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10章:亦敌亦友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老头儿这一挺直了腰杆,气势一起,张大傻子面上顿露喜色,连连称谢道:“多谢汪爷援手!多谢汪爷援手!”

    那老头儿又将大手一挥道:“少拍马屁,你们盐帮的人,也有点出息,别尽跟着林老鬼学那些花花肠子,老子帮你们,就是因为我乐意,你拍不拍马屁我都会帮,我要不乐意,你整个盐帮的人都跪下来求我也没用。”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也都半夜了,这又打又跑的,你们不累孩子也累,你带孩子去里屋休息吧,这里有我即可,老子这宅子虽小,敢闯进来的只怕还没几个。”

    张大傻子讪讪的笑了笑,也不再客气,领着我进了里屋,里间放了一张床,被铺齐全,浆洗的也很干净,床边放了把藤条躺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简单整洁,倒不像是一个老人所居。

    张大傻子让我到床上睡觉,他自己则躺坐在藤条躺椅上闭目养神,里屋和外间只隔了个小板门,连锁都没有,基本上就不隔音,那老头儿在外面的咳嗽声,总是不时响起,我很担心,都咳嗽成这样了,那柳生东要是真的追来,他能顶得住吗?李四奶奶比他身体好多了,还不是一样不是柳生东的对手?

    一想起李四奶奶,我更睡不着了,也不知道李四奶奶怎么样了?柳生东有没有去找她?如果柳生东真的去找李四奶奶了,不知道李四奶奶能不能逃得掉?爷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虽然我和李四奶奶认识的时间还不到半夜,可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已经将那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当成了亲人。

    我躺在床上,越琢磨越是担心李四奶奶的安危,当下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对张大傻子道:“张伯,你说我爷爷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啊?柳生东会不会去李四奶奶的麻烦?”张大傻子比我爸大几岁,虽然我们小孩子背地里都叫他张大傻子,但当面还是称呼他为张伯。

    张大傻子根本就没睡着,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说道:“水伢子,你安心睡你的觉,等你睡醒了,林爷就来接你了,至于四婶子那边,也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柳生东找了去,四婶子自己也会有办法的。”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的,可我还是听得出来,他对李四奶奶的处境,也拿捏不准,我心里更加担心,总觉得李四奶奶会有危险。

    谁知道话刚落音,外面那老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和你的看法恰恰相反,李四婆子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李四婆子刚为李庄建了个学校,人缘好着呢!柳生东不去李庄也就罢了,如果他追到李庄行凶,能不能走得掉就不好说了。”

    张大傻子一愣,脱口扬声问道:“汪爷,你的意思是李庄还有好手?”

    那老头又咳嗽了两声,才嘿嘿笑道:“象尾村、小汪庄、李庄三个村子,呈三角之势,你当是偶然吗?三星合围,镇煞压邪,三个村中间那个荒坡子,原来可是个万人坑,哪个村子上没有一两个难缠的人物能镇得住?李庄的那两个老鬼,当年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林远峰和我都得忌惮三分,柳生东算个什么东西!若是将那两个老鬼惹恼了,扒皮抽筋的事他们也干得出来。”

    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道:“不过,林老鬼这次是真的遇上麻烦了,滇南四兽也许奈何不了他,可马帮还有四路天王,哪一个拎出来,都够林老鬼喝一壶的,不然林老鬼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孙子都要送来我这里了。当然了,想要林老鬼的命,也不是简单的事,不然林老鬼和我做对了这么多年,早死我手里八回了。”

    他这么一说,张大傻子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可我听他这么说,倒是不担心李四奶奶了,又开始担心起爷爷来,而且这老头的话语之间,对爷爷颇有敌视之意,一口一个老鬼的喊,听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当下就又看了一眼张大傻子,低声问道:“张伯,这老头和我爷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张大傻子一听就乐了,笑道:“没有误会,林爷和汪爷两人,就是死对头,从年轻时就互相不顺眼,打打斗斗几十年,大大小小的架打了起码也有几十次了,谁也奈何不了谁,就这么一直耗着,要我看,估计两位爷到伸腿,都分不出个高低上下来。”

    话一出口,外面那老头就怒声道:“放屁!什么叫分不出高低上下?哪回林远峰和我争斗,不是我占上风?我虽然拿不下他,可一直压着他一头也是事实,不信等林远峰回来,你自己去问问他,他可有占过我一次上风?”

