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64章 拍卖前夕

时间:2018-02-15作者:书山渔者

    秋雨拍卖行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拍卖日期越发临近了。

    而让人奇怪的是,圣玄广场,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的展览依然还在进行着。

    难道就没有人打它们的主意,不应该啊,不光是别的,只是私下里听说的消息,都已经有不少知名的修者已经展开过活动了。

    难道他们都失败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呢?

    秦汉历五万八千七百三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华历二零二一年十月初七。

    离秋雨拍卖行举行拍卖的日子还有十天。

    这一天,一只苍鹤临空,苍鹤之上,隐约可见三两个人影。

    “这里就是圣玄城了吧?”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伫立在苍鹤背上,俯瞰着脚下的圣玄城。

    此刻的圣玄城虽然经过了钱同和的大力发展,也不知投入了多少人力和资金,进行了一些改进和新颖的设计。圣玄城,街道宽阔,四通八达,楼房林立,城里的绿化,也做的十分到位,和以前的秋风城比起来,圣玄城绝对要漂亮的多。

    而且,圣玄城现在的居民生活质量都得到了相应的提高,居民的生活幸福指数都普遍的提升了上去。

    然而这才那翩翩佳公子眼里,圣玄城依然是偏远的山野之城,不开教化,不遵道义。而且,还把这么多的资源,都放在了这些卑微的凡人身上。给他们建造这么舒适的居住环境,纯属浪费。

    翩翩佳公子冷声喝道,脚下轻轻一踩,苍鹤朝下俯冲而去。

    而苍鹤俯冲而下的目标,正是圣玄广场,高高在上的两个展台。

    一个展台上面放有三个丹瓶,另外一个展台上面,放着的则是三件仙阶法宝。

    仙阶丹药丹香袭人,形成神圣云朵。仙阶法宝,锋利的气势割破空间,混沌吞吐,不可一世。

    翩翩佳公子两眼尽是贪婪,好似丹药和法宝都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然而,就在苍鹤离圣玄城上空还有差不多二百米的距离时,圣玄城突然释放出一个灰蒙蒙的光罩,将苍鹤拒在上空。

    “咦,有点意思了。”翩翩佳公子眼睛一亮,嘴角上扬,露出一点笑意。不过,这笑意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带有着一丝的嘲弄。“区区拒空阵法,也想阻拦本公子,难道不知道,在秦汉大陆,阵法,就是象家的金字招牌吗?”

    翩翩佳公子名叫象法云,是秦汉大陆隐藏世家象家的嫡系子弟,在阵法上的修为及造诣,哪怕是在象家,也是其中的翘楚,深得象家看重。

    秦汉大陆上,大多数宗门世家,帝宫城池,防护阵法都有象家人的参与,可见象家在秦汉大陆上对阵法掌握被认可的程度。

    所以,区区一个蛮荒之地圣玄城的防护阵法,怎么能放在象法云的眼里。

    象法云神念如匹练般,瞬间便席卷了整个圣玄城。

    “啊。”象法云惨叫一声,身子再也不能保持之前的优雅,倒头便从苍鹤身上跌落下来。

    “公子。”跟在象法云身后的一名老者见状,脸色大变,身子如大鹏展翅,纵身跃下,仙灵力运转全身,使了个“坠”字诀。他的身子比自由落体还要快上几倍,朝着坠落的象法云追了上去。

    “唳…”苍鹤一声长鸣,双翅一收,也追向坠落的象法云。

    就在象法云堪堪快要砸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追上来的老者,右手伸手一抄,揽住了象法云的腰,左手朝着地面击了下去,然后身子一斜,泄去下坠的劲势。

    可是仍然使得老者带着象法云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七八步,才一屁股蹲在地上。

    “法云公子,法云公子。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啊。”那老者顾不得疼痛,连忙一个翻身起来,把象法云抱在自己怀里,连声呼道。

