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14章:以身镇坑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绿光一起,顿时无数惨叫哀嚎之声响成一片,那叫个凄厉,好像无数恶鬼,一起发出了索命的召唤,而且绿光闪烁不停,变幻莫测,看上去更是如同到了阴曹地府一般。

    爷爷、老熊头和李大瞎子三人的面色也在那绿光的映射下阴晴不定,爷爷苦笑道:“还是来迟了一步,这些东西全都觉醒了!”

    老熊头哑声道:“还是我去吧!秋芽子的事,就拜托你们俩了。”

    我听的心里一酸,敢情老熊头还不知道秋芽子已经没了,但这个时候我又不敢跟他说,他都伤成那个样子了,谁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孙子没了会怎么样。

    老熊头话刚出口,李大瞎子就白眼一翻,伸手一拦道:“得!你们俩都有子孙后代要照顾,就我是孤家寡人,照顾孩子的事我可不擅长,还是留着你们的命自己照顾吧,这单买卖,归我了!”

    说完话刚想抬步,又被爷爷一把拉住了,爷爷苦笑道:“大瞎子,不是看不起你们俩,你们俩去了也是白搭,这万人坑里千尸万骸,生前都是凶残暴戾之徒,死后这么多年了,不销生死薄,不入轮回台,我们三个村子呈三星镇月之势,压制了这么多年,怨气反而越发的澎湃,如今万骨回阳,绿火尽出,万人坑内阴气冲天,怨气弥漫,你们俩去了,自己回不来不说,与事也无补。”

    爷爷这么一说,李大瞎子的脸上就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来,苦笑道:“林老大,真的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刚才你和苇渡海那一战,可受了不轻的内伤,你进去了,只怕也出不来。”

    爷爷摇头道:“苇渡海是马帮的东路金刚,位列四路金刚之首,也是四路金刚之中唯一的老人,还是明事理的,只是碍于马天南的命令,不得不出手而已,虽然伤了我,但手下留了力道,随后硬受我一记,佯败而走,所以我们俩看着最是惨烈,实际上,伤的都不重。倒是你们两个,和狄南山、丘安玄两人生死相博,这两人年岁虽然不大,可一新晋南路金刚,一新晋北路金刚,岂是易于之辈,你们虽然险胜,自身也受了严重的伤势,如果再入万人坑,只怕连一丝活着出来的希望也没有。”

    说话间,爷爷已经伸手从腰间解下一个布囊来,往地上一蹲一放,层层解开,露出里面一个紫竹藤盒来,藤盒表面,已经泛起了紫黑色,包浆厚重,显然有点年头了。

    藤盒一拿出来,李大瞎子和老熊头就同时一愣,齐声诧异道:“你准备动里面的东西?”

    爷爷又一摇头道:“这里面的东西,怎么能动!只是此地阴气森重,即使是我进去,只怕也难以安全脱身,外面又有强敌环伺,马帮已经下手明抢了,还有许多隐藏在暗中的人物,也纷纷显了踪迹,眼看就是一场风起云涌,我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脸上闪现出一丝慈爱来,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脑后勺道:“水伢子还小,还不知世道险恶,这东西留在水伢子身边,不是好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露了相,你们必定会成为众矢目标,但你们带一个空盒子,在无人知晓这东西的下落之前,则不会有任何人动你们。”

    “所以,我将这东西带入万人坑中,你们在此地等我一柱香的时间即可,如果我出得来,我们再另议对策,如果我出不来,就让这东西随我镇着这万人坑,别人想不到,想到了也未必敢来,敢来也不一定拿得走,反倒安全,只是水伢子要托付你们照顾了。”

    一句话说完,爷爷伸手在滕竹盒子上快速的点了几下,咔咔一阵响,那滕竹盒子竟然如一朵莲花盛开一般,缓缓打开了,露出里面一个六角铜盒出来。

    爷爷一伸手将六角铜盒抓起,揣入怀中,又转头看了我一眼,一起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老熊、瞎子,我若出不来,你们俩带水伢子十年,十年之后,水伢子若成器,可让他入坑取走,若不成才,就让他做个普通人吧!”

    一句话说完,转身抬步,头也不回,大步向前,一路向着那绿光鼎盛之处走去。

    我心头一颤,忽然意识到,爷爷这一去,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但又知道改变不了爷爷的决定,顿时心头悲起,高喊一声爷爷,往前追了几步,就被老熊头和李大瞎子拦下,两人一人抓着我一条胳膊,我人小力微,挣扎不得,急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爷爷始终没有回头,只是那削瘦的身躯越往前走,腰杆挺的越直,到了那绿光鼎盛之处,已经像一杆标枪一般挺直,身上的气势,更是稳如山岳,我从后面看去,爷爷的身影,就像一座高峰一般不可逾越!

