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93章 再无魔元与秦汉

时间:2018-03-07作者:书山渔者

    ,!

    “班姑娘前来,有失远迎,倒是失礼了。”莫小川闻言便率先站了起来,迎出了餐厅门口。

    庄晓娴和雨裳两人一左一右,紧随其后。然后是黄小蓉,钱有理,夜无尊,苗龙苗虎。

    “小女子惭愧,冒昧前来打扰,本就来的唐突,能蒙公子召见已是万幸,又如何当得公子亲迎。”这时,班蝶梦已来到莫小川面前。抬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莫小川,又开口道:“与梦里一般无二。”

    接着,班蝶梦又转向庄晓娴和雨裳:“两位夫人,安好。”

    庄晓娴笑着上前,拉起班蝶梦的手,笑靥如花,“初次见面,仿若久识了。”

    雨裳也笑吟吟的向前,“妹子只怕是糊涂了,晓娴妹子才是莫夫人,我不是。以后莫要如此说了,当着晓娴妹子,倒让姐姐我不好做人。”

    “裳夫人此言差矣,公子尚且没有拒绝,娴夫人也未甩下脸色,此中真意难道裳夫人还不明白吗?”班蝶梦不提,因为这些人太熟了,所以,倒还没有注意过。班蝶梦一提醒,他们好像突然想起来了。

    一般情况下,他们的娴夫人和雨裳姐妹相称的。有一次,庄晓娴和雨裳玩笑,说将莫小川分一半给雨裳。于是苗龙苗虎等人便起哄,叫雨裳为裳夫人。当时,莫小川也没有反驳,庄晓娴也没有不高兴,于是大家一直就这样叫起来,甚至都已经习惯了。久而久之,大家都好像有了这么一回事似的,全都觉得理所当然。

    就算是莫小川也为之一愣。莫小川是从地球过来的,他是接受过新思想的现代人,对于现代人,开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也已是习以为常。然而他却忘了,自己等人现在所处的环境。

    这里秦汉大陆,人民的思想还比较陈旧,女子对自己的贞洁和声誉更是看的比什么都重。如果这个时候,莫小川说出与雨裳没有关系的话。恐怕雨裳从此以后都没有面目活下去。

    而且,这一路上,雨裳对莫小川和庄晓娴照顾的可谓是无微不至,就像是贤惠的小媳妇,默默为自己夫君打理一切,只求存在,不求名份。这显然已经超越了属下的范畴。甚至有时候,在庄晓娴不堪鞭挞的时候,在这秦汉大陆上,莫小川脑海里,首先并且唯一想的人就是雨裳。

    想及此处,莫小川忍不住便朝雨裳看去。却发现,雨裳也正偷眼在看他。雨裳见莫小川目光射向她处,一张羞红的小脸,深深地埋藏在了高耸之中。她的眼角却始终停留在莫小川身上。其实心里却忐忑的很。

    雨裳清楚自己和莫小川年岁上相比的话,差不多都是莫小川奶奶级别的了,可是,年龄对于他们修者来说,简直就是可以忽略不提的东西。

    之前,庄晓娴与她开玩笑的时候,苗龙苗虎含笑而又恭敬地称他为裳夫人的时候。雨裳内心窃喜的同时,也曾想过拒绝,然而自己的心却坚定的支持她默认下来。

    有时候,她也想,如果有一天,莫小川突然告诉她,这一切都不过是个玩笑而已,她实在不知道,她该如何支撑下去。

    然而,她看到莫小川对她笑了,笑的很用心。雨裳欣喜,心如鹿撞。

    这种诚下,莫小川都没有特意说明两人的关系,难道是他也默认了么。

    唉,冤家,我只需要默默的陪在你身边就好了,别的,不会奢求什么。

    两人虽然各有心思,但也都心照不宣,都是修行的人,更明白,随心随缘,水到渠成的道理。

    “呵呵……一直听闻,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原来班小姐如此智慧的女子,同样也有足不出户,而明万千之理的本事。”莫小川笑道。

