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94章 击杀鹿老鹤老

时间:2018-03-07作者:书山渔者

    “豪儿,一个孽种而已,救他作甚?”白玉生闻言,一丝不悦,眉头也皱了起来。

    “救豪儿,快救豪儿。那新来城主莫小川一定然敢打杀豪儿的。”官娇娥一心直扑在班鸣豪身上,不觉白玉生的到来。

    “娇娥,你快醒醒吧,难道你还真的对那孽种真的有感情了不成?”白玉生恼怒。

    “玉生师兄,你来的正好,你一定要把豪儿救出来。”这时,官娇娥才算回过神来,紧紧抓住白玉生的肩膀,摇晃道。

    “好,我帮你把他救出来。”白玉生两目紧闭,一脸痛苦的模样,自己已经负官娇娥太多了,如今,何妨帮她救班鸣豪一次。

    白玉生说着,一把推开官娇娥。大步朝房门口走去。

    虽然他决定帮官娇娥救班鸣豪,但他却不会像班语一样,那般的心急火燎。

    或许,他晚去几分钟,班鸣豪就死了呢?

    届时,官娇娥是会伤心一段时间,便是却总比一直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人在一起时的结晶,那种烦躁,张狂,压抑要好一些吧。

    “因为你的自责和仇恨,你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一眼鸣豪,也从来都没有仔细感应他身上的气息。当初,我让你带我远走高飞,而你却更加在意你在圣龙堡的前程。可是结果呢?呵呵……是不是很讽刺。就算你隐藏了修为,就算你以一己之力能够灭掉班家,又能如何?而且,你敢吗?以时候,我真的希望鸣豪真的姓班,而不是姓白。”

    “因为,你早就忘了,我们曾经的约定,生男当鸣豪,生女如天娇。”

    官娇娥幽幽怨怨,絮絮叨叨说着。

    白玉生身子一阵颤抖。待他转身时,人已在官娇娥身边:“你的意思是说,鸣豪是我的儿子,鸣豪是我们的儿子。”

    白玉生捧着官娇娥的脸,激动的问道。

    “纵然你是道境九重圆满又如何,你可又抵得过刘长老,你可又抵得住圣龙堡。如果豪儿身份泄露,你又如何维护他的安全。如今,豪儿生死不成,也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虽然官娇娥没的点头,也没有说是,但是她的态度和语气,已经证明了一切。

    白玉生相信官娇娥,因为官娇娥从来都不会骗他。

    “娇娥,你等我,等我救出豪儿之后,我们一家人就远走高飞。我们去圣玄城,听说圣玄城禁杀戮,不要说半步九天玄仙,就算是真的九天玄仙也攻不破圣玄城的护城大阵。”

    “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在那里,安静的生活,再不分开。”

    此刻,白玉生心潮澎湃,他怎么也想不到,班鸣豪竟然会是他的儿子。原来,班语只是喜当爹而已。

    却说班鸣豪一大早就从狗腿子那里听说了,自己家中那个总喜欢跳上跳下的贱婢,像小丑一样,像个猴一样供人玩耍戏弄的下贱东西,竟然带个她那个狐狸精的老娘,投靠了城主府。

    一时间只把他给气的三尸神跳,七窍生烟。于是便点齐手下几个打手,带着两个供俸长老便去了城主府。

    “班公子,什么把您给吹来了?您有什么事情,暂时先在这稍候一会,我先进去给城主通禀一声。劳驾您了。”城主府门口两名护卫,远远便见班鸣豪气势冲冲地,带着一帮子人,朝着城主府方向走来,整个心都不由的提了起来。心里暗暗祈祷,但愿班鸣豪只不过是路过。

    有道是,怕鬼出邪,好的不灵坏的灵,两名护卫的祈祷显然没起什么作用。

    不得已,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来。

    “滚你妈的一边去。老子来城主府,什么时候用通禀过。”正在火头上的班鸣豪,一脚便把那护卫放倒,然后蛮横的说道。

    那护卫倒地的时候,很是幸福的两眼一黑,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班公子,你这是准备强闯城主府吗?”另外一名护卫,则是色厉内荏,迎上去的脚步明显慢了半拍。

    “强闯城主府,老子都还没有承认,他就是个狗屁卵子的城主。”班鸣豪两眼一瞪,那护卫也很光棍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再没有动静。

    惹不起,我躲着点就行了吧、实在躲不了,我还不能被打晕吗?说不定,到头来还能有赏赐呢?

