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8章:柳老大

时间:2017-12-03作者:玉柒

    . ,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

    李四奶奶这么一说,外面那阴测测的声音就说道:“我倒是想进去,老林家的这个孩子,对我的诱惑力可不小,但你在里面,我不敢进去啊!谁知道你个疯婆子发起疯来,能做出什么事情,你知道我的,我一向胆子小,没有把握的事,我可不敢做。”

    外面的声音说到这里,忽然又吃吃的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不过,我有的是耐心,在外面等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没关系,林驼子三个,能不能回得来,还是个未知数,就算能回来,估计也是伤残之躯,滇南马帮的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过你们就等不起了,林驼子三人是死是活还不知道,黄老二在小周山等着解救,村子里的孤阳灯已经灭了,小孩子不知道厉害,你李四婆子该不会不知道吧?所以我不急,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出来。”

    话一说完,我就觉得李四奶奶的身形陡然颤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安然,缓声道:“那我们就试试,看看谁耗得过谁?柳老大,别怪我没提醒你,林驼子这些年是老了,脾气远没有年轻时暴躁了,可牙还没掉,你想动他的孙子,小心反被他咬一口。”

    外面那声音又响起道:“你不用吓唬我,没有点底细,我怎么敢找上林驼子的孙子,据我所知,马帮这次出动的可不止滇南四兽,马帮中的顶尖好手,起码来了两个,对那个盒子可以说是势在必得。当然,东西我没兴趣,但这个孩子,我要定了!”

    “你要是识相,现在就走,我绝不拦你,你不搅和进来,相信马帮的人也不会去招惹你,你还可以安安稳稳的做你的神婆,不然的话,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做老大的不讲情面。”

    我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生怕李四奶奶真的就这么走了,我虽然不认识这个什么柳老大,可当前的局势已经告诉了我,不管这个柳老大是谁,都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人,目标更是直接指向了我,而且听他们谈话,好像柳老大还是李四奶奶的老大,当下紧紧的抓着李四奶奶的后衣角,躲在了李四奶奶的身后,头都不敢露。

    李四奶奶大概因为衣服被我扯的太紧,转头看了我一眼,一见我恐慌的表情,眼神中忽然充满了怜惜,轻声叹息道:“可怜的孩子,你就不应该出生在林家,有很多人的命,是从一出生就注定的,你是林远峰的孙子,这样的事情,在你以后的人生道路中,会遇到很多很多,要想彻底摆脱这种局面,只有勇敢的站出来面对。”

    “有些人,你躲是没用的,你越躲着他,他越当你好欺负,遇到这样的人,就应该用拳头教训,打到他服,打到他怕为止,只有这样,你才能有些许安宁,如果这样也行不通,那就杀了!”

    最后两个字出口的时候,一直和颜悦色的李四奶奶,忽然面色一凛,一双刚才还满是怜惜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杀伐之意,猛的双手一振,从袖子里滑出两根桃木钉来,嗖的一蹲身,双手之中的桃木钉往地面上猛的一钉,口中叫道:“柳老大,你真的以为我看不见你吗?”

    两根桃木钉一着地,房间内顿时响起了一声惨叫,砰的一声,桌椅翻了一地,我恍惚看见一道人影摔在了地上,随即一闪,再度消失不见。但那个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只是远没有之前那么悠然了,反而充满了痛楚之意,嘶声道:“李四婆子,你这是找死,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四奶奶面色凛然,双唇紧闭,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却闪起了寒光,不住四下扫视,显的十分的警慎,双手之中还抓着那两根桃木钉,只是桃木钉的尖端上,已经多了些许血迹,显然刚才那一击,伤到了对方。但从李四奶奶的神色上来看,对方的本事应该在她之上,不然不会已经伤了对方,还这般小心。

    我刚看到这里,忽然腰间一紧,就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随即一股巨大的拉力从腰间传来,我只来得及叫了一声,连救命两个字都没喊出口,身躯已经呼的一下腾空而起,直接向后面飞去。

    我身形一被拉的飞起,李四奶奶已经疾步紧追,同时左手中的桃木钉猛的一抛,口中疾喊:“中!”那桃木钉带起一股劲风,直接从我头顶上掠了过去,直钉向我身后。

    但这次,却没有射中。

    就听见一声闷响,桃木钉射在了墙壁之上,直接射入了墙壁之中,仅留下小半截露在外面,而这个时候我正好也被那股大力带着飞到了,那股大力猛的一斜,拖着我的身体向左方而走,我慌乱之中,一把抓住了那露在墙壁外面的半截桃木钉,任由那股大力拉扯,就是不松手。

    我这么一僵持,李四奶奶已经到了,右手中的桃木钉对着我腰间就扎,还没扎上,我腰间就一轻,缠在我腰间的东西,已经悄然撤走,李四奶奶则及时停手,左手一揽,已经将我抱在了怀中,身形一转,揽着我就向门外而走,同时喊道:“走!”