    “这两位想必不用为庄小姐介绍了。”莫小川指着庄晓娴和雨裳说道。

    “这位是我的徒弟,黄小蓉。这位是同伴钱有理,这位是夜老老无尊。这两位是苗龙苗虎,目前,担任我的贴身护卫。”

    莫小川将众人一一介绍给班蝶梦。

    众人也都一一与班蝶梦见过礼。

    “难道你不准备介绍一下?”莫小川看向班蝶梦身边的中年女人。

    “这是我母亲,出身贫寒,所以,我只是一个偶尔的因素。”班蝶梦轻笑着说道。

    那中年妇女紧紧抓着班蝶梦的手,看向班蝶梦的眼神,尽是愧疚。

    班蝶梦微笑看了下自己的母亲,示意他放心。

    “好了,一大帮人都站在这里,也不是个意思。刚好正准备吃晚饭,大家一起吧。”莫小川邀请道。

    “刚好来的匆忙,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刚好赶上了。多谢莫公子了。”班蝶梦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而是欠身行了个万福道。

    众人都团团坐定,丝毫没有因为班蝶梦的突兀加入而显得不和谐。

    酒足饭饱之后,莫小川等人移至议事厅说话。

    “城主,班小姐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这时,曹参军进来禀告道。

    “老曹,以后,你还是改口叫我莫公子吧。”莫小川淡淡地笑道。“空明城城主已有更好的人选了。”

    “呃……”曹参军一愣,不知道莫小川为何会这样说。

    而庄晓娴,雨裳等人都不觉得意外,如果是莫小川真的是留下来做空明城的城主,那才让她们感觉到震惊呢。

    班蝶梦同样笑而不语,只是看向莫小川的眼神带着智慧的光泽。

    “班城主以为如何?”莫小川笑着问庄蝶梦。

    “妾身人都是公子的,如引事情又如何推脱呢?”班蝶梦盈盈一笑。

    班蝶梦的一句话,顿时将除莫小川,庄晓娴两人之外的其他人,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东倒西歪。

    曹参军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刚才莫小川叫班蝶梦城主的时候,曹参军就已经瞪大了眼珠子。接下来班蝶梦的话,才是使他蹲坐在地上的原因。

    还可以这样玩吗?还是说,贵圈的规则真的不是普通人所能融入的。

    莫小川笑着点了点头:“如此,倒是难为你了。”

    “有妹妹为小川分神,晓娴甚慰。”庄晓娴也是笑吟吟的说道,脸没有半点不虞。

    “生死?轮回?大劫?谁又能逃得了。蝶梦一生都是随心而走,现在,只不过同样是顺着心意而走罢了。”班蝶梦淡然笑道。

    而班蝶梦的母亲姚新月,则是双手紧紧抓住班蝶梦。

    正是因为自己的出身,才害的自己的女儿受到许多委屈,而如今,她又如何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再走上自己的老路。

    “母亲,无妨,既然天已注定,何不顺天一次。”班蝶梦安慰姚新月。

    就这样,一夜谈话,城主便这样落在了班蝶梦身上。

    第二天一早。

    城卫军驻地。

    “奇了怪了,都说刀枪之下出强权。按说,那小子如果想坐稳城主位置的话,应该会优先安抚我们城卫军。可是,却没见那小子有半点动静,不知道那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单雄飞急吼吼的说道。

    本来,他们精心准备的和莫小川谈判的戏码,一下子被破坏了个干净。

    因为,他们自认为,莫小川一定会求到他们头上的。毕竟,莫不川在空明城,根本就没有任何根底。除了仰仗他们之外,别无其他办法。个人武力值再强又如何,他们可不相信莫小川有勇气同时得罪几大势力。

    可是莫小川根本就没有鸟他们,就算是他们的算盘打的再响,也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那莫小川该不是觉得自己和付家扯上了关系,在这空明城就高枕无忧了吧。身手虽然可以,但是智商却令人堪忧。破军门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清楚呢?那还有精力去管他们这些破事。最后还不得来求我们。”玉井柏然不以为然地说道。