    班鸣豪见那护卫倒地,也是微微一愣,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功能了。不带半点仙灵力,术法,威势的一样,竟然可以直接让一名地仙境界的修者吓晕。

    班鸣豪疑惑地跨进了城主府的大门。

    “公子小心。”这时,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老者,惊声呼道。

    可惜,已经晚了。

    班鸣豪只觉得小肚子猛地一疼,接着自己神魂之海便是一阵的空白,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向后飞了出去。

    “谁,是谁,竟然敢偷袭本公子,难道不想在空明城混了吗?鹤老,鹿老,给我杀了他。”被鹿老接在怀里的班鸣豪,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充分体现出了他一个二世祖的叫嚣。

    鹿老和鹤老两人额头也是一层细密的汗珠。班鸣豪可是家主最宠爱、也是唯一的儿子,如果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班鸣豪出现任何意外的话,结果根本就不用想。

    然则当他们看清了踹班鸣豪一脚的罪魁祸首时,不禁呆住了。

    曹参军,谁也没有想到,一脚把班鸣豪踹飞的,竟然会是曹参军,曾给城主府的一个外院管事,每每见过自己几人时,都会点头哈腰的,像只哈巴狗一样。可是,谁也想不到,今天,这个曹参军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踹了班鸣豪一脚。难道他真的以为跟了新的主人,就可以把那一身狗皮脱下,穿上人皮了吗?

    “哼,竟然敢在城主府前喧哗,还殴打城主府的人,真以为自己是家族子弟,就没有人能治得了你们了是吗?”曹参军脸一寒,厉声斥道。

    “曹参军,我草你祖宗的,你竟然敢偷袭老子,还敢训斥老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又是什么东西?”班鸣豪骂着,欺身而上,照着曹参军胸口就是狠狠的一拳。

    然则就在拳头刚要打到曹参军胸口时,全身仙灵力却突然停止了运转。

    “啪”的一声,一声清脆的耳光,让班鸣豪再次倒飞了回来。这一次,班鸣豪人尚在半空,便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其间还夹杂着几颗掉落的牙齿。

    班鸣豪怒极攻心差点没有被气晕过去。

    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委屈,短短不到盏茶工夫,竟然被打飞了两次。伤势倒是无碍,关键是面子上过不去。

    这一次出手的却是苗虎。

    曹参军毕竟只是刚开始修炼,虽然在莫小川的功法和丹药的帮助下,进境可谓是神速,但是也仅仅是地仙初期而已,刚才之所以能将班鸣豪一脚踹飞,完全是在出其不意,而且,还是在班鸣豪因自负而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

    如果光明正大的打一场,恐怕,班鸣豪只有一个小指头,也能把曹参军捻成碎渣。

    苗虎要是不出手的话,恐怕这会,曹参军早去幽冥地府报道去了。

    “嗯。”鹿老和鹤老两人眼神同时一凝。苗虎给两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片汪洋,又像是广袤天空,无际无垠。

    “鹿老,鹤老,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不,给我废了他的修为,我要狠狠地折磨他,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代价。”班鸣豪也很光棍,吐出一口血沫,然后恶狼般的盯着苗虎,像是择人而噬一般,对鹿老和鹤老说道。

    鹿老,鹤老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冲苗虎抱拳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与这城主府是何关系?我家公子要处理一些家事,不知道友能否行个方便?”

