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4章:水潭血战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金算盘一说完,那阴三就苦笑了一下,摇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贴个孩子,怎么套得住狼,生活就是这个德性,给了你一个美好的希望,再制造点沟沟坎坎的来阻扰你,不经历点千辛万苦,可别想过的那么痛快,但事情来了,总得面对,没有过不去的沟,没有过不去的坎,这捞什子幽啼再厉害,咱们四个联手,也能弄死它。”

    他这么一说,那道士就牙一咬道:“上吧!我老道打个头阵,阴三兄弟和我一起陪这玩意贴身肉搏,金老控场,何六姑远程压制!”这个分工应该是按四人所擅长布置的,匆忙之间,这个贾老道已经做出了最合理的安排,显然这道士更擅长谋略布局。

    他这句话说完,那立于水面上的凶兽幽啼,已经昂首一声啼哭,前蹄曲后蹄蹬,身形一跃,直接从水面上弹跳而起,扑向了那顶轿子,那老道倒是没有畏惧之意,率先一抖九节钢鞭,陡然带起一股鞭风破空,身形一晃,迎了上去,快要接近之时,手中九节钢鞭陡然一抖,笔直如枪,对着那幽啼的额头独角之下就扎。

    而那阴三也身形电闪,他原本是在水潭对面的,身形一晃,三四米宽的水面已经一掠而过,后发先至,赶在那老道之前到了那幽啼的身边,手中分水峨眉刺一摆,对着幽啼的腹部就刺。

    与此同时,那金算盘和何六姑也一起动了,金算盘手中算盘一抖,原先身上那一团和气瞬间不见,满面都是凌然之色,口中大喊一声:“打!”一字出口,手中金算盘陡然闪起两点金光,直接划出两道金色弧线,笔直射向那幽啼的双目。何六姑的那顶轿子则没动,只是忽然起了一阵风,将轿帘吹了开来,就在轿帘一开的瞬间,一道青色布带已经闪电一般的飞出,直卷那幽啼的脖子。

    我一见四人几乎同时发动了攻击,而且四人分明是听从了贾老道的安排,虽然之前并没有合作过,可攻击一展开,就像演练过了无数遍一样,配合的十分默契,不禁有点为那幽啼担心起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反倒希望那幽啼能够获胜。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养父的手指已经搭上了猎枪的扳机,而枪口对准的,正是那个看上去身手最好的阴三。

    但枪声却没有响起,因为根本就不需要!

    就在四人对那幽啼发起了攻击的同时,那幽啼也察觉到了危险,猛的长啼一声,疾驰飞扑的身形陡然加速,身形一闪,已经向前蹿了一大截儿,那阴三原本是在幽啼身边的,手中分水峨眉刺已经刺出了,眼前一花,幽啼已经没了影子,这一下顿时落了空。

    还没等他再度追上幽啼,那幽啼已经迎上了贾道士,额上尖角一挑,就将贾老道刺到的九节钢鞭给拨歪了,身形不停,依旧狂冲而上,直接迎向了贾老道。

    贾老道的动作,要明显比阴三慢上许多,那幽啼势如疾风,要不是体型庞大,肉眼几乎看不清楚,贾老道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好双手交叉一荡,按在了那幽啼直装过去的长角之上,可这幽啼势大力沉,哪里挡得住,双方一接触,贾老道的身形已经倒飞而起,半空之中已经一口鲜血喷出,洒出一溜血花,直接飞出十来米远,砰的一声摔入了旁边的杂草丛中。

    那些杂草高比人肩,虽然秋起风凉,杂草开始枯黄,可依旧未倒,我身在大树之上,居高临下,全场看得清清楚楚,眼见那贾老道摔入杂草丛中,依旧不停翻滚,将杂草也压出了一道痕迹,才停了下来,随即翻身而起,刚一起身,双手一捂胸口,哇的一声又喷出一口淤血,显然他被幽啼一撞之力,生生震成了重伤。

    而那幽啼在身形前蹿扑向贾老道的同时,身后那条长尾也同时扬了起来,如同钢鞭横扫,啪的一声就抽在了落在它身后的阴三胸前,阴三身躯顿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起,噗通一声,就落入了水潭之中,水花四溅。

    这个时候,金算盘那两颗算盘珠子也打到了,带起两道金光,直取幽啼的左右双目,何六姑的青色布带,也同时卷上了头题的脖子,何六姑的布带威力如何我不知道,但那两颗算盘珠子要是打在眼睛之上,只怕当场就得瞎一对。

