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252章 误会

时间:2018-04-04作者:书山渔者

    南怀义伸手接过生机丹,感受着生机丹中浓浓的生命气息,眼神之中一片炙热。

    服下生机丹后,南怀义的伤势和生机迅速得到了补充。精神状态也得到了恢复。

    “哈哈……莫公子就不要给老头子我脸上贴金了,如果我真的竭尽全力的话,恐怕此刻已经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与莫公子说话了吧。再说,莫公子又何尝全力一赴。”南怀义摇着头笑道。

    “莫小川,拿命来。”这时,南剑春一行人终于到了近前,见莫小川脸色苍白,嘴角血迹还不曾干去,他们知道,莫小川应该受了重伤,于是,其中一位长老暴喝一声,身如奔雷,朝莫小川猛冲过来。

    人在半途,法宝长枪祭出,紧握手中,宛如实质的杀意,锁定莫小川,舍身一击,一击必杀。

    莫小川眉头微皱,眼角余光扫过南怀义。

    说来话长,待南怀义回过神来时候,长枪已离莫小川胸口不足一米距离。

    南剑春等人则是脸带狞笑,心中大定,这个时候,都不见莫小川有任何动作。说明,莫小川的伤势之重,连困兽犹斗都做不到了。

    他们仿佛在莫小川的眼神之中,看到了绝望,看到了对死亡的恐惧。

    原来这一切都是这般的快意。

    “畜牲敢尔。”南怀义声音直接凝成了一道冲击波,同时,身子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到了莫小川身边。而此时,那名长老的长枪枪尖,距莫小川胸口已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枪尖释放出来的杀意和森寒的冷光,把莫小川的衣衫都崩碎了。

    于此同时,南怀义的音波也攻击到了这名长老的身上。这名长老非但没有半点害怕,他的眼神之中,反而透露出坚定和狂热。

    莫小川死于自己的枪下,就算是立刻身死,兵解轮回,也足以自傲了。更何况,南剑春答应过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家人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一脸的骇然和慌乱。

    莫小川白晳的,看似柔软,没有缚鸡之力的右手,不知道何时,竟然握住了自己的枪头。长枪发出一阵辈鸣,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而此时,南怀义的音波已然越过他的身子,余势不减,将对面的一座小山丘轰然炸碎。

    那名长老的下半身也从他的身体上脱落下来。被仙灵力凝练的充满灵性的鲜血,宛如雨下。

    “啊”那名长老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恐惧,也或者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大喊一声,舍弃了长枪朝着莫小川扑了过去,双臂张开,想要抱住莫小川,大嘴同样张着,想要将莫小川的颈动脉咬断。

    “哼”莫小川冷哼一声,抬起脚来,重重踹在了那名长老胸口,将那名长老的半边身子踹入了半空之中。手中长枪掉转枪头,朝那名长老掷去。

    “嗤”长枪贯顶而入,从被南怀义音波切掉的伤口处冒了出来,将那名长老串了串。

    “轰”的一声闷响,那名长老的上半边身子,炸成了粉碎。连带着神魂都被炸成了虚无,形神俱灭。那名长老再想要兵解轮回是不可能了。

    “莫小川,你欺人太甚了,当着我们南天盟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惨杀我南天盟长老,当真以为我南天盟无人吗?”南剑春这时率先发难。

    “南剑春,放肆。那混蛋竟然敢在莫公子决斗重伤之际,舍身一击,偷袭莫公子,手段如此卑劣,就算是莫公子不杀他,我也会让他死的更加悲惨。莫公子如此杀他,已是他的荣幸了。”这个时候,南怀义那还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啊?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莫小川,训斥道。

    “老祖,我知道您老人家爱才,怜才。所以才对莫小川百般维护。但是,我身为南天盟盟主,却是要为盟里殒落的太上三长老,太上五长老,以及其他长老弟子,讨回个公道。这样吧,我和莫小川同是半步玄仙圆满,今日,便收我和莫小川决斗一场,此番过后,以前的一切恩怨尽皆一笔勾去,如何?”

    南剑春一席话说的大义凛然,斩钉截铁,而且,一脸的悲愤的。好像是在为死在莫小川手里的南天盟弟子抱不平。

    而且,他最后的两个字是对莫小川说的,挑衅的眼神看着莫小川。

    “南剑春……”南怀义脸色沉了下来,他没想到,南剑春对这件事,这个时候,南剑春还因为热衷于权势,而被蒙蔽了理智。

    他不想看着南剑春死,毕竟南剑春是他的后人。所以他想制止南剑春。

    “老祖,你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如果他连我的挑战都不忆接受的话,就算是再天才,最终恐怕也是懦夫一个。我们南天盟都是铁骨钲钲的汉子,不需要懦夫。”南剑春打断了南怀义的话,再次挑衅似的看向莫小川。

    莫小川摇了摇头。

    “怎么,摇头代表几个意思?不敢吗?拒绝吗?”南剑春声音更大,嘲弄的意味更浓。

    “我不敢?!呵呵……你想多了。我摇头只是为南老不值,南老如此聪明睿智的一个人,后人怎么会这般的没脑子。”莫小川淡淡地笑道。

    不得不说,南剑春很讨厌莫小川这种万事不萦于怀的样子,一切都成竹在胸的淡然。当然,此刻,南剑春更加的恼怒,恼怒莫小川竟然说他没脑子,岂不是在骂他白痴,傻瓜,二逼吗?