    班鸣豪身子一振,他虽然有些纨绔,但并不代表他傻,他见鹿老和鹤老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客气地向对方商讨,可见对方的实力应该远超过鹿老和鹤老两人联手。

    “我管你什么公子母子的,大清早的在城主府门口鬼哭狼嚎的,还敢打伤城主府的护卫,曹管家出来制止,竟然还想对曹管家出手。真他娘的,胆儿肥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又是什么东西?给你们行个方便。如果你们要死的话,我倒不介意给你个方便。”苗虎斜了鹿老鹤老一眼。至于班鸣豪,他连看都懒的看一眼。

    班鸣豪本就郁闷,乍听苗虎这句话,越咂越不是味,这分明是刚刚自己说给曹参军听的啊,眨眼间便被人间还了回来,而且,自己还屁都不敢放一个。

    越想越气愤,越想憋屈,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道友不要仗势欺人,我班家身后也不是没有人。如果道友能行个方便,班家便交了道友这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道友在这空明城数万里方圆行事也方便些。”鹿老小眼一眯,看着苗虎说道。

    “哦,说说吧,你们想在城主府处理什么家事?”苗虎眼珠子转了转,问道。

    鹿老闻言,暗自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的威胁产生了作用。不自觉得,心里对苗虎便是轻看了几分。而且,他也自以为,自己摸透了一些城主府的命脉。

    “听闻班蝶梦此刻在城主府,不知道友可否将此人交于我们带回去。介时,我们一定会在家主面前,以叙道友之功。”鹿老说道。

    “你确定,你们的脑子没有被驴踢了,或者说没有被门挤了,抑或是,雨天的时候,淋潮了,没有晒干,发了霉了。我身在城主府,你们让我把班城主交给你们带走。你们是不是觉得今天天气风和日丽的,就可以跑过来和我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啊?”苗虎一听,假装生气,全身的气势如海似渊,朝着鹿老和鹤老压了过去。

    “噔噔噔”鹿老和鹤老两人脸色一片潮红,接边向后退了七八步远,这才“噗”的一口逆血吐了出来。

    纵然如此,依然压不下他们脸上震惊的神色。他们震惊的不是苗虎的修为,而是苗虎刚才说的话。

    “你们让我把班城主交给你们带走。”

    班城主?!难道是说的班蝶梦吗?这又怎么可能。听说昨天杀死闻人博识,惊走闻人达的,不是一个叫做莫小川的年轻人吗?怎么又姓班了呢?而且,自己刚才说的清清楚楚,要将班梦蝶带走的。而对方也说的明明白白,城主就是班蝶梦。

    班鸣豪的眼珠子差点没有掉出来,这是什么梗,自己怎么突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呢?班蝶梦竟然会做了空明城的城主,如果班蝶梦都能做空明城城主,那自己岂不是能做秦汉大陆修者的帝王了。

    “真是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留着这些人给人看笑话啊。难怪公子越来越不待见你了。”这时,苗龙的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像这种人,直接打杀了多省事。还非得在这里给他们浪费口水。”

    苗龙是个行动派,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就不给他人准备的时间。

    也对,临阵对敌,讲究的无非一个成败,你见过哪个对决的时候,还对对方说,我下一刀砍你脖子了,或者是,我下一剑刺你胸膛了。那纯属就是一个傻子吗?

    别管什么方式,只要自己能够活着,敌人倒下去了就行。

    “嗳,苗龙你还讲不讲理,我活可是我先接下来的。我还没玩够呢?你怎么能横插一杠子呢?”苗虎也急了,急忙冲出去,想要赶在苗龙前面将鹿老和鹤老击毙。

    “公子快跑,此人不是我们班家能敌的。快回去告诉家主,速回圣龙城。”鹿老和鹤老两人知道不敌,于是冲班鸣豪嚎了一嗓子,也不管班鸣豪什么反应,两人反正是转身就跑。

    可是两人又如何能够快得过苗龙苗虎,两人刚转身,刚刚提起的仙灵力却从身体上的某一个缺口,一泻而尽。

    然后,鹿老和鹤老便看到,各自的前胸,透出一只抓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拳头。像是自己胸口又长出一只手,自己的心脏又长在手里一样。

    拳头骤然一紧,心脏被捏成了肉糜。鹿老和鹤老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的黑沉下去。在他们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才蓦然想起,原来自己的心脏也是红的。

    (本章完)打工小子修仙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