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14章 小魔女

时间:2018-01-19作者:书山渔者

    “不是,玉公子,要不我们换成菊花厅吧。菊花厅也不错,而且喻意非凡。”胡管事见玉不凡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这位爷这是搞事情啊?

    牡丹亭身份的绝对象征,能够使用牡丹亭的人,并不是你有钱就可以使用的。还要看你的社会地位以及家族的综合势力评估。玉不凡之所以能使用牡丹亭,也不过是沾了他家老祖宗的光罢了。如果靠他自己,估计就是再让他混十辈子,有可能连香草亭就进不去。

    这牡丹亭的人,他玉不凡可以惹得起,但自己是绝对惹不起的。弄不好,自己这份工作丢掉事小,头丢了,那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让老子去菊花亭,还特么的喻意非凡,凡你家大爷。草。想想都特么恶心。”玉不凡说着,一脚踢在了胡管事的股沟里。

    痛的胡管事“嗷”一声跳了起来,双手捂着后臀,一脸痛苦,泪花子倔强地在眼眶里打着旋,就是不敢掉下来。

    “哼,你的目的就是迎来送往,你特么还没有资格教老了怎以做事?你特么要敢再多嘴一句,老子把你的狗头拧下来。”玉不凡冷冷地注视着胡管事,淡淡地说道。而,此刻,胡管事已感觉冰寒刺骨。

    “牡丹亭已有贵客,还请公子止步。”两名侍女自然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明知道拦住这种嚣张跋扈的公子哥,她们会受到不小的羞辱,但她们还不得不硬着头皮拦住玉不凡。

    “你们想要拦我?你们不知道我是谁?”玉不凡瞟了一眼两名侍***恻恻地说道。

    “我们当然知道公子是谁,但我们也是职责所在,还请玉公子不要为难我们两个小人物。”一名侍女声音虽然有些发抖,但是还是鼓起勇气站出来说道。

    “为难你们,呵呵,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货色?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本公子难为的,草,难道本公子几个月不在秋风城,秋风城都忘了本公的手段了吗?”玉不凡伸手抬起那侍女的下巴,慢慢凑了上去,就在他的嘴唇快要触及到那名侍女,红嘟嘟的樱桃小嘴时。突然撤开身子,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那侍女粉嫩的小脸上留下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甚至手指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见,一缕鲜血更是顺着她的嘴角,淅淅沥沥流了下来。

    “滚,老子在雨花楼虽然不能杀人,但是,出了雨花楼,老子灭你九族,谁又敢说半个不字。”玉不凡沉声喝道。

    那侍女听得浑身一颤,刚刚鼓起的勇气,一下子泄了个干净。她可以死,但牵连九族的事情,太过严重,她不得不为家人亲朋做些考虑。

    “贱骨头。”玉不凡高傲地看了两名侍女一眼,然后双手朝两边一巴拉,两名侍女便被推离门口,踉踉跄跄四五步远,摔倒在地上。

    不知是疼痛还是害怕,两名侍女就那般侧卧在地上,没敢再起来。

    玉不凡推门进了牡丹亭。

    “我说老板,你们这上菜速度也太慢了点吧。你这要是再晚一点来,饭菜都省了,直接给我们收尸得了。”苗龙背对着门口,听到开门声,于是转过身来,夸张地说道。

    “是你。”

    “是你。”

    “是你。”

    苗龙苗虎,和玉不凡同时看清楚对方之后,惊讶不已。

    “哈哈……我当雨花楼牡丹亭来了什么贵客呢?原来是你们这帮子外乡人。看来,雨花楼的门槛是越来越低了。什么东西都能进来显摆一番。”玉不凡看到苗龙苗虎后,哈哈大笑,肆无忌惮的嘲弄。

    “也是,我也深有同感。”苗龙摸了摸下巴,像是一个很有深度地思想者,“我们应该建议老板,雨花楼,猪狗不得入内。这不是败人雅兴,倒人胃口吗?”

    “就是,本来还想大吃一顿尼,但是看到这种东西,顿生味同嚼蜡,难以下咽的感觉。”苗虎也摇了摇头附和道。

    “哼哼,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但愿你们能一直牙尖嘴厉下去。如果最后还没有我们的拳头硬,那就丢人了。”玉不凡冷哼两声。

    “咦。”玉不凡看到了庄晓娴。

    一绺如云的长发微微飞舞,如淡烟般的秀眉,一双杏眼顾盼生辉,娇俏的瑶鼻,玉腮嫣红,娇艳欲滴的唇,完美无瑕的脸蛋晶莹如玉,晶莹剔透胜雪般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苗条,千娇百媚。

