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3章:奇兽幽啼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水花一起,那阴三已经闪身飘开,那道士喊声未落,阴三已经冷声笑道:“你们还不快走,在这里等死吗?”

    这时那胖老头儿却猛的将手中的金算盘一翻,哗啦一声响,扬声笑道:“阴三兄弟,我们留下来未必不是好事,就算我们的手段远不如你,可一个好汉三个帮,现在镇墓凶兽即将出现,我们帮你除去此物,也算替你扫了一个障碍,你吃肉的时候,分点汤给我们三个可好?”

    我听的心头一动,这个金算盘相当有心计,这个时候提出联手,而且话说的还好听,少分点即可,阴三之前在水下吃过一次亏了,可见这即将出现的东西不简单,而且水下还有没有其他的凶险还是个未知数,就算阴三的实力能压制住三人,可他还怀疑我们林家也参与了,他们的言语之中,很明显对林家的人极为忌惮,在这种情况下,阴三很有可能会答应联手,起码目前来看,对他是没有害处的。

    果然,金算盘这么一说,阴三目光一凝,立即沉声道:“好!虽然我阴三一向独来独往,可也不会不识抬举,何况,若林家的人也出手了,我也未必讨得了便宜,今天咱们四人就联手做一票,公主坟内之物,我拿五成,你们取五成!”

    我一听,这就完了,我原本还希望他们会先自相残杀一通的,阴三这么一开口允了五成,估计这三个一定会答应,毕竟他们不和阴三合作的话,搞不好一成也拿不到。

    刚想到这里,那胖老头又将手中金算盘一晃,笑道:“阴三兄弟,你都是发大财的,论手段比我们高明,论江湖名声也远在我们之上,想必也不会太计较,五成三个人不怎么好分,怎么算都不够公平,干脆你给我们六成吧!这样多简单,三个人每人两成就好。”

    我暗赞了一声,这金算盘的外号果然没叫错,之前东扯西拉的就是不提联手的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眼瞅着水里的东西要出来了,他提出来了,在提出联手的时候,估计已经算好了阴三一定会同意,甚至已经算准了阴三一定会给他们一半的好处,却趁机提出多分一成的要求,根本就不留时间给阴三去考虑,而且要求也不算高,估计阴三会被他牵着鼻子走,别看阴三手段比他高明许多,论玩心眼,这个阴三不够他看的。

    果然,阴三一点头道:“好!就这么定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既然咱们联手了,那就是同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谁要是在得手了之后耍手段,就算天涯海角,我阴三也必定亲手剜了他的心出来。”

    他这么一说,那道士和轿中人也立即应了,本来都没什么希望了,这一下平白得了两成的收益,自然不会拒绝,虽然目前还只是个空饼,可这些家伙应该都早就瞅好了,此地这个大墓之中,宝贝一定少不了。

    这边四人联盟刚一结定,轰的又是一声水响,这次水花喷溅起的更高,水珠四溅,刚才还一池死水,现在已经是满潭浪涛,紧接着再一次水柱冲起,嘤嘤一阵女子哀啼之声已起。

    女子哭泣之声一起,那阴三就面色一变,沉声道:“来了!刚才我在水潭下的密道之中,就是吃了这玩意的亏。”

    话刚落音,水柱落下,水潭中波浪四起,水花翻滚,眨眼的时间,一个三四米见方的水潭,已经如同开了锅一般,而那女子哀啼之声,也越来越响,随即哗啦一声水响,一只奇形怪状的凶兽从水下浮了上来。

    这东西一从水下钻出,我就大吃一惊,这玩意长的太邪性了,秋月清辉之下,只见这东西身形如虎,却又比虎更加健壮,其头如狮,却又没有鬃毛,额头正中还多了一只尖角,斜挑如刀,双耳极小,仅如铜钱,耳下各有一处裂痕,呼吸之间隐见开合,形如鱼鳃,一张巨口,唇角露出上下四只獠牙交错,长如匕首,其尾如蛇,长有两米左右,尾尖利如尖锥,四蹄如牛,身上满是浓密的黑色细毛,脑袋和四肢之上却覆满了细密的鳞片,往水面上一站,浑身一甩,水珠尽干,左右顾盼,凶猛摄人,更奇怪的是,这东西就这么立于水面之上,却不见下沉。

    我从小就在山村长大,近来有长随养父进山打猎,山里的野兽大多认识,可从来没见过长成这样的凶兽,根本叫不出名字来,只是心生畏惧,如此凶恶之物,如果被我遇上,只怕一口就得被咬死。

