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212章 如此兄弟

时间:2018-03-16作者:书山渔者

    ,精彩小说免费!

    “王惊昌,你好卑鄙,这种情况下,你竟然想扔下我们不管?”井柏然听了大怒,如果不是禁锢在粘稠的空间里面,不方便移动,他早就冲过去,给王惊昌几个嘴巴子了。

    “王惊昌,你果然够不要脸,遇到危险,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这么多年了,我们兄弟真的错看了你了。”单雄飞也是怒目圆瞪,大声骂道。

    “哼,夫妻之道,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而,在我们修炼界,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你们自问难道你们就没有做过吗?这个时候给我说什么兄弟大义,你们摸着良心说,如果把我丢下,可以使你们活命,你们会有丝毫犹豫吗?”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只想活下去。”

    王惊昌恼羞成怒,阴冷地看向井柏然和单雄飞。

    “哈哈……姓王的,你以为人都像你一样吗?莫测军师,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是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所以,我愿意自废修为,接收你的任何惩罚,但求你能放了我二哥井柏然。至于王惊昌,我相信,这么多年下来了,莫测军师也应该知道他的为人。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小心养虎为患。”

    单雄飞仰天长笑道,说完,得意地看了王惊昌一眼。

    你越是想活,老子就是偏要堵上你活下去的路子。

    “单雄飞,别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井柏然的感激,井柏然此人根本就不懂感恩,否则,他又怎么会将你最喜欢的小桃红玩弄致死。当时,井柏然在小桃红身上满足了他的兽欲后,小桃红身上早已被他弄的不堪入目了,井柏然的习惯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呵呵……你竟然要救也走,真是佩服你的心胸啊。”王惊昌也不恼怒,而是悠然地抖露了井柏然的一个黑幕。

    “我草,王惊昌,你还好意思说。小桃红还不是先让你上的吗?你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一下子就穿透了。老子只是给你清理了尾巴罢了。雄飞,你不要相信王惊昌,他这是在离间我们两个的关系,你一定要相信我。小桃红的死我是要担一部分责任,但是,罪魁祸首还是王惊昌。而且,你后面的几个小妾那个不和他有一腿,王惊昌就有这个嗜好,专门玩弄有男人的女性,只是,他伪装太深,在我们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井柏然一听,顿时急了,也开始掉起王惊昌的底来。

    “啊……”单雄飞血红的眼睛看着王惊昌和井柏然两人。“你们两个好啊,真不亏是我的好兄弟。好兄弟啊。”单雄飞眼角开始迸裂,眼珠子从眼眶里突了出来。

    君莫测和苗虎静静地欣赏着,这一慕狗咬狗的闹剧。心下喟叹,如此兄弟,当真好吗?

    “唉。”君莫测轻叹一声,眼光一寒:“苗虎,把他们三人的修为都废了吧,再看下去也是空白污了我们的眼睛,再听下去,也是污了我们的耳朵。”

    “不,不要废了我的修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愿意发天道誓言,以后,认您为主。求求君爷爷放我一马吧。我愿意作牛作马,给你们当使唤小童。”王惊昌闻言,早已是亡魂大冒了磕头捣蒜,哪还有半点之前,城卫军都督的风采。

    “对,对,对,君爷爷同,君祖宗饶命。我们愿意弥补我们所有的过错,我把这些年来收敛来的财富全部都给您,我也愿意在您的身边做条听话的狗。一条专门咬人的狗。”井柏然哭泣道。

    “哼,我也知道,我单雄飞这次是必死无疑,但是这也是我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也罢,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送于莫测军师你吧。”说着,单雄飞将手上的储物戒指解除了认主,丢在君莫测脚下。“至于让我怎么死,您判决吧。”单雄飞很光棍地说道。

    “如果你不是侮辱了我的母亲的话,我倒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至少,你比他们两个更像一个汉子。但是,你侮辱了我的母亲,我说过,会让你受尽痛苦而死,这是对我母亲做下的承诺,就不能失言,所以,你必须要受尽痛苦而死。但是死之前,你可以告诉我,他们两人有没有侮辱家母的举动或者言语。”君莫测问道。

    “呵呵,如果我这个时候,说有,倒像是在故意拖他们一块死似的。”单雄飞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惊昌和井柏然一眼。