    他倒不是怕象法云死,现在没有哪个人比他更希望象法云去死。

    因为,只有象法云死了,他才能重新获得自由。可是,象法云布置在他身体内的自毁阵法还没有被解除,如果象法云死了,那他自己也差不多要完蛋了。所以,虽然他巴不得象法云死,但他实在不敢让象法云死啊。

    “咳…咳…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呵呵……现在知道怕了,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怎么样,感觉到了恐惧了吗?”象法云戏谑地看着老者,鄙夷地笑道。

    老者气的胸腹起伏,眼神之中,尽是屈辱。象法云的话,让他无以为对,他只能选择沉默。

    “想不到啊,小小的一个圣玄城,竟然还有着如此高人。此人在阵法上的造诣,几乎不逊色老祖多少?”如果不是阵法痕迹上没有象家人熟悉的烙印,象法云甚至都怀疑,这阵法到底是不是象家自己人布下的了。

    象法云看向圣玄城的城门方向,脸色一片阴郁,从小长那么大,在阵法上,除了家族那个变态之外,其他人,他象法云还真的从来都没有服过任何人呢?

    然而这次,却在圣玄城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还是在自己的追随者面前,而且,还是本来就不怎么服自己的追随者面前。这让他情何以堪。

    “哎哟喂,我道是谁呢?像个死狗似的躺在一个半老不死的老翁怀里,原来是我们的象大官人啊。我说象大官人,怎么了,最近胃口变了,好上这口了。看我们象大官人这忽白忽青的脸色,老实说说,是不是已经欲死欲仙过了。”这时,一个调侃的声音适时传入象法云的耳朵眼里。

    象法云这时才惊觉,自己竟然是躺在老者怀里的,像是一对亲蜜的恋人,在窃窃私语,在说些**的话儿,在卿卿我我。

    这个姿势,无论是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要多暧昧都多暧昧。

    “哇…”象法云一时没有忍住,竟然一把推开老者,哇地一口吐了出来。

    “拜先生看到了没,这人就这样,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这在我们圈里面是数得着的。您看这不,您老刚让他爽了,他就翻脸不认人。我看您还是快点跑吧,要不,他回过神来,就是杀了您的可能性都有。”刚才说话那人这时,已走近了象法云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脸的嘲弄。

    “姓捌的,你还没死啊?”象法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头疼的厉害,摇晃了两下,又重新躺在了地上。

    “你看,又没礼貌了不是,怎么能叫姓捌的呢?见我应该叫‘老捌’。让你叫我一声‘老捌’就这么难吗?还得我提醒你多少次?再说了,你都没死呢?我怎么好意思去,要死,我也得死在你后头啊。”捌壹参冷笑一声,眼神之中尽是阴森和杀机。

    “捌壹参,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象法云眼似利箭,一眼射向捌壹参。

    捌壹参双拳紧握,如果不是顾忌象法云身后拜里索,他早就将象法云给击杀了。毕竟,象法云再难缠,也只是他阵法上的造诣而已,论修为也不过就是道境四重玄仙而已。比自己还要低了一个小境界。

    拜里索就是象法云身后的老者,一身道境六重玄仙修为,不是他捌壹参所能敌的。

    “嘿嘿……象法云,不要吹大话,如果你能杀我,早就杀了。还用等到现在。看到没,前面就是圣玄城,听说圣玄城内是不准打斗的。”捌壹参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贱笑道。

    “没想到你姓捌的,也有需要这些蝼蚁庇护的时候。”象法云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老子乐意,咋滴,不服你咬我啊。还有,圣玄城我等着你,你可要小心一点了,别一不小心就嗝屁了。我可没有时间去给你吊孝。”捌壹参说着,笑嘻嘻的朝着圣玄城走去。刚一转过身,捌壹参脸就黑了下来。

    “我去,这圣玄城还真他妈的嚣张,还立什么杀字碑,老子就不相信,老子就算是在以圣玄城内杀了人,真的在圣玄城腾空飞行,谁还敢把老子怎么滴似的。”

    一个嚣张的二世祖看着立在圣玄城西门的杀字碑,不屑地撇了撇嘴。然后重重的一脚朝着杀字碑踹了过去。

    “咔嚓。”