    那凶兽一出现,就昂头叫唤了一声,其声一起,我又是一愣,这东西长相如此凶猛,叫声却如同女子啼哭,细声细气,如同满含哀怨的女子,在哭诉自己的不幸一般,和它的外形完全不符,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那女子哀啼之声,竟然是它发出来的。

    这东西一出现,水潭边四人就如临大敌,阴三扬声叫道:“大家小心,这玩意凶猛异常,力大无穷,行动更是快速无比,而且有鳞甲之处,坚逾钢铁,尽量往身上招呼。”一句话说完,阴三手一抖,亮出一把仅有手指宽,却有四十公分长的一把刺刀来。

    那道士也同时手腕一抖,哗啦一阵响,亮出一把九节钢鞭,同时扬声喊问道:“怎么?阴三兄弟的分水峨眉刺也伤不了它吗?”

    阴三应声道:“伤不了,刚才在水下密道之中,我刺中此物数下,根本造不成任何的伤害,通道之内又狭窄,施展不开,反而险些被它所伤,所以我才原路退回,引此物出来的。”

    那一直坐在轿中的何六姑却叫道:“大家且慢动手,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金老儿,我们三人虽然也是干这个的,可论资历,你在这一行混的最久,可知道此物来历?有何弱点?”

    那金算盘此时正一边盯着那凶兽上下左右的打量,一边不断摇头,听那何六姑一问,顿时苦笑道:“虽然我在这一行里混了几十年,大大小小过手的墓怎么也有几百之数,目中各种镇墓兽基本上都叫得出名字来,可这般凶恶之物,却也是头一次见到。”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在我们这一行里,大清朝时,出过一位才高八斗的好手,是满洲八旗之中的正黄旗人,叫巴彦图德,此人文武双全,书墨丹青,软硬功夫,无一不精,更喜钻研机关消息,号称天下没有他破不了的机关。”

    “乾隆五十年,裕陵修建缺少上等的金丝楠木,乾隆皇帝就看上了明嘉靖永陵之中的金丝楠木,又忌百姓口舌,借口修缮明陵,明着让工部金简,户部曹文埴二人负责,暗中却令巴彦图德入陵盗木,随便将其中珍贵宝物,洗劫一空。”

    “事成之后,巴彦图德担心遭乾隆杀人灭口,挂印而走,辞官云游,踏遍中华千山万水,经常出入深山大泽,对于各地的大墓,也多有打探,但并未再做过盗墓取宝之事,只是想办法进入,观摩一番即原路返回,久而久之,道上人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宝山空手,意思就是入宝山而空手回。”

    “再后来巴彦图德年迈,不再游山玩水,改名换姓,在江南一小镇隐居,潜心将自己多年在各地古墓之中的所见所闻记录了下来,名为《墓异录》,书成身死,《墓异录》流落民间,因书中不但记载有各种奇兽异凶,还有各种机关消息的破解之法,更有一些大墓的位置所在,所以被我们这一行的人奉为至宝。”

    “小老儿壮年之时,有幸在北京遇一异人,给我说过《墓异录》中所记载的几种凶兽,按照那人描述,这应该是其中一种,因长相奇特,狮虎皆不像,所以以声命名,名为幽啼,意思就是来自九幽地狱的啼哭之声。”

    “根据那人所述,《墓异录》中记载,这幽啼为猛将之魂变化而成,此猛将生前必定骁勇过人,主子死后,以邪药入酒,将猛将毒死,一并陪葬,猛将魂魄被拘,心中难免怨恨,所化之物必定暴戾凶残,为镇墓守陵的上佳之选,只是这邪药性理极阴,导致声线变异,如同女子哀啼,故此得名幽啼。又因此物是魂魄所化,故身躯虽巨,却无重量,可立于水面而不沉,但扑击撕咬之时,却又伤害力巨大。”

    “但这只是那异人口语面授,我本人并没见过那本《墓异录》,所以究竟这东西是不是幽啼,我也不敢确定,只是我见此物形状、声音,加上能够立于水面等因素,猜测罢了。至于此物的弱点,那异人并没有提及,这个我却不知了。”

    金算盘一番话说完,那几人个个面露苦涩,虽然金算盘说是不敢确定,可从他刚才说的那几点上,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东西正是《墓异录》上所记载的奇兽幽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