    片刻之后,爷爷已经走到了那绿光闪烁之地,终于转过身来,看着我们的方向,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冲我挥了挥手,猛的一转身,脚下就像装了弹簧一样,呼的一下,身形直接弹起,半空之中双臂一展,如同一只巨大的鹰隼,笔直向下落去。

    爷爷身形一落下,那些绿光顿时就是一暗,就这一暗的瞬间,我已经看清楚了,那绿光闪烁之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坑洞,爷爷正是跳入了那个坑洞之中。

    刚看到这里,陡然绿光大盛,就听“嗡”的一声,就像千万只苍蝇虫子一起飞舞了起来一般,随即一道巨大的绿色光柱从坑洞内盘旋而出,并且随着升起的高度越来越高,也不断的变幻着形状,或如光柱、或如巨蛇、或如火焰,最后呼的一下散开,化作无数绿色光点,盘旋飞舞,绿色光芒,将整片的通道都映成了绿色。

    老熊头和李大瞎子两人面色齐变,同声喊道:“你带孩子走!”

    两人吼声一起,那坑洞内陡然响起一声长啸,随即爷爷的吟唱之声响起:“一弹指间恩怨过,再回首时百年身,正气浩然遗后评,碧血肝胆映昆仑!”

    爷爷的吟唱声一起,老熊头和李大瞎子同时身形一颤,再度齐声嘶喊道:“大哥!”两个字一出口,两人已经老泪纵横。

    我一见这场景,瞬间就明白了,爷爷果然失利了,再也出不来了,顿时一阵心如刀绞,只觉得天旋地转,也嘶声喊道:“爷爷!”

    我喊声一起,爷爷的声音又起:“无为而为,有为必为,取东水南火,北土西金,舎双木一林,五行聚集,天地乾坤!”

    最后一个字一响起,那漫天飞舞的绿火陡然更为强盛,纷纷狂舞乱飞,可不知道怎么的,四周好像被看不见的东西笼罩了一般,那些绿火无论如何狂躁,就是飞不出去,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旋转飞舞,片刻之间,已经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绿火旋风,从下而上,扶摇直起。

    老熊头和李大瞎子已经拉着我纷纷跪倒在地,老熊头一句话也不说,任由眼泪流淌,李大瞎子则一咬牙,喃喃道:“林老大,你放心,就算我瞎子豁出命去,也必定将水伢子带出来,十年之后,水伢子必定下坑解镇,取你尸骨安葬!”

    我已经哭成了泪人,短短的一天一夜,我承受了太多太多,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现在更是失去了爷爷,父母又不知道身在何方,头脑里已经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道轰雷之声,虽然我们身在地下,却依旧听到咔嚓一声巨响,声震九州,威慑苍穹,我们膝下地面,一阵巨颤,那些狂躁飞舞的绿火,瞬间一涩。

    就在那些绿火一涩之际,爷爷的声音再度暴喊而起:“镇!”

    一字吐出,从坑洞内陡起一道白光,直接将那些绿火全都笼罩其中,随后缓缓下沉,那些绿火似乎也都安静了下来,顺着那道白光一起缓缓沉入坑洞之中,光线渐暗,最后完全覆灭,一切归于黑暗虚无,只留下老熊头放在地面上的火折子还在闪着微弱的光芒,好像这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但我却清楚的知道,爷爷再也回不来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但我知道,他这么做,一定有他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同时我心中也暗暗的发誓,十年!十年之后,我一定回来!

    刚想到这里,外面又是咔嚓一声巨响,地面又是一阵剧烈摇晃,通道上面的尘土,纷纷洒下,李大瞎子一跃而起,嘶声喊道:“快走,林老大刚才舍身镇坑,但还是泄露了此地的阴气,只怕已引起了天亟,再不离开,我们也得被活埋在这。”一句话说完,一只手抓起藤条盒子,一拉我就向前奔,老熊头也急忙跟了上来。

    三人绕过那个巨大的坑洞,顺着通道一阵急奔,期间外面轰雷不断,几乎我们每跑三两步,就是一道炸雷响起,更恐怖的是,这炸雷声一直在我们头顶正上方盘旋,似乎一直在跟随着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