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19章:山涧水魅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本来我就是满肚子委屈,这婶子这么一问,我已经想说了,可她一说要送我回家,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是我不想回家,是那个家回不去了,爷爷不知生死,李大瞎子、张大傻子、李四奶奶等人都死了,惨景历历在目,我自己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辛才逃脱了魔掌的,哪有再回去送死的道理。

    当下只好不回话,低着头猛扒拉米饭,那婶子见我不说话,顿时怜惜道:“可怜的孩子,连家在哪都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不知道想起什么事来,起身就走,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顾着往肚子里填食物,接连几筷子肉下了肚,那个婶子又转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个婶子,看上去年纪差不多,都四五十岁的样子,也长的慈眉顺目的,穿着也很朴素,白底碎花的衬衫,黑裤子,脚上穿着手工的布拖鞋,典型的农村妇女。

    两人一到我面前,那婶子就指着我对旁边妇女说道:“桂花,你看看,就这孩子,虽然脏了点,可那是糟蹋的,我刚才看了下,长的还满好,眉清目秀的,年纪也不算大,充其量也就十来岁,十来岁的孩子懂个什么,几年一过就什么都忘了,你领回家养个几年就成大人了,你们老石家可就算有后了,将来给你和老二养老送终总没问题吧!”

    我一听就愣住了,敢情这叫桂花的妇人没孩子,这婶子想让她收养我,一般十来岁的孩子或许真的记不住什么事,可我却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爷爷还等着我去救,李大瞎子等人的仇我还没报,而且我姓林,我爷爷叫林远峰,我爸叫林鸿图,我叫林沧海,是老林家的后人,可不敢在这给人家当儿子。

    刚想开口拒绝,那妇人就看了我一眼,对那婶子说道:“孩子倒是满顺眼的,就是不知道大魁愿意不?而且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万一养一段时间,也处出感情来了,人家父母找来了,到时候可咋办?”

    我一听,这妇人还真想收我当养子了,不过当家的好像不在家,做不了主,而且见我毕竟这么大了,有点顾虑,这种顾虑这可不是白口胡说,收养孩子的,有很多这种情况,我急忙将嘴里的饭菜咽了下去,就坡下驴道:“我有父母,我爸叫林鸿图,只是走散了而已,很快我爸就会找到我的。”

    我这么一说,那妇人就叹了口气道:“看看,我没说错吧!”说完话又叹了口气,瞄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那婶子一听我知道父亲的名字,也就不琢磨这事了,又给我弄了点肉丸子来,问了我几句家里的情况,就转身自顾忙去了。

    我吃了饭菜,顿时有了力气,毕竟刚做过讨饭的事,也觉得没有颜面,也就没再呆下去,直接出村而走,继续一路向北。

    可这回没走多远,我这几天,走了不近的路程下来,一夜按几十里路算,这个把星期了,起码也跑了二三百里下来了,可以说环境是完全陌生的,就顺着出村的路一直往北,走了五六里路这样,就到了一处山脚下,这路竟然是通大山里的。

    我抬头看了看,大概估算了一下,山不高,但连绵挺远的,要绕过去估计得走很远,得!干脆翻过去吧!

    主意一定,直接顺路进山,开始还算顺畅,可越往山里走,路面越是狭窄,只到半山腰,就无路可寻了,只能觅能落脚之处,勉强上爬,这山上树木还好,就是荆棘丛多,一不小心就刺破了裤子,走了半个小时,两条腿上已经满是血痕。

    万幸的是,这山上生态极好,从没路的地方开始,就不时见到野兔窜逃,荆棘丛中也不时有锦鸡飞起,倒是会吓我一大跳,满山遍野的树木上,挂满了可以充饥的野果子,时不时的还可以见到清澈的山泉水,野果香甜,泉水甘冽,吃喝几乎用愁,再往上走,云雾缭绕,山青石奇,鸟雀争鸣,风景秀美,要不是我急着赶路,倒也算是一处人间仙境。

    又往上走约百十米,见到一处山涧,上面有一断崖,一股清泉顺断崖而下,形成了一个小瀑布,山泉水经年累月的冲刷,使断崖下面形成了一个水潭,面积不大,估计也就三四米见方,水满而溢,顺山溪而走。

    我走了这么多天,身上都脏的不成样子了,一见这水潭顿时大乐,直接到了水潭边,纵身一跃,噗通一声就跳了下去,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水还挺深,有两三米,我一直扎到了底。