    张大傻子倒也不介意老头的语气,反而笑道:“汪爷,林爷提起你的时候,说的话也和你一样。”

    那老头更加愤怒,怒声道:“林远峰从年轻时就死不要脸,老了依然如此!要论刁钻滑赖的本事,我确实不如他,我是舍不出这张老脸去,总有一天,我非打的他跪地认输不可!让秀英也看个明白,当初选了林远峰,就是个错误。”

    我一听就是一愣,怎么又扯出个秀英来呢?秀英是谁?张大傻子一看我一脸的迷糊,顿时就笑道:“秀英就是你奶奶的名字,当年林爷和汪爷年轻,都是一方豪雄,同时看上了你奶奶,互相较劲,结果最后你奶奶选了你爷爷,从那之后,林爷和汪爷就成了死对头,两个人可以说是一世宿敌,活了一辈子,就打了一辈子,你奶奶过世后,他们也没停止。”

    “但是这只局限在他们两人之间,他们自己怎么骂怎么打都行,别人想动手那就不行了,谁想找汪爷的麻烦,汪爷还没出手呢!林爷就给解决了,同理,谁要不开眼想找林爷的麻烦,往往都是被汪爷解决的,所以他们既是不死不休的冤家对头,也是肝胆相照的好友,不然这次林爷也不会将你托付给汪爷照顾,就是两个老头脾气都古怪,谁都不肯先低头而已。”

    我一听也觉得可乐,这老头我是看出来了,属茅厕里的石头的,脾气确实又臭又硬,可爷爷一向都是好脾气,没想到也有这么搞笑的一面。我更没想到的是,爷爷竟然这么有本事,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爷爷的手段只怕不在这老头之下。

    外面那老头又骂道:“谁跟他一个无耻之徒是好友?当年要不是他耍些下流手段,秀英会看上他?论相貌、论人品、论身手,他哪一点比得上我?我跟他打了一辈子,只是看在秀英的面子上,没好意思下重手罢了,不然我一个奔雷手直接拍死他!”

    张大傻子嘿嘿乐了一下,随口说道:“汪爷,你们年轻时谁厉害我不知道,可你们五年前在黑松林那场比斗,最后可是我和黄老二将你们俩背回家的,我要没记错的话,打到最后,两位爷可都是瘫坐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的。”

    那老头冷哼一声道:“你懂什么!我那是给他留点面子,你小子和黄老二都是盐帮的人,我要是在你们面前将他打死了,一来他面子上肯定过不去,二来你们盐帮的人出了名的无理取闹,我虽然能打死林老鬼,自己也一定得受重伤,我要是将他打死了,你们再报复我怎么办?”

    我噗呲就乐,这老头这一句说的分明是强词夺理了,就连底气都不像一开始那么足了,不用问,真相一定是如张大傻子所说,两人最后都累瘫了,只是谁都不肯认输罢了。

    刚想到这里,外面那老头儿忽然冷哼一声,猛的剧烈咳嗽两声,扬声道:“谁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要进来就进来,没有胆子进来就滚,别他妈又想捞好处又不敢摸老虎屁股,老子最看不惯你们这种人了。”

    话一落音,门外就响起了一个破锣一般的笑声道:“汪爷多年不见,脾气还是这般火爆,霹雳天龙的字号,果然是盛名无虚啊!”

    紧接着吱呀一声响,有人大笑着推门而进,谁料脚步声刚进得门来,汪爷就冷声道:“滚!”

    进来那人的笑声一涩,分明是被老头儿这一个滚字弄的一愣,随即说道:“汪爷,是你叫我进来的,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那老头又一声冷哼道:“就凭你一条狗,还不配进我的门!”

    我一听,好家伙,这老头脾气是真火爆啊!一开口这就骂上了,可以说是一点延绵也没给对方留。张大傻子则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悄然起身,一翻手就把明晃晃的杀猪刀从腰间抽了出来,握在手中,身形一闪,就藏身在了门边。

    外面那人被汪爷骂了一句,却也不恼,呵呵干笑了两声,又说道:“汪爷说的在谱,我一个人确实不配进汪爷的门,可如果我们兄弟四个都来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