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17章 秋风城要变天了

时间:2018-01-20作者:书山渔者

    “爹担心哪么多干吗?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们请雨掌柜进来不就知道了么?”玉凤儿声如银铃,脆响铃叮。

    如今,因为自己的原因,玉家靠上青雷堂,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根底的人。所以说,玉家人以后的处事方式应该有所改观才是。否则,到时候,丢的不光是玉家的脸,连青雷堂也会跟着没面子。对此,玉凤儿也颇有些不喜。

    “是极是极,呵呵,还是凤儿想的全面,为父到底还是老了,脑子都有些僵化了。”玉良才笑看着玉凤儿说道。“请雨掌柜客厅说话。”

    当官家到府门口相请雨盼山时,雨盼山眼神之中,冷芒闪烁。不过很快他便将其压制隐藏起来。

    如果换做以前,他雨盼山上门的话,玉良才那敢不亲身迎接。如今,攀上了青雷堂的高枝,态度就立马不一样了。嘿嘿……但愿你玉老头听到这个消息后,还能如此坐得住。

    看来,玉家灭亡在即了。

    “哈哈……雨掌柜光临寒舍,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雨盼山进了玉家客厅,玉良才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冲雨盼山拱手告罪道。言罢,一边请雨盼山坐下说话,一边命人奉上香茗。

    “这么晚了,还来打搅,实在失礼。只要玉家主不怪就好。”雨盼山客套着寒暄道。

    “哈哈……雨管事说笑了,您向来事务繁忙,一般很少见您出现在众人面。今天想必也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吧。否则,您可是请也请不来的大神啊。”玉良才嘴上还像以前一样谦逊,但是,身子上却始终拿着架子。

    “自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刚才,玉小姐也在,这件事情你们还需要仔细斟酌一下。”雨盼山又冲玉凤儿拱了拱手。

    玉凤儿含笑冲雨盼山点了点头:“有什么事?雨掌柜但说无妨。”

    “玉家主,令公子今晚在雨花楼,冲撞了牡丹亭的贵客。而这位贵客执有我们雨花楼最高级别贵宾卡。要知道,这种级别的贵宾卡,我们秋风城这种小地方是没有资格的。能发出这种级别贵宾卡的,至少也是雨花楼尊使级别的人物。一位尊使代表了一尊半步玄仙老祖,可见这位贵宾,在我们雨花楼尊使眼中的份量。”

    雨盼山冷峻着一张脸说道,然后他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这个混帐,竟是给我惹些麻烦。雨掌柜您放心,等逆子回来,我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但在尊使贵宾面前,还请雨掌柜帮忙递个话,我们玉家愿意对其进行赔偿。”玉良才假装生气道,最后请雨盼山递话的时候,语气才缓和了几分。

    “赔偿倒不用了,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告诉玉家主,令公子和其同伴已经被那位贵宾给击杀了。如果我是玉家主的话,这件事,就到次为止了。否则,玉家危矣。”

    “玉家主,忠言逆耳,雨某就说到这里了,还望玉家主多多考虑。雨某就此告辞了。”

    雨盼山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玉家不要自误,如今目的已达到,自然不会自找没趣的留在这儿了。

    “对了,如果玉家主有什么动作,请不要在雨花楼,对雨花楼的贵宾耍手段,否则,雨花楼会出手。”就在雨盼山快要走出玉家客厅的时候,又站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

    “轰”玉家客厅被一股强大的气势所包裹,玉良才已是须发尽张,目眦欲裂。他的整个人鬼魅般出现在雨盼山的面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玉良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令公子玉不凡在雨花楼挑衅牡丹亭贵宾,已被贵宾击杀。”雨盼山直视着玉良才,淡淡地说道。

    他不相信,玉良才有这个魄力,敢将他留下来。就算是想要把他留下来,也应该有留下他的实力才行。

    “你是说,不凡被人在你们雨花楼杀死,然后你过来告诫我,不要去招惹我的杀子仇人。可是?”玉良才眼睛通红,人也有了暴虐的倾向。

    “我是为玉家好。”雨盼山面无表情。

    “哈哈……为我玉家好。好一个为玉家好。雨盼山,你真以为你是雨花楼的掌柜,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吗?我儿被杀死在你们雨花楼,你雨盼山竟然还跑到玉家来敲打我,你以为我们玉家没人么?你以为我们玉家还是之前的那个玉家么?”玉良才状若疯狂,笑的肆无忌惮,笑的苍桑悲声。