    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想走?有那么容易吗?你真当我是假的?”

    李四奶奶闭嘴不语,揽着我疾走,对方一句话说完,我们已经到了门口,只需要再两三步,就可以跨门而出。可就在此时,眼前一花,一道青光闪过,一个中年男子已经站在了门口正中间,双手一伸一拦,就挡在了我们面前。

    这男的一出现,我一眼就看清了面目,此人约有四五十岁的模样,面皮焦黄,双目细长,鼻正口方,留有两撇小胡子,身形修长,身上穿着湖水绿色的长衫,这一看清楚了,顿时就愣住了,这家伙,以前在我们家和爷爷喝过酒,虽然就一次,可我依然记得他,不但记得他,我还记得他的名字---柳生东。

    我为什么对就见过一次的人记得这么清楚呢?一来是因为这家伙的穿着打扮和大家都不同,我们山村虽然落后,可穿长衫的也就见过他一个,所以印象深刻。二来,这家伙来找我爷爷喝酒的时间,也与众不同,老熊头、李大瞎子他们找爷爷喝酒,都是中午或者晚饭时间,只有这个人,是在一个电闪雷鸣,暴雨倾盆的半夜时分来的。

    至今我都记得那个场景,那夜的雨下的特别大,闪电轰雷不断亮起、炸响,我被雷声惊醒了,一睁眼,爷爷不在床上,急忙下床出屋,一眼就看见了这人正和爷爷坐在桌边喝酒。

    两个人酒喝的也很奇怪,一般老熊头、李大瞎子和爷爷喝酒时,总是会因为些许小事起争执,有时候甚至就是一杯酒的事,也争的脸红脖子粗,而爷爷和他喝酒,两人竟然一句话也没有,桌子上也没有菜,就两瓶酒,两人各自一个杯子,各自抓着一瓶酒,自己喝自己倒。

    不同的是,爷爷始终不疾不徐,缓缓倒酒,缓缓端杯,一点一点的将杯子酒喝完,再缓缓倒酒,而那人则是直接倒满,端起杯子一口而尽,喝一杯酒,就转头看一眼外面的暴雨,叹一口气,摇摇头,再倒满再喝,再看一眼,叹气摇头,杯杯如此。

    就在两人一声不吭,不停喝酒的时候,天上的闪电就像疯了一样,一道接着一道,银蛇乱闪,一次次的撕开黑夜,雷声也不停响起,一声接着一声,轰鸣声响彻苍穹,可奇怪的是,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些闪电和雷声,都围绕在我们家屋顶上一样。

    我一露面,刚喊了声爷爷,那人就看了我一眼,顿时一愣,紧接着盯着我上下打量了起来,而爷爷则面色一沉,看了一眼那人道:“柳生东,你要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我赶出去,趁早打消你那点小心思,以后也别起任何邪念,那可是我们林家的孩子!”

    那人一听,急忙将目光从我身上转移开,对爷爷陪笑道:“林老说笑了,就算借我三个胆子,我也不敢把念头打到您孙子的头上,何况,我现在走的可是正道,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早就不做了。”

    一句话说完,外面的闪电轰雷忽然就停止了,倾盆暴雨也陡然收了,一滴雨水都不再下,要不是地面上的水流如溪,简直就看不出来刚才下了一场暴雨。

    暴雨一停,爷爷就抬眼看了看那人,手对门外一比划道:“雨停了,夜也深了,我就不留客了,你请!”竟然直接撵那人离开了。

    那柳生东则满面堆欢,起身对爷爷一拱手一鞠躬道:“多谢林老,大恩不言谢,林老救命之恩,必不敢忘。”一句话说完,转身出门而走,临出门的时候,还转头看了我一眼。

    而现在,这个曾经说爷爷救过他命的柳生东,却堵住了我们逃生的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