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8章:名门荣耀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养父这么一问,阴三还没回答,我倒立即想了起来,这里是雁门山的一条山脉,有中华第一雄关之称的雁门关,就在雁门山中,毕竟在杨家村呆一年多了,总不能连山名都不知道。

    提起雁门山的名字,倒是有一段笑话,我由于年纪小,也没出过远门,只知道自己家乡叫象尾村,附近村子一个是小汪庄,一个叫李庄,最近的镇子叫陈家集,具体属于哪个市就说不出来了,到了杨家村之后,由于我一直念念不忘去北京找父母,所以开始打听起地形来,这才知道自己的家乡属于山西原平,大象水库的水源,就是来自滹沱河。

    当天我从大象水库脱身之后,只知道北京叫北京,肯定就在北边,所以一直往北走,却不知道我应该往东走,所以用了个把星期,反而从原平一直跑了三百多里路,愣是跑到了雁门山脚下,典型的南辕北辙。

    不过,也正因为我跑错了方向,追杀我的那人才追丢了,如果我直奔北京,反倒被他算计到了,也许在半路上就截杀了我,就和当初我在大象水库旁边的杂草丛中睡着了一样,那人回去了三次都没找到我,误打误撞的反而捡了一条命。当然,那人回去三次和前往北京追寻我,都是我后来再次遇上追杀我之人才知道的,都是后话,这里略过不提。

    我都知道的地方,像阴三这种走南闯北的老江湖,不可能报不出名字来,所以阴三双目一眯道:“怎么?雁门山和这坟也能扯上关系?”

    养父的脸上忽然升起一种十分骄傲的神色来,显得无比的自豪,一点头道:“那是当然,正因为这里是雁门山,才有我的存在,你刚才所说,对了一半,这里的风水宝穴,确实是双蛇缠,但这里葬的却不是公主,而是一位郡主,后周之主世宗柴荣之女,宋太祖赵匡胤敕封皇御妹金花郡主,与八贤王赵德芳兄妹相称的柴郡主,也是北宋抗辽名将杨老令公杨业的儿子杨延昭杨六郎的正妻。”

    “我们老杨家一门忠烈,老令公镇守雁门关,契丹人不敢触其锋芒,遥见其旌旗即远退而走,威名赫赫,天下闻名,金沙滩一战,因奸人作祟,老杨家死伤惨重,老令公马革裹尸,七子去一子回,其后杨家人仍旧戍守北疆,精忠报国,杨家将美名,无人不知,世人将我们杨家与薛家、呼家合称三大家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但老令公临死之前,要求尸骨葬与雁门山,身虽黄泉去,魂守雁门关,却无人知晓,外界所传令公墓众多,如山西岢岚令公墓、五寨县的令公墓、五台山的令公塔、河北唐县的令公墓、香河县的令公墓等等皆是怀念老令公而已,实际上,老令公的真正尸骨,就葬与雁门山上,只不过落葬之处,并非风水宝地,而是一处可以纵观全局的山顶而已,也无碑无塔,却为一军事要点,老令公一心为家国,生前就从未有过半点私心,死后更不恋尘世虚名。”

    “老令公葬与雁门山后,杨家子孙,大部分也选择了雁门山作为自己的埋骨之所,杨家的旁系庶出,家丁家将,有许多在此安居繁衍,雁门关下,有一鹿蹄涧村,村中千余人,一多半为杨姓后人。更有杨家祠堂一座,因老令公死后被追赠为太尉,谥号忠武,故祠名为杨忠武祠。”

    “而老令公的后人,也纷纷效仿,镇守雁门关,抵御外敌,杨家无数忠魂铁骨,葬在此雁门山上,六郎杨延昭尸骨,亦葬与雁门山顶,老令公坟旁,也从未有人寻过什么风水宝穴而葬,一直到柴郡主过世。”

    “柴郡主身为郡主,和手持金锏,可上打昏君,下打群臣的八贤王赵德芳称兄道妹,身份何其尊贵!又多次和杨门女将一起出征打仗,保卫国家疆士,出生入死,奋不顾身,更是三军兵马大元帅穆桂英的婆婆,身份何其重要。当时皇帝也念杨家多年忠勇报国而导致男丁凋零,杨家一门,寡妇成群,又岂是悲惨二字可喻,也想安抚杨家继续为朝廷效力,遂下圣旨一道,令当时的大风水师林傲云,在雁门山寻一可令杨家开枝散叶之地,为柴郡主安葬墓穴。”