    可那幽啼连躲都没躲,只是及时将双目一闭,脑袋往下一沉,就听铛铛两声,两颗金算盘珠子打在额头的鳞甲之上,叮当作响,如中金属,左右弹开,却没有伤及那幽啼半分,更有甚者,被青色布带卷中的脖子一摔一带,何六姑在轿中就坐不住了,身形被一股大力直接带飞出了轿子,半空中手一抖,缠住幽啼的青色布带松了开来,人已经斜斜落下,立于养父藏身的那块巨石之上。

    这些动作说起来慢,实际上从那幽啼发动攻势开始,到四人伤的伤躲的躲,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四个家伙,已经伤了两个,一个被从轿中拉出,另一个则徒做无功。

    我藏身在大树之上,看的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凶兽,竟然会有这般灵敏的反应,这般疾迅的速度,这般巨大的力量,以致这四个看起来都有两把刷子的家伙,一接触之下,已经溃不成军。

    养父这个时候,也悄悄的猎枪收了回来,相信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种局势,根本就用不着他背地里放冷枪,倒是他这些举动,使我更加感兴趣了,一直猜测养父在里面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那幽啼一举击败了四人,却没有趁胜追击,反而停了下来,像个打了胜仗的大将军,脑袋左右一转,目光一扫一圈,这才锁定了目标,身形一转,飞一般疾奔向水潭,很明显,它将落入水潭中的阴三,当成了攻击目标。

    它身形一动,金算盘就大吼一声:“阴三兄弟,快上岸来!”而何六姑则一声不吭的飘然而起,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之中,迅速向水潭靠近,手中青色布带也电闪而出,只是这次不是卷了,而是直接击打向了那幽啼,想必是经过刚才那番较量,已经使她明白了双方力量上的差距。

    就在金算盘吼声一起,何六姑手中布带飞出的同时,那幽啼已经到了水面之上,阴三正好从水中冒出,伸手一抹脸,还没来及换上一口气,那幽啼已经疾奔而至,巨口一张,露出满口尖牙,一口对着阴三的脑袋就咬了下去。

    虽然我心里是希望那幽啼能赢的,可我也不希望它能赢的这么简单,在我想来,最好能拼个两败俱伤才好,而阴三毫无疑问是这四人之中的主力,一旦被一口咬中,只怕想不死都难,所以那幽啼一口咬下,偏偏他又身处水中,躲闪不便,所以我顿时心里一紧。

    就在这个时候,那阴三猛的吐气扬声,暴吼一声,单手一伸,一把就抓住了那幽啼额头上的那根独角,另一只手从水中扬起,分水峨眉刺一亮,对着那幽啼的口中就扎了下去。

    那幽啼虽然凶猛,但毕竟是畜类,又恰逢它正张开大口,对着阴三咬去,等于自己将嘴巴送到了阴三面前,就看见寒光一闪,阴三直接就将分水峨眉刺扎入了那幽啼的口中。那幽啼虽然长鳞片的地方坚逾钢铁,可口中却仍旧是血肉之躯,被阴三一刺扎中,顿时血流如注,猛的一昂头,脑袋拼命一甩,阴三本来就单手抓着它额上尖角,被它这么一甩,身形就像拨萝卜一样,直接从水中被挑了起来,呼的一下甩了出去。

    阴三刚被甩出去,何六姑的青色布带已经击到,正中那幽啼的脊背,发出啪的一声响来,那幽啼又是仰头一声哀啼,长尾一扬,尾端尖部如同蝎子尾钩一样刺出,一下就刺在了青色布带之上,奋力一拉,嘶啦一声,生生将何六姑的布带从中一分为二。但它尾巴一翘之时,却又露出了另一要害之处,金算盘这般老奸巨猾之人,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算盘一震,一颗金珠激荡而出,嗖的一下,竟然从那幽啼的后肛之中打了进去。

    那幽啼一声惨嘶,更是如同殇女悲泣,口中鲜血直滴,巨口一张,身形一转,呼的一下从水面上直跃起两人多高,从半空之中,扑向了金算盘。

    这时阴三已经闪身到了水潭边站定,一见幽啼扑向了金算盘,立即高呼道:“金老儿,这东西体型庞大,转动之时,身侧就是死角,与之周旋,千万不可力敌。”

    话一出口,在他身后的早草丛中一阵窸窣作响,贾老道蹿了出来,一闪身就到了阴三身后,口中怒喊道:“一起上,宰了这东西。”口中虽然是这么喊的,可手中扬起的九节钢鞭,却呼的一下带起一股劲风,猛的一下砸向了他前面阴三的脑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