    “哎哟。”

    一声骨断的声音,一声痛呼的声音。

    嚣张二世祖不忿圣玄城外的杀字碑,想要一脚将之踹碎。没曾想,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杀字碑,却以十倍于他的力量反弹过来,将其腿给震断,人也被远远的抛了出去。

    那嚣张二世祖抱着腿翻来覆去的哀嚎起来,等疼痛减轻了些,才给自己上了些药,然后蹦蹦哒哒的朝着圣玄城而去。连句狠话都没敢放出来。

    他知道,能有这种手段的人,却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二世祖所能得罪的。

    拍卖会临近,秦汉大陆的强者也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圣玄城。

    他们有些人真心参加拍卖的,比如秦汉大陆的四大顶级势力。也有些是看看能不能来个浑水摸鱼的。毕竟,圣玄城目前聚集了秦汉大陆百分之九十的强者,如果能够来个劫杀什么的,岂不是也是一堆油水。

    还有些是准备来看热闹的,他们十分好奇的是,早在半年前,圣玄城将拍卖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的消息放出去之后,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就一直展览在圣玄广场上。秦汉大陆上打它们主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他却还一直好好的放在圣玄广场,连位置都没有挪动一下。他们想看看,这圣玄城到底是什么情况?竟然可以将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一直保存在现在。

    “天哪,秦汉大陆上,原来有这么多的强者。你看,那位是道境一重玄仙吧,那位是道境二重玄仙吧。哦,天哪,我看到了什么,那位,那位竟然是道境五重玄仙。这是让人暴走的节奏啊。”一位身居特殊能力,可以完全看透一个人修为的修者,惊的小心脏都不知道怎么跳了。声音抖抖擞擞的小声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呼。”那同伴听了,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回过神来,两条腿都开始打摆子。“梁子,要不我们离开圣玄城吧。我看这地面不怎么安宁啊。可别到时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把我们两个留在这里了。”

    “你放心吧,在这圣玄城是禁止打斗的。更不要说是杀人了。只要我们不出圣玄城,人身安全还是可以有保证的。”梁子无所谓的说道。

    这次,他自己甚至都有了想要加入圣玄城的想法。

    “我说梁子,你哪来的自信啊?圣玄城也不过是个小地方而已,秦汉大陆地图上都找不到他们的存身之地。也不过就是龙朝帝国的四大家族,弄了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的噱头,才把圣玄城吵了起来,你该不会是指望那些所谓的圣玄卫吧。苍天啊,那可是普通的人类,一旦战起,他们连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就不要说了,还指望他们保你的命啊。”那同伴看向白痴一般的梁子。这小子平时蛮精明的一个人啊,这会儿怎么犯起糊涂来了。

    梁子没有回答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那些无处不在的圣玄卫。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不透那些圣玄卫的修为,但他还有脑子可以用。

    这些圣玄卫真的只是普通人吗?如果圣玄卫是普通人的话,那么这些普通人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点吧。

    在道境玄者满地走,天仙圆满多如狗的圣玄城,可以毫不畏惧坦然巡逻。而圣玄城,这么多的修者都乖的像孙子似的。那仙阶丹药和仙阶法宝,至今都还在圣玄广场上安放着。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梁子没有答话,可奈不住有不甘寂寞的人啊。

    “呵呵……天仙中期般的蝼蚁,也只有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存在,才会把自己的生命安危寄托在别人的手上。今天,我就教你卖个乖,好让你知道,在这圣玄城是可以打斗的,而且还可以杀人,我倒要看看,本少爷今天杀了你,圣玄城又能把本少爷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衫,头挽绾巾,油头粉面,一脸轻佻的年轻公子。

    这名公子有着道境二重玄仙修为,如果要杀梁子和他的同伴的话,他们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梁子和他的同伴听到年轻公子的说话,脸色俱都大变,冷汗涔涔。他们知道,这次他们是生是死,真的是完全寄托在圣玄卫的身上了。打工小子修仙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