    “可林傲云踏遍雁门山,也未寻得有此功效的风水宝穴,倒是在别处寻到了一处双蛇缠的风水宝地,可又敬杨家一门忠烈,不忍让柴郡主葬的离夫君六郎杨延昭的尸骨太远,干脆请命改山,得到宋皇帝同意之后,亲率五百壮丁,利用原本两道山脉交缠延绵的地势,在此处开山挖潭,掘渠通水,依山建墓,生生将此地改成了双蛇缠的格局,希望杨家可以借助风水之力,摆脱男丁凋零的格局。”

    “之后柴郡主落葬,宋皇帝更特令与皇室同礼,杨家可自行组一队守陵军,正规编制,军饷俸禄,一切与皇家守陵军相同,守将职级,与皇家守陵军守将相同,待遇之高,绝无仅有,此亦为杨门荣耀。而我的先祖,正是当年守陵军的正将,为了杨家能够一脉相承,开枝散叶,杨家在此整整守了六十二代,我是这一代的守陵人,你说我和镇殿将军扯不扯得上关系?”

    养父这些话说完,面上骄傲神色仍未消退,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深深的为自己是杨门后人而自豪,不过这也正常,谁摊到这么好名声的先祖,谁说出来都会觉得脸上有光。

    而且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养父还甘愿折服在这山脚下的小山村里,这里虽然说葬的是柴郡主,可也是他们杨家的老祖先,又事关整个杨姓一族的人丁兴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杨家这镇殿将军,才延续了六十二代下来。

    只是他这么一说,我又有一点想不明白了,这双蛇缠的风水宝地,主要功效不是可以使杨家得到开枝散叶,子孙延续吗?那怎么到了养父母这里,就断了后呢?我只是他们收养的,虽然暂时姓了杨,可迟早还会改回去,这是个什么情况?是这双蛇缠的风水宝地根本不灵?还是这坟墓里面出了什么岔子?

    刚想到这里,那阴三就冷声道:“就算你是镇殿将军,那又如何?你不会认为现在还是宋朝吧?现在可没有皇帝老儿给你们撑腰了,要想拦我们,你不露一手,只怕没那么容易。”

    话刚落音,那何六姑忽然手臂一挥,青色布带悠忽一下就收入了黑袍之中,随即身形轻轻飘起,如同一片树叶一般,直接飘向了那顶轿子,同时扬声道:“对不住三位,这单买卖,我退出了!我何六姑虽然没什么钱,可杨家将的墓我还是没脸进去,总不能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了。”

    我一听顿时暗暗点头,这个何六姑虽然看上去满难缠的,但实际上还是满上道的,比如贾道士偷袭阴三,她就表示出强烈的鄙视来,现在一听说这坟墓里是柴郡主,直接放弃了盗墓,说明她是非观还是有的。

    紧接着那金算盘也哈哈一笑,将手中算盘一晃,噼里啪啦打了几下,圆胖的脸上满是笑容道:“罢了罢了,杨家一门忠烈,若是让我刨了坟,只怕天下人知道了,没有一个不骂我的,我虽然爱钱,可也担不起这骂名。”

    那贾道士却还是没明白过来,听金算盘这话的意思也准备退出了,顿时急道:“你们几个意思?我可告诉你们,就算你们全退出,我也一样进得去,到时候我取了里面的宝贝,你们可别后悔。”

    金算盘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你还不明白吗?杨兄弟原本是没必要说出这些事来的,他之所以说出来,就是想让我们看在杨家一门忠烈的份上,别动柴郡主的墓。”

    一句话说完,又苦笑了一下,边转身离去,边继续说道:“我之前还在奇怪,这双蛇缠可是风水宝地,能葬在此穴的,绝非一般富贵人家,墓中明器肯定不少,虽然这穴眼也算隐秘,但也没有到完全找不到的地步,怎么会这么多年没有被人发现呢?如今想来,不是没人发现,从古至今,发现这双蛇缠的,只怕不会少于三位数,但到了此地,一听说是杨家将的墓,都自己离开了,咱们这一行虽然干的是损阴德的事,贪的是昧良心的钱,没脸没皮的多的是,可面对杨家将这样的忠烈之士,也都还是下不去手的。”

    那阴三却忽然目光一凛,冷声道:“什么杨家薛家,和我有什么关系,都什么时代了,还扯这些有的没的,钱才是最重要的,墓里的宝贝你们不要才好,又可以少分两份,贾老道,我们俩真正的合作一回,我七你三。”

    那贾道士正愁没人和他一起呢,听阴三这么一说,顿时一点头道:“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