    “不凡死了,岑君也被人杀死了。两个人都被人杀死了。谁?是谁?谁哪么大胆子,难道他不知道,他们身后还有一个青雷堂吗?”玉凤儿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两行清泪,从那嫩白如凝脂的脸庞缓缓滑落下来。

    自己的弟弟死了,那个自己从小疼到大,百般呵护,万般照顾的弟弟,竟然被人杀死了。还是在自己挟带青雷堂之威,回家省亲的时候。不只如此,就连自己的丈夫的义子都被杀了。

    自己丈夫的义子可是天仙后期的强者,半只脚已踏入了天仙圆满的强者,就这样被杀死了。

    “岑君和玉不凡都报出了青雷堂的名字,但是却还是被杀死了。怪只怪他们自己,没有本事,而又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存在。秦汉大陆,修者定则,要么杀人死,要么被人杀。如此而已。”雨盼山冷冷地说道。

    “可是为何他能在你雨花楼杀人,而我们却不能在雨花楼动手报仇。”玉良才恶狠狠地盯着雨盼山,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意思。

    “在雨花楼闹事,那是挑衅雨花楼的威严,死不足惜。我只所以来告诉你玉良才这件事情,并不是我就有这个义务。而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让你不要陷的太深。否则,玉家会有毁家灭族之祸。听与不听,在你自己。怎么,你还想留下我不成。”雨盼山冷哼一声,向前跨出一步。

    玉良才再怎么靠上青雷堂,那也是短期之内的事情,所以,骨子里对本来就如同大山般的大齐国四大势力之一的雨花楼存在着畏惧。所以,雨盼山向前跨出一步,玉良才自己却向后退了三四步。

    “爹,让雨掌柜离开吧。这件事与雨花楼无关。”玉凤儿这时冷静下来。

    “凤儿,我不相信一个什么狗屁的贵宾就能杀了岑君?”玉良才焦急地看着玉凤儿,如果这会儿放走了雨盼山,再想找机会抓住他或者杀了他就难了。毕竟雨花楼还留有一支实力不容小觑的力量的。这股力量还不是目前他们玉家能惹的起的。

    “爹,你能留得下雨掌柜?还是玉家,有谁能留下得雨掌柜?与其拼个两败俱伤,不如把所有的力量攒在一起,给我弟弟报仇。”玉凤儿说道。

    玉良才怔了良久,“唉……”长叹了一口气,闪身站到一旁。

    雨盼山嘴角一撇,露出一丝轻笑。

    “雨掌柜,如果让我知道,雨花楼在我弟弟和岑君的死上,扮演了什么不光彩角色的话。纵然你身后有整个雨花楼,纵然雨花楼身后有龙朝雨家,我玉凤儿也断然不会与你善罢干休。”就在雨盼山刚想离开时,玉凤儿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来,蒋长老对玉小姐真可谓用情至深啊,竟然连这些也告诉了你。好,以后如果玉小姐有什么发现的话,你尽管来找雨某人好了。无论什么道儿,雨某人都接下了。”说完,雨盼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玉家。

    雨花楼,清幽院落,初秋时分,夜色薄凉。

    莫小川和庄晓娴静静地吃着饭。另一边的房间里,苗龙苗虎两人,喝五吆六地行着酒令。

    “你说什么?玉家玉不凡被人杀死在雨花楼。还有青雷堂的岑君。”杜家家主,杜兴邦的父亲杜易真吃惊地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

    同样的一幕,也在黄家,宁家,钱家发生。

    他们都不敢相信,如今,玉凤儿挟青雷堂之威降临秋风城,城主都卖其几分薄面,是谁还敢顶风而上,竟悍然诛杀了玉家最重要的两个人物。

    玉家家主玉良才的儿子,也是玉良才唯一的儿子。

    青雷堂二长老蒋丰的义子,也是蒋丰早年收养的一个孩子,这些年来,一直服侍在蒋丰身边,深得蒋丰欢心。

    然则,如今,却双双被人诛杀在雨花楼。雨花楼的掌柜雨盼山,竟然还要为此去警示玉家,不要为此惹上了毁家灭族之祸。

    如果不是雨盼山称这年轻人为莫公子,四家家族长还以为莫小川是从雨花楼总部下来的尊贵公子呢?

    然而,在他们所了解的不可招惹的强者之中,并没听说哪个有姓莫的。而且,在他们所知道的范围内,好像这个莫姓也很少,不,不是很少,而是根本没有。

    “以后,遇到此子,切记不可为敌。在所有形势不明朗之前,千万不要有任何想法。当然,对于玉家所有的产业都多下点功夫。”

    “玉家有理由,也有资格不善罢干休。”

    同样的四大家族家主都传下类似的话来。

    秋风城要变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