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0章:老而弥坚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在这老人出现之前,我一直认为,阴三的手段、身法都是十分高明的,可这老人看似就这么随手一抓,阴三接连变换了几下身形,可愣是没躲过去,被老人一把就抓住了脖子,挣扎都挣扎不脱。

    那老人一句话说完,直接将手往上面一抬,他本就身形高大,比阴三高出一个脑袋来,手臂又长,这么往上一抬,已经将阴三给举了起来,阴三双手抱着那老人的手,拼命的想扳开老人的手指,可老人那一只手,就像钢打铁铸的一般,阴三一张脸憋的通红,却硬是没有扳动丝毫,眼见着被掐的一口气上不来,都翻白眼了,真的应了老人刚才那句话,快要被捏死了。

    就在这时,那贾道士却一闪身就跳上了石巨人的肩头,手中墨黑折扇呼的一下打开,对着那石巨人一扇,石巨人一步就跨了上来,碎石凝聚成的硕大拳头一举,对着那老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石巨人一动之时,养父就喊了一声:“爸,小心那石头人,是茅山术的一种,力量十分巨大,刚才花儿就是吃了那石头人的亏。”

    那老人却充耳不闻,冷哼一声道:“班门弄斧,找死!”

    几个字一出口,一手仍旧掐着阴三的脖子,浑身一震,身上衣衫无风自起,衣角抖动,猎猎作响,单手一握,海碗大的拳头一阵噼啪乱响,如同爆豆一般,随即猛的吐气扬声,怒吼一声道:“开!”拳随声出,一拳就迎向了那石巨人的拳头。

    我顿时大吃一惊,那石巨人的拳头多厉害?幽啼那般凶悍的镇墓兽,都被一拳打到飞起,老人家再强悍,毕竟是血肉之躯,而石头人的拳头,可都是碎石凝聚的,这完全不是一回事,拳头和石头硬碰硬,能赢才怪!

    可随即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

    那老人的拳头和石巨人的拳头一接触,瞬间发出轰的一声爆响,石巨人如同被人在体内装了一个炸弹一般,嘭的一声就炸了开来,顿时一阵烟尘扬起,碎石乱飞,转眼间那石巨人已经哪里来哪里去,又成了山溪旁边的碎石。

    而站在石巨人肩头上的贾道士,则惨不忍睹,那把墨黑折扇被震成齑粉不说,他自己的身体,生生被抛起三四米高,随即自由落体,啪的一声掉落在碎石滩上,一只手背到了脑后,一条腿则以完全扭曲的角度被摔断,一截腿骨直接刺出了皮肤,血流如注,顿时惨叫声起,如同杀猪一般。

    我呆在树上,嘴巴张的老大,都不知道合拢了,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世界观再一次被刷新,我怎么都不敢相信,人的力量可以将那么巨大的石巨人直接打散,何况还是个老人,更不敢相信,贾道士连手都没动就废了,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被吓傻了的不止我一个,还有阴三!

    阴三本来还在拼命挣扎的,被老人这一拳之威吓的也不敢动了,但又不愿意就这么白白的被老人捏死,只能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来:“前辈......饶命!我师父......是......湘西......八卦村......赵狂徒......”

    我听的顿时就乐了,虽然说我是个农村娃,可也听说过我爸是李刚的典故,这阴三现在的举动,和那个张狂的官二代几乎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那官二代说出这句话后,当时在场的人搞不好有一多半还真被吓住了,因为他爸确实是个蛮有权力的官员,但阴三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却吓不到那老人。

    为什么我会这么有底气呢?那老人可是从水潭下面出来的,他毕竟是个人,总不能生活在水里,不生活在水里,唯一的可能,就是生活在柴郡主的古墓之中,镇守着古墓不被盗,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才是真正的镇殿将军。从墓穴出来,只有一条通道,而这条通道每十年,双蛇断流的时候才会打开一次,也就是说,这老人起码在古墓里住了十年了。

    不管他在古墓之中是怎么生活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起码十年和外界是没有通讯的,也无法获得外界的信息资源,而且看他的样子,搞不好在古墓之中住的还不止一个十年,所以极有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阴三所说的赵狂徒是谁!一个连赵狂徒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力。

    其实,以这老人那雄视天下的霸气,就算他知道赵狂徒是谁,我也不认为他就会买账!