    也是该着,人一到底,我刚想使劲蹬地面好使身体上浮,可脚一伸,直接就蹬石头缝隙中去了,怎么也拔不出来,我水性还是不错的,当下弯下腰来,顺腿往下摸,很快就摸到了石头,伸手晃了两下,动也没动,手顺着石头又摸了几下,竟然摸到一个耳朵状的东西,再一细摸,心中顿时闪现出水下物体的形状来,竟然是一个石马,我的脚正好踩在了石马的嘴里。

    当下我就不再使蛮力硬拖了,拖也拖不动啊!别说石马了,就是真的马那重量也不是我能拖得起来的,而是使了点巧劲,将脚从石马的口中抽了出来,迅速的浮上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本想在水里好好玩耍的,这一下弄的心有余悸,也不敢再下水了,就在边口的浅水滩上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又将衣服脱下来在水潭边的石块上浆洗了一下,铺开在石块上晾着,自己则坐在水潭边,将一双脚伸在水潭之中,轻轻的晃动着,脑袋完全放空,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安宁。

    这还是年纪小,稍微大一点,只怕就会立即起身离开,这可是大山里,水潭底怎么会有石马呢?就不觉得奇怪吗?可我也不知道是鬼迷了心窍还是怎么的,愣是一点没起疑心。

    我正在用脚撩着水花,水面上忽然漂起来一方手帕!

    我绝对没有看错,这手帕绝对是从水底下漂起来的,手帕白底蓝边,上面的图案是用五彩丝线绣的,平整的摊开漂浮在水面上,看得清清楚楚,绣的是一个乌发高挽的女子,豆蔻年华,柳眉凤目,圆脸小口,美艳之中带点娇憨,穿着湖水绿色的罗衫,身形婀娜,怀中抱着一个通体乌黑,双目呈碧色的黑猫,栩栩如生,那黑猫的三对胡须都看的真真切切。

    这手帕一漂起来,就随着水波纹一点一点的往我身边漂,片刻就到了我的面前,我见这手帕上的图案绣的实在精美,忍不住手一伸就想去捞,可这边手刚伸出去,一个水纹漾起,那手帕就往里面漂了一点,我的手指距离那手帕也就两三厘米的距离。

    可就这两三厘米,就够不着了,我干脆将脚一抬,伸脚去勾,可不知道是不是我抬脚的动作太大,又让水纹漾起,将那手帕又荡的往对面移动了一点距离,脚也够不上,同样只差那么两三公分。

    十来岁的孩子,心智还是不够成熟的,我不但没有感觉到恐惧,反而有点恼火了,仗着自己水性不错,这水潭也只有三四米见方,就算深一点也不怕,我不往下潜就是,当下直接一蹿就跳了下去,三两下游到了手帕的近前,手一伸就去抓那手帕。

    可就在这时,那手帕却忽然呼的一下,笔直的从水中飞了起来,啪的一声,就蒙在了我的脸上!

    我顿时一阵手忙脚乱,就觉得胸闷气短,如同被人同时捂住了口鼻,拼命想将蒙在脸上的手帕取下来,可那手帕就像一条八爪章鱼一般,死死缠在我的脸上,揭开这边那边包住了脸,揭开那边这边又包住了脸,无论如何也取不下来。

    正在挣扎之中,忽然脑海一阵恍惚,身形一轻,仿佛到了云层之中,云雾中有一宫殿,宫殿十分巨大,和在电影电视中看到过的那些宫殿差不多,门前站了两排石马石人,个头几乎都和真人真马无异,一道石阶,蜿蜒而上,直达宫殿之内。

    刚看到这里,就有一个黑面大汉从宫殿中蹿了出来,一眼看见了我,顿时将面色一沉,怒声道:“谁家的黄口小儿,竟敢来公主清修之地撒野,来人!带进去交给公主发落!”话一出口,那两边的石人竟然一起动了,一人抓住我的一条手臂,将我往上一抬,往里面一抛,呼的一声,我就被抛进了宫殿之中。

    紧接着眼前一花,就看见了一个年轻女子,斜躺在一张硕大而又金碧辉煌的椅子上,一只碧目黑猫伏在她身边,那女子正用手轻拂黑猫。

    只一眼,我就愣住了,这年轻女子,正是我在手帕上看到的那个女子,就连那只黑猫,也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手帕上的女子,穿的是湖水绿的罗衫,眼前这女子,却穿着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