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7章:守陵四门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养父这些话一出口,我顿时就惊呆了,就在前一秒,我还在担心养父因为不懂这些黑话切口而说错话遭到杀人灭口的厄运,万万没有想到,养父不但懂,而且他整段话说的几乎全是切口,这段位就高了,暂且不管手段如何,光这些切口说出来,就说明养父在道上的资历,那要比阴三等人深的多。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是分成三个部分解释,第一部分,根扎的深,命留的长,到我这六十有二,这是说他不但是当地的,而且代代都在这,时间很长了,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六十二代了。

    第二部分,家里的规矩,肩膀上扛,好山好水的晃着,门前殿旁的站着,这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是一个镇殿将军,怎么说呢?古代王公贵族选墓地,最基本的条件就是风水一定要好,好山好水的晃着,就是指他都是在好风水的地方行走,门前殿旁的站着,则是因为古人称自己的坟墓为地宫,有的地宫是十分庞大的,称之为宫殿也不过分,有权势的人,在自己下葬之后怕人盗墓,会派人守陵,特别是皇室,更是直接派出一支军队守护陵墓不被盗,这些人都统称为守陵人。

    而守陵人也是有分别的,连名称都不一样,按级别排列,从上至下大概可分为四种,最差的一种,是乡绅富贾为先人陵墓请的一些有手段有本事的守卫,这类没有什么忠心可谈,花钱请的嘛!富不过三代,家道一落,守陵人就散了,而且由于他们本身有手段,又熟悉自己看守的陵墓,往往散之前,会盗走墓里的东西,所以这类守陵人被道上称为聚财散主,有聚有散嘛,后来为了好听点,取了个谐音字,用山字取代了散字,改成了聚财山主。

    聚财山主的成员往往比较杂,相对来说一个陵墓的守卫也不会太多,毕竟只是个商贾,没必要整多大的排场,大部分都是一个两个的,最多的应该是巨富沈万三的守陵人,是按十二生肖对应的属相排列的,共有十二个人,而且,都是有大本事的好手,听说为了让这十二个人不反过来盗了沈万三的墓,沈家花了天文数字。

    第三种是家族式守陵人,这类非常忠心,毕竟守护的是自己老祖先的坟墓嘛!所以往往都是整个家族一起守护,话语权掌握在族长手里,不一定会有什么大本事,但齐心,一个大家族的嘛!所以道上称这一类守陵的掌事人为同心族长。

    盗墓的最怕遇上这种的,因为一旦被发现,你就是与全族人为敌,而有些家族是十分巨大的,往往整个村子都同一个家族,大大小小几百口人,一旦被抓住,不当场打死都算幸运的。

    第二种是王公贵族或者一些名流千古的大人物的守陵人,这些人要不就是受过死者生前的恩惠,要不就是敬仰死者的为人,而且一定是签了血签的,所谓血签,实际上是一种巫蛊之术,巫蛊下到一个人的身上,会通过血脉继承而代代相传,离开陵墓一定的距离就会癫狂发作而死,直到该守陵人这一脉断绝为止,所以这一类守陵人被称为血继狂人。

    这一类守陵人十分之少了,为什么呢?一是守陵人这个行业,是有一定风险的,很多盗墓贼都是心狠手辣之徒,盗墓和守陵是完全冲突的,一撞上流血在所难免,盗墓一行里面的高手又多,一拼起来鹿死谁手也不一定,大部分人死前来都不及告诉后代里面的门道,后代一离开就完蛋了。

    还有一些明知道离开会死,但又不甘心死守一个陵墓一辈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一试也完蛋了。更多的是接受不了祖上的做法,老祖宗尊敬的人不一定是他尊敬的,也不相信什么巫蛊之术,一离开同样完蛋,所以基本上死的差不多了。

    爷爷跟我说过很多关于盗墓、守陵的故事,但仅提过一例,说江西的文天祥墓,有一个血继狂人暗中守护,本事十分高明,爷爷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是见过他出手惩治一伙妄想动文天祥墓的胆大妄为之徒,手段很是毒辣。

    第一种就是皇室的守陵军队,这些军士都是吃皇家饭的,是有正规编制的,护卫也是最森严的,没有谁会喜欢自己祖先的坟墓被人刨了的,更别说皇帝了,因为祖先的陵墓事关国运风水,更是注重守卫,守陵士兵会直接站在陵墓的四周,别说盗墓了,普通人接近的机会都没有,门前殿旁的站着,就是指守陵军,守陵军里面的领队,就被道上称为镇殿将军。