    可我错了!

    阴三挣扎着说出赵狂徒的名字之后,那老人竟然手一带,就将阴三摔了出去,就像丢一个破麻袋一样,轻轻松松的就摔出去十来米远,砰的一声撞在一棵大树上,又跌落在地面,挣扎了两下,愣是没爬起来。

    那老人一下摔的阴三爬不起来之后,才冷哼一声道:“既然你是那老东西的徒弟,老子看在他的面子上,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赵狂徒,老子当年欠他一条命,今天还上了,以后你若再敢踏足雁门山一步,老子将你撕成两半喂狗。”

    一句话说完,猛的一转头,龙行虎步,三两步就到了那贾道士的面前,看了一眼已经疼的满头大汗的贾道士,冷声道:“既然老子出手了,总得见点血,算你倒霉,你一个人上路吧!”

    那贾道士一见老人要杀他,顿时吓的也大叫了起来:“前辈饶命,我师父是茅山掌教龙虎天师!”

    我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阴三报出师父的名头,被饶了一命,这家伙也有样学样,照葫芦画起了瓢,也报出了师父的名号,估计老人也会饶了他,这成拼师父大赛了。

    刚想到这里,那老人已经哈哈狂笑了起来,笑声洪亮悠远,直震的周围山林中群鸟飞鸣,随即猛的收了笑声,往前一俯身,形如狮虎怒扑,在脸几乎贴上了贾道士的脸时,才猛的顿住,一双虎目一瞪,猛的呸了一口,吐了那贾道士一脸的唾沫,才扬声骂道:“茅山掌教?龙虎天师?是张龙虎那个耍把式骗钱骗女人的骗子吧?别以为跟老子提谁都好使,老子放过那小子,是因为当年老子在湘西,赵狂徒救过老子一次,张龙虎算哪根毛!他自己来了也得死这。”

    一句话说完,猛的一拳击出,直打贾道士的脑袋,养父在后面看的真切,急忙喊道:“爸......”可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那老人已经一拳打在了贾道士的脑袋上,就听嘭的一声,贾道士的整个脑袋就像个被一棍子砸开了的西瓜一样,直接被打的炸了开来,红的白的喷溅了一地,红的是血,白的则是脑浆,场面异常的血腥。

    我哪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喊声才刚一起,就看见那老人身形一晃,已经到了我藏身的大树之上,猛的一拳对我打了过来,随即一眼看见了我只是个毛头小子,急忙改拳为抓,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往上面一举,双目一瞪,凶光闪现,沉声道:“你是谁?干什么的?不说实话,老子摔死你!”

    我倒是想说话,可脖子被他的手抓着,就像被勒了一道钢箍,气都喘不过来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能不停挣扎,万幸的是,这时养父总算把话说出来了,声音及时响起:“千万不要!那是你的孙子!”

    这句话一出口,那老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狂喜之色,另一只手一抄,抓住我的胳膊,身形一飘,已经带着我落下了地面,将我往地上一放,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遍,两眼都冒光了,随即伸手一摸我的脑袋,放声大笑,一把白胡子都笑的一颤一颤的,随后手一指天上的星空大骂道:“徐坐井啊徐坐井!你他妈自称天下第一神算,原来也不过是个只会满嘴跑火车的骗子!你不是说老子杀戮太重,阴德皆损,连累子孙凋零,今生无后吗?现在老子的孙子都这么大了,我去你妈的天下第一神算!你若是还活着,最好从现在就开始祈祷,祈祷最好别再遇上老子,不然老子一拳头捶死你!”

    我看着老人这副模样,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这老人要是知道我并不是杨家的骨血,会怎么对我,说实话,我对着老人是既敬又畏,且不说他那种说杀人就杀人的爆裂脾气,就他身上那种狮虎一般的凶悍气势,都让我不敢正面直视。

    养父看了我一眼,目光之中充满了担忧,随即开口说道:“爸......”

    后面的话又没来及说出口,那老人已经猛的一转头,对养父一挥大手道:“大魁,你性格太过仁厚,桂花又太过善良,这孩子在你们手里,成不了大器,从现在开始,这孩子我带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