    “莫小川,不要什么事都牵扯到老祖,这是我们两人的决斗。如果怕的话,就赶快哪里来滚哪里去?”南剑春一见莫小川又提到南老,越发的认为莫小川伤势太重,不敢与他动手,只想求南怀义帮他挡下了。

    “你这个后人啊,以为当着你的面,我不敢杀他。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我想杀人,天也难挡。真不知所畏啊。”莫小川看向身边的南怀义。

    南怀义一脸的阴沉。这个时候,不要说是莫小川,就连他都像把南剑春给宰掉。

    “你准备好了吗?”莫小川看向南剑春。

    “呃。”南剑春完全没有想到莫小川接下来会是这句话,让他准备好的言辞都无用武之地。

    “我早就准备好,而且,自从知道你要来南天城以来,时刻准备着。”南剑春浑身绷紧,气势节节攀升,很快就达到了顶点。

    “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看来,你刚才是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刚才的意思是,你准备好去死了吗?”莫小川眼神一寒,右手,漫不经心的随手拍出。

    洪荒大手印。

    惊天的气势牢牢将南剑春禁锢在其中,洪荒大手印狠狠地将他拍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轰然炸碎。

    南剑春,死。

    “其实我是一个心慈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想动辄就取人性命的。但我又是一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又从都不想有一个时刻想要我命的人活着。如此,只能送想要我命的人去九幽地府了。”莫小川淡淡地说道。好似在自言自语,又好似是说给谁听。

    “莫公子放心,我南怀义不是不明是非之人。如此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人,死也不过是早晚的事而已。南某人不会挂怀。”南怀义是个聪明人,他能听出莫小川话里的意思,于便开口说道。

    虽然他可以不说,但是谁敢保证,莫小川不会以为他心里有想法。至少说了,可以让莫小川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当回事。至于莫小川信不信,那就是他能掌握的了。

    “呵呵……南老我们边走边说吧,我怕时间长了,他们会担心。”莫小咱笑道。

    因为,南剑春的原因,所以,一路上南怀义也不知道如何与莫小川接话好。所以,出现了短时间的静寂。

    “知道您和匡老为什么会那么早就进入了天人五衰吗?”莫小川率先打破了沉闷的环境,轻声问南怀义。

    南怀义浑身一震,他知道,肉戏来了。他之所以做这么多,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按照古老典籍记载,到了我们这个修为,应该是与天地同寿,日光同辉了。怎么还会有天人五衰,寿命的限制呢?”这一点,南怀义也很困惑。

    但是他自己都已经是九天玄仙中期的强者了,在整个秦汉大陆上,比南怀义修为还要高深的,已经不多了。南怀义就算是走到中央圣域,也是顶级的存在,与一些豪门大族所差的,无非就是术法上的强弱而已。

    所以,南怀义,在秦汉大陆上,基本上没有人能够解答南怀义的困惑了,也只有靠他自己一点点的去探索事情的真相,但,这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莫小川所问的问题,正好击中了他的痒处。

    “这个问题是整个秦汉大陆都存在的,不只是南老你一个人。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与这方天地有关。”莫小川解释道。

    “与这方天地有关?!与这方天地有什么关系呢?”南怀义彻底疑惑了。他在这方天地上生活了近五千年,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方天地有什么问题。他们修道了真,悟的是天道,而天道有缺,他们就钻了牛角尖。

    “因为,这方天地有缺,所以,你们领悟的都是不完全的天地法则,这方天地的天道虽然肯定你们的修为,但是大道却不认可,大道还在天道之上。”莫小川淡淡地说道,“你们修炼的本是大道之法,但因为这方天地的原因,却个个都踏上了岐路,最终只是悟了个残缺的天道罢了。”

    “什么?!”南怀义身形一下子停顿下来,一脸的震惊,不是他不相信莫小川的话。而是他太相信莫小川的话了。

    因为在这段时间的闭关之中,他就发现,自己领悟的法则,不够全面还不说,一些被领悟的法则,好像是被凭空截断了一段,怎么都不能使其圆融如意。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功法的原因,如今,听莫小川如此一说,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己闭关时的境象,于是便慢慢收开始的猜测,向莫小川的理论靠拢。

    “为什么会是这样?你又是怎么知道?”南怀义失魂落魄似的看着莫小川问道。他知道,如果莫小川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证明自己以后的路子就断了。修为再也不能寸进,只能靠莫小川的生机丹维持着自己的天人五衰的状况。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因为,我本来就不是秦汉大陆的人。”莫小川笑了笑,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这一个重磅炸弹差点没把南怀义炸的体无完肤。

    “什么?你不是秦汉大陆的人?难道,你是,你是魔族?!你来自魔元大陆。你这一系列动作就是为了蚕食我们秦汉大陆。如果你真是那些魔崽子,无论如何我南怀义都不会屈服的,我南怀义虽然不是君子,但我有自己的做人原则。大不了鱼死网破罢了。”南怀义忽地远远离开莫小川,一双眼睛警惕地盯着莫小川,义正言辞的说道。

    莫小川看着南怀义,摸了摸鼻子,极度无语。

    “我说南老,您老那只眼睛看我像是魔族人了。我去,不要自以为是好不好。小心我告你诽谤啊?”莫小川自以为幽默了一把。

    孰料道,完全就是弹琴给牛听,看南怀义一脸懵逼,而又义愤填膺的样子就知道,对于这句话,他基本上是有听没有懂。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诽谤是什么意思吧?

    “说告诉你,不要和我套近乎,我们秦汉大陆和你们魔元大陆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和睦相处多好,你们这些魔崽子,却偏偏整天想着吞并我们秦汉大陆,真当我们秦汉大陆好惹啊。”南怀义直接破口开骂。

    莫小川看着情况,知道再也解释不清了,干脆不再解释,直接在拳头上说话。

    想着,莫小川直接便是一拳,疾如奔雷,快似闪电,转瞬之间,便到了南怀义胸前。

    南怀义知道这一拳自己硬接不得,想要躲避,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禁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