    “是啊,如今,在空明城,除了我们身份是清白的,其他哪个势力后边没人?迟早他会来找我们的。”王惊昌也有些膨胀。

    “不一定,你们也太小看莫小川了,而且,你们也根本就不知道莫小川这个人。如果,此莫小川就是彼莫小川的话,这空明城不用一兵一卒,最后都会固若金汤。”君莫测摇了摇头说道。“而且,从昨天莫小川的表现来看,他显然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这次,有可能真的是猛龙过江了。”

    “而且,据报,昨晚,班家班蝶梦已叛出班家,投入了城主府。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看样子,以后,空明城要一人独尊了。”

    “莫测,都言你莫测高深,智近乎妖,怎么的,如今尽说这些胡话来。再说了,圣玄城离此地不下十万八千里,一路行来,更是劫难重重,山穷水恶,那莫小川不好好在圣玄城待着,没事跑这南荒之地干吗?”

    “自从圣玄城出名之后,多少年轻人都喜欢以莫小川自居,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单雄飞大手一挥,咋咋呼呼的说道。

    “不妥不妥。”君莫测叹息着,站起身来,走出了城卫军驻地。

    “天门倒旋法不全,圣主归来道可传。不知浩劫自何起,再无魔元与秦汉。”

    君莫测边走边放声高歌。

    “切,真是一介狂生。”单雄飞看向君莫测离开的身影,不屑地努了努嘴。

    “不要小看了君莫测,与他一起,更加让人心悸。”王惊昌则是凝重地说道。

    “无论如何,对莫小川我们还是要多加关注,就算是班家想投向莫小川,也得看圣龙堡答不答应。就算他真的是圣玄城的莫小川,又能如何,这里终归是我们的地盘。”井柏然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狠辣。

    “你说什么?那个不屑女已然投向了城主府。混帐,混帐。嘭,叭,”班语一声怒吼,紧接着房间里面便传来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门外班府管家小心翼翼的在外面候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再次触怒了班语,让班语一不小心再把自己给灭了。

    “我早就说过,那小浪蹄子根本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早就让你结果了她,省得再浪费粮食。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这会班家的脸可都被她丢到姥姥家去了。”一个女声絮絮叨叨的说着,“再说了,谁让你自己管不好自己呢?酒醉之后,偏偏找个贫贱人家的狐狸精,而且还珠胎暗结。现在,空明城哪个家族不以这件事情为最大的笑柄。搞得老娘出门都抬不起头来。好像老娘连个贫贱人家的骚狐狸都不如。”

    “妇道人家,懂个屁。”班语训斥道。

    “是,我懂个屁,你班语又知道个鸟,自从父亲兵解轮回之后,您对我的态度就变的大不如前了。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如果不是我父亲,你又那有今日。”妇人声音也开始变的粗俗起来。

    “啪。”一个打耳光的声音。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你都已经混到了敢打我的境地了,好你个班语啊。嘤嘤……”女人开始低声啜泣起来。

    “家主,刚才鸣豪公子已经带人找去城主府了。”见房间内争吵根本就停不下来,而且,最后还动上了手,管家急得赶忙说道。

    “什么?”“什么?”

    房间里,班语和女声同时问道。

    “鸣豪公子听说了蝶梦小姐的事情,气不过,已经带人去城主府,要把蝶梦上姐给抓来处死了。”管家赶紧说道。

    “荒唐,驽笨,城主府岂是他能招惹的。”话刚说完,班语的气息已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又待了大概有十息的时间。管家觉得再也感觉不到班语的存在,于是便推门走了进去。

    床上,一位看起来年不过三旬的美娇娘,衣衫不整,酥胸半露,红通通的双眼透着紧张。白嫩的脸上,五个鲜明的手指印已红肿起来。

    “娇娥,苦了你了,都怪师兄没本事啊。”管家看到这种情景,不禁泪水涟涟。

    “不,不,快去救豪儿,快去救豪儿。”那妇人像是抓住了救名稻草一般,紧紧抓住管家的手,惊慌失措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