    一看如从画中来,再顾仿若天上仙。眉目多情心百窍,俏颜晶莹不解衣。

    玉不凡如何见过如此千娇百媚的女子。顿时就直了眼。

    莫小川看玉不凡盯向庄晓娴的目光,两眼一眨,两道电光闪过,直击玉不凡的双眸。

    “哈哈……玉兄弟,美人当前,如何自顾?大家同乐岂不是更好。”这时跟在玉不凡后面进来的岑君,被庄娴的美貌所震憾,不由得说笑着,向一边拨了一下玉不凡。

    两道电光擦着玉不凡的脸庞飞了出去。直击对面玉兰亭。

    玉不凡不知不觉中躲过了一劫,否则,命说不定要不了他的,但他的一双眼就保不住了。

    “啧啧啧,果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如果能得如此女子相伴,此生也算无憾了。”岑君看向庄晓娴,贪欲毫不掩饰地挂在脸上。

    “岑大哥,咱做人要厚道。兄弟我难得遇上一个真正让我动心的女子,你可不能和我抢。过后,我给你找百个千个补偿。如何?”玉不凡连忙说道。

    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莫小川看向他们的眼神,像是看两个死人一样。

    对于莫小川来说,家人,女人,兄弟都是他的逆鳞,谁触谁死。

    而这两个家伙,当着自己的面,肆无忌惮地讨论自己女人的归属。

    他们必须死。

    “我觉得,你们现在应该讨论一下,你们该怎么死更合适一些。”莫小川淡淡地看着岑君和玉不凡,眼神之中,寒芒涌动,如同惊蛰之雷,酝酿着无可匹敌的威势。

    “什么,外乡人,我觉得你还没有看清自己的身份,让我们选择死亡的方式,这不是你们乡下。”玉不凡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这个外乡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就是因为,他此刻坐在牡丹亭吗?真的太不知所谓了。

    “其实,这也正是我想要给你说的。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能是你这样的乡巴佬所能拥有的呢?你除了浓郁的乡土味之外,真的再没有什么了。”岑君也以嘲弄的眼神看着莫小川。而他本人也施施然地走向庄晓娴。“本来想明天再去找你们。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这是上天赐予的机缘。正好,听说,你们还有两只高超越了高阶的凶兽。如果你们把两只凶兽一起贡献出来的话,我会考虑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

    “可是,我却不想让你们死的痛快。”莫小川摇了摇头,慢慢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看似柔弱的右手像是拍苍蝇一般,远远朝着岑君拍了过去。莫小川这一掌太轻,轻到连一丝空气的波动都没有带起。

    岑君轻蔑一笑,正准备出言讥讽。突然脸色急变,身体上下翻飞,左右倏忽,在整个牡丹亭拉出一片片的残影。然而,让他惊惧不已的是,他始终都摆脱不了面前涌如波涛,连绵不绝。疾如奔雷,重如山岳的能量锁定。

    高手,自己碰到高手了,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神通,甚至是天仙圆满,也不可能让他毫无抵抗之力。

    玄仙老祖,难道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年轻人,竟然是玄仙老祖不成。岑君亡魂大冒。

    “岑大哥好身法,好手段。”偏生玉不凡这货根本就是个草包,一身地级圆满的修为,还是好不容易用灵材丹药堆积起来的,他又哪里能看得出岑君此刻所面临的凶险。

    “我倒是谁,竟然敢打扰姑奶奶吃酒的雅兴。原来是玉不凡你这个搅屎棍啊。你又想要欺负谁呢?有没有问过你姑奶奶答应不答应?”这是牡丹亭对面的雅间玉兰亭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鱼贯走出四五位男女。其中一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双手插腰,一副很是凶恶的样子,冲着牡丹亭中,正在给岑君鼓掌加油的玉不凡娇声喝道。

    玉不凡正在兴头上,被人突然打断,心下不耐,转过身正要相骂回去,但当他看到几人的身份时,也是微微一怔。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没人管教,没有爱,四处坑蒙拐骗,惹事生非的小魔女啊。怎么了,小魔女,最近没有人滋润,想到本公子头上了。可是,本公子这会儿可没空搭理你,你也别自找没趣,该干吗该干吗去。”玉不凡说完回头又盯上了岑君。毕竟岑君的成败,关系着两人的既得利益,他不得不关心。

    “你放屁,你才是有娘生没爷管的混蛋。要不你怎么会坏事做绝,恶事做尽。犯下的罪恶更是罄竹难书,人人恨不得食你肉,寝你皮。本姑娘傻了眼找你滋润,就算是找头猪都比你善良。不,拿你和猪比,简直是对猪的侮辱。”那女孩骂着,边朝牡丹亭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