    王惊昌和井柏然头点的像是啄米的小鸡似的:“对的,对的,三弟最为仗义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可是呢,我自己去了,他们活着,我又很不开心。莫测军师,你且想想两人的品格,见到那么漂亮的女人画像,就我说他们没有侮辱,您相信吗?”单雄飞笑着说道。

    “单雄飞,你不得好死。你个无情无义之辈。”王惊昌两人听了怒骂。

    “我不得好死,你们两个就得好死了,你们会陪我一起的。且看我单雄飞给你们走个样子,千万可别被吓的尿了裤子。”单雄飞鄙夷的看着两人。然后,沉喝一声:“走了。”

    话间落下,单雄飞全身骤然膨胀起来,像是超出负荷的气球,马上就要爆炸开来一样。

    “小子,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这个,你还嫩点。”苗虎冷冷一笑。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颗花生米大的铁蛋子,大拇指一弹,直接奔单雄飞丹田气海而去。

    “噗”的一声,看似一颗简单的铁蛋子,却直接将单雄飞的身体给穿透了,打了两个前后透明的窟窿。单雄飞好不容易聚集起来,准备自爆的身体,顿时像是漏气的气球。“咝咝”的一阵把气全部都漏完了。单雄飞的身体也急带的干瘪下来。

    苗虎又弹出几具铁蛋子,将单雄飞身上的穴道控制住。使他连眼珠子都不能随便转动。

    同样的,苗虎也把王惊昌和井柏然拿了下来。

    “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们都找不到我。甚至是你们自己都亲自跟踪过我,却一直都找不到我住置,而,最近几天,你们却知道了。”

    “而且,今天很巧合的是,我从家里去城主府,都一直在你们的掌握之中,你们自以为知道了我的一切,拿住了我的命脉,可以毫无忌惮的杀我了。”

    君莫测淡淡地说道。

    “这是你故意策划好的?”王惊昌,井柏然惊然道。

    单雄飞目光有些呆滞,好似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装着躺尸。

    “自从老大来拿下空明,更名梦娴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一生该走什么样的路了。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策划,但是我知道,你们三个里面,随便哪一个拉出去,所作下的恶事,都够死一千次了,这个时候,也该到了你们还帐的时候。”君莫测冷厉的声音,像是寒冬冰刀,森然逼人。

    “神鬼莫测,神机鬼算,天机可算,果然不简单啊!曾听师父所人,取死之人,必有取死之道。如此看来,天理还是有循环的。”王惊昌黯然。

    “莫测军师,君祖宗,我修为都已经废了,对您也没有什么威胁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井柏然震惊过后,慢吞吞爬过来,想要抱住君莫测的小腿。

    “苗虎,麻烦帮我找个人,给这三人施刑吧。不要他们简单就死了。还要他们痛苦。”君莫测说道,他的的过程中,苗虎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家伙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呢?苗虎忍不住为三个人默哀起来。

    “如今这三人都像凡人差不多了,随便用些什么方法,都足以让他们痛苦不堪了吧。”苗虎不解地问道。

    “不,那样不足以泄我心头的侮母之恨。我要用我自己的方法,让他们得到惩罚。”君莫测两眼转转了语气冰冷地说道。

    “那人准备采用什么方法呢?”苗虎好奇地问道。

    “梳洗,水滴。”君莫测阴寒的说道。

    “呵呵……我去,我以为你又什么好办法呢?弄了半天,却整出这么个法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你根本就不是干这块的料,我看来是把他们关到城主府的大牢里去吧。那里有专业的人才,管保让他们十八层幽冥地府都走个来回。”苗虎摇了摇头道,君莫测这那是折磨人啊,怎么好像还要好好伺候着似的。

    然而,王惊昌和井柏然两人听了君莫测的话后,倒没有多大反应。可是,听了苗虎的话,两人眼底深处明显有一种恐惧。

    他们都是做过城卫军头领的人,自然知道那些专门刑讯的人手段怎么样?

    如果修为没有被废,那些针对普通人的刑罚,对他们来讲,连挠痒痒都算不上。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可都是没有修为的人了,失去了仙灵力的支撑,他们的身状况目前,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毕竟他们都不是炼体修士。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那些普通人的刑罚一轮下来,他们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来。两人只感觉膀胱一阵阵的收缩。

    单雄飞依旧是一脸的呆滞,像是事不关己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