价格,要求购买此盒,可梅老爷子却没肯卖,而是送给了黄河排教的赵家,排教原先确实是大帮派,赵家之前也确实有一定的实力,可从解放之后,公路、铁路、轮船逐渐发达,排教的兄弟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条件,偏偏赵家到了那一代,人丁单薄,就生了个女儿赵小娥,后继无人,直接导致黄河排教势力渐微,哪里还有实力保得住如此宝物。”

    “随后就有无数的绿林好汉对黄河赵家展开了一系列的挑衅,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这七巧莲花盒,赵家苦苦支撑,死活也不愿意交出去,眼见黄河排教就要被江湖除名,盐帮林家的林远峰出了手。这只老狐狸,先让他儿子林鸿图接近赵家的赵小娥,当两人情愫暗生之时,再带着林鸿图上门求亲,赵小娥自然同意,这样一来,林鸿图就成了赵家的女婿,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帮助赵家。”

    “不过由于各方面原因,黄河赵家的势力已衰,虽然在林家的帮助下击退了各路绿林好汉,可仍旧伤亡惨重,无奈之下,只好将这七巧莲花盒做了赵小娥的嫁妆,随同赵小娥一起归了林家,至此,林远峰这只老狐狸的计谋全部得以实现,不但得到了这七巧莲花盒,还顺带着拐了儿媳妇回去!”

    “自从林家得了这七巧莲花盒,也是风雨不断,道上的朋友明的不行来暗的,总之就没安生过,一直到我进入古墓之前,林家和滇南马家、北京李家联手,挂上天津卫梅家和黄河赵家的帮助,才和道上的朋友立下了一个十年之约,说是十年之后,林家会将此盒无偿拿出来,而且林家子孙,绝不参与此盒的争夺。”

    “后来我就进了雁门山古墓闭关,没有想到,今日双蛇断流,通道大开,我一出古墓,就得到了这七巧莲花盒,而且乖孙儿也长这么大了,苍天有眼,该着我们杨家又到了威震天下的时候了。”

    我听他说完,顿时愣住了,我之前一直以为这个盒子就是娘亲的陪嫁之物罢了,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小的莲花盒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魔力,其中竟然牵连了这么多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很有可能,滇南马帮的那些人来找我们林家的麻烦,就是为了这个盒子。

    而且,我从老人的话里也听出来了,这老人对我爷爷,甚至是我们整个林家的印象并不好,怪不得养父交代我千万不可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当下更不敢多言,也不敢要那盒子了,只是在心里寻思,待到有机会的时候,悄悄的将这盒子偷过来就是。

    可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杨爷爷说完这番话,就将那七巧莲花盒藏在了怀中,一直夹着我翻过雁门山,直向北行,我担心他再将我带的找不到家,就借口说那双蛇缠的墓穴怕会有人生事,谁料杨爷爷一听就大笑道:“那双蛇缠是全人工而成,并不是天然风水地,十年一开合是定数,只有双蛇断流,通道大开之时才能进得去,不然只要不将雁门山炸开,都无法进入。

    我一听也没办法了,只好随他,杨爷爷还挺有钱,身上掏出来都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钞,在路上拦了辆车,一天之后,过了张家口,直接插进了内蒙古高原,虽然已经入了秋,高原上的青草都开始枯黄了,可那一望无垠的大地,仍旧给了我强烈无比的震撼,放眼看去,高原的边际仿佛和天都连了起来,就连我心中那点惆怅,都被这辽阔草原上的风一吹而光,整个人的心胸好像都宽阔了起来。

    杨爷爷似乎之前就来过这里,很快就寻到了一处牧民聚集的地方,逗留了一晚,跟牧民买了三匹马,置办了帐篷、睡袋、一些工具、肉干和烈酒,还有一把牧民用来吃肉的尖刀,第二天我和杨爷爷一人骑乘一匹,一匹马专门驼东西,继续一路向北。

    这可苦了我了,我从来没骑过马,开始杨爷爷还教了我一会,骑着慢慢行走的时候还挺乐呵,可马匹一奔跑起来,和慢慢行走那可是两回事,我在马背上被颠的七荤八素,只差没将苦胆吐了出来。

    杨爷爷见我实在吃不消了,才寻了一背风之处,支起帐篷,让我先吃点肉干休息一会,他自己则拿了一把铁锨,在远处挖起坑来,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我浑身都快被颠的散了架子,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钻进帐篷里就睡。

    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要不是杨爷爷将我弄醒,我估计睡到天亮也没问题。

    我这边刚睡眼惺忪的喊了句爷爷,杨爷爷就一把又将我夹了起来,双脚如风,片刻就到了一个大坑之前,将我放下,伸手一按我的脑袋道:“乖孙儿,看清楚了,这坑里的可是狼,我给你一把刀,然后将你丢下去,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不就是被狼咬死,要不就杀了它!”

    这句话一入耳,我顿时头皮一炸,同时也看清了那深坑足有三四米深,有三四米见方,坑底真的有一只黑灰色的成年公狼,瞬间一激灵,睡意全消,什么?将我丢下坑去?坑里还有一匹狼?敢情他挖了半天的坑,是为了我挖的?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右手中被塞了一个东西,刚拿起来看一眼,才看清楚正是杨爷爷从牧民那买来的尖刀,就觉得身体一轻,已经被杨爷爷提着手臂往下面一放,噗通一声,我就跌翻在了坑底。

    之前我跟随养父打猎的时候,也见过狼,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那只黑灰色的公狼也不知道是杨爷爷从哪逮来的,体型十分健壮,比普通的狼还要大上一号,而且不知道杨爷爷用了什么手段,竟然一点伤都没有,在深坑内又跳不出去,早就龇牙咧嘴的狂怒不止了,一见我摔了下来,顿时头一低,下巴往地面上一贴,前肢曲后腿蹬,一双眼珠子在月光下泛着绿光,死死的盯着我的喉头,随即嗷呜一声,身形猛的蹿了起来,冲着我就扑了上来。

    关于狼的习性,我听养父说过,狼这东西咬人,最喜欢咬喉头,一旦咬上就不松,直到对方断气为止,这一扑上来,我这喉头估计也就一口就断了,情急之下,我也顾不上害怕了,顺地翻滚了两下,躲开了那恶狼的扑击,随即一翻身就跳了起来。

    可我的动作,怎么可能会比狼还快呢?我这边刚跳起来,那恶狼已经一个转身,呼的一声就又扑了上来,我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冲撞力一冲,身体重心顿失,噗通一声又摔倒在地,还没来及爬起,那恶狼已经扑到了我的身上,两只前爪子按住了我的双肩,随即那恶狼血口一张,獠牙外露,对着我脖子就咬。

    我躺在地上,眼看着恶狼的血盆大口逼近,鼻子中甚至闻到了一股腥膻之气,却偏偏躲闪不开,慌乱之中,竟然一抬左手,将手臂往前一伸,直接将左手臂塞进了恶狼口中,恶狼的两排尖牙一咬合,咔嚓!就觉得左臂一麻,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却全然不顾,趁着那疼痛感还没从左臂骨传递到脑神经,扬起右手的尖刀,噗嗤一刀,就捅进了那恶狼的肚子里。

    随即就疯了一样的狂捅,一刀!一刀!又一刀!一直到那恶狼松开了我的手臂,软软的歪倒在了旁边,我仍旧在疯狂的用尖刀捅刺着它的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