    镇殿将军是这四类守陵人之中最厉害的,从古至今,为皇家效力的人,一定不会是碌碌无为之辈,古时有句话,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最能提现这一点,有本事的人都挤破头的往帝王手下钻,用万里挑一来形容都不过分,稍微差一点点,都会被涮下去,特别是陵墓风水事关皇家国运,所以镇殿将军一定会挑选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担任,身手好只是最基本的要求,还要懂得天文地理,奇门五行,江湖手段,才能够胜任镇殿将军一职。

    但这类人却不会被下血签,可以说是完全自由的,为什么呢?任命镇殿将军的,那可是皇帝,天下权力之主,镇殿将军不敢背叛,一个不小心,那可是九族都会被牵连的,而且没有哪一个皇帝会认为自己的江山会完蛋的,所以镇殿将军在前朝崩溃之后,反而没什么约束了,都改朝换代了嘛,谁还把一个前朝皇帝的命令当回事,能跑的就跑了,本来一朝江山长的也就几百年,皇帝十来个算多的了,也就是说,一朝也就十来个镇殿将军,再这么一跑一散,能剩下的几乎没有,特别是到了近现代,帝王制取消了,镇殿将军只存在与传说中了。

    而现在,我却在这里,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镇殿将军,还是和我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养父!

    养父所说的家里的规矩,就是说他这身份是世代传承的,肩膀上扛是指自己是主事人,配合后面的那句门前殿旁的站着,也就是说,自己是守陵军的领队,那不是镇殿将军又是什么?

    我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愣愣的看着站在巨石上的养父,忽然觉得好陌生,而且现在的养父,也一点都不像杨家村那个憨厚老实的杨大魁,一脸的豪迈,满身的霸气,他身材本就高大,气势这么一起,站在巨石之上,当真是威风凛凛。

    养父这话一出口,阴三等人也愣住了,镇殿将军已经多少年都没出现过了,毕竟没有什么约束,又有大本事,谁愿意一辈子呆在山窝子里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守陵人,所以随即阴三的眼神中,就露出了一丝不相信的眼神来,嘴角一咧,笑道:“老哥,咱都能坦诚点不?说点真话能这么难吗?”

    说着话,手一指大山道:“这里双山并峦,各有延伸,又互相交缠,如同双蛇交缠,此水潭十年一断,应是暗水潮汐,明水入山,两道水一明一暗,随山而流,蜿蜒下山,亦如双蛇交缠,一切都对应了风水名穴双蛇缠的特征,如我所看不错,这水潭就是双蛇缠的穴眼所在,也就是坟墓入口。而且,我已经下去探过了,水潭下的通道,镇墓兽幽啼,都证明了我所推测的没错。”

    “双蛇缠在风水一说中,可属于阴地,宜女不易男,女葬此穴主后代开枝散叶,多子多孙,男葬此那可得断子绝孙,没有哪个风水师敢给皇帝挑这样的风水穴下葬,皇帝也不会同意的,所以说,这里葬的肯定不是皇帝,既然葬的不是皇帝,和镇殿将军扯不上关系吧?”

    “当然了,这种风水宝地,葬个公主是有可能的,但公主一般都会下嫁的,死后葬的是夫家祖坟,入不得皇陵,即使当时皇帝念情分,给公主派了守陵军,这么多年下来,也早该散了,你这忽然跑出来说自己是镇殿将军,你当我们是新出道的雏儿呢?还是当我们是傻子?”

    他这一说,我也犯起了嘀咕,虽然我不会看风水,但这阴三说的头头是道,而且其他三人也都曾说过这里是公主坟,幽啼也确实出现过,就连我溺水之时,见到的幻像都是女子,想来阴三说的应该没错,难道说,养父这镇殿将军,难道是假的?如果养父不是镇殿将军,那他冒充镇殿将军又为了什么?

    刚想到这里,养父已经冷笑一声道:“道上人都说阴三盗墓,独来独往,手段尚在其次,看风水定地宫的本事能名列当今前五,如今一见,不过尔尔,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看风水倒是有一眼,却不知道深究其背后因素,我只问你一句,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