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078章 老子就该惯着你不成

时间:2018-01-01作者:书山渔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富老,您的意思是说,莫小川回来了?”幽晗天眼神大亮,上前一步抓住富老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不错,刚才神念中探查到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你给我说过的莫小川。没想到莫小川年纪轻轻,阵法水平却如此高明。实在是让人赞叹。”虽然目前和莫小川处于敌对状态,但并不影响富老对他欣赏。

    “好,好,真好。”幽晗天兴奋地双手互搓着,兴奋的表情溢于言表。

    而,富老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看来,他并没有幽晗天所表现出来的乐观,他自己内心也有着担心。这也是他见到莫小川之后,领教了莫小川的控阵手法,才有的这个担心。

    因为,莫小川,他姓莫。

    除了莫家,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一个家族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青年强者。

    而且,如果真的是莫家也派人入世历练的话,就说明,平静了近五万年的秦汉大陆,又将陷入一个动荡的时代。

    这里面,必将充满了死亡、灾难、和无穷无尽的战火。

    人出来了。

    富老豁然雷转身。

    莫小川已出现在了仇家府邸门口处。

    “莫小川,我们孟家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富老和幽晗天还没有说话,孟元昌却先是满含怨恨的开了口。

    “哦,你是说地上这滩烂肉吗?你也好意思说是他们是你们孟家人,到现在都不帮他们收尸。”莫小川嘴角一撇,微微一笑,像是拉家常的似的,对孟元昌说道。

    莫小川不说还好,他再次一提那一摊烂肉,使得刚刚已经吐的筋疲力竭的孟家众人寻,注意力再次回到那支离破碎的尸体上面。

    于是新一轮的呕吐又开始了。不过,这次仇家的一部分人也加入了呕吐的行列。

    因为,如果不知道地面上那层粘糊糊的碎肉是人的,他们最多只是恶心一下,可是,当他们知道那些东西是人肉的时候,如何还能控制得住胃里的反腾。

    “好好好,莫小川,既然你承认这些人是你杀的,那么,我们孟家一定要让你为之偿命。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以慰他们在天之灵。”孟元昌恶狠狠的盯着莫小川,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要知道,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如果不是幽晗天,你以为,你敢站在这儿跟我这样说话,我呸,人要有自知之有,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自己当不了家,做不了主的事情,少在哪里破裤子先伸腿。”莫小川狠狠地看了孟元昌一眼,一口唾沫直接吐在了孟元昌的脸上。

    如今的关系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还用顾忌什么情面不情面的事情吗?

    完全不需要。

    “你,你,你……”孟元昌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莫小川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突然,孟元昌感觉自己面前一花。

    接着,“卡叭”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孟元昌指向莫小川的手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指向莫小川的手指断了,被生生折断了。

    十指连心,那怕修者神经煅炼再坚韧,也改变不了这一潜在的本能。

    “我这个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最厌恶别人拿手指指着我。为了以后不再让人拿手指指着我,我一般就是选择让他的那根手指再也没有用武之地。”莫小川依然站在仇家府邸门前,淡淡地对孟元昌说道。

    “还有,千万不要用这种怨毒的眼神看着我,我怕我忍不住把你那两只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看着孟元昌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的眼神,莫小川补充道。

    孟元昌听了,吓的浑身一阵颤抖,急忙把目光从莫小川身上移开。甚至连仇家府邸门口方向都不敢看一眼。

    莫小川不屑地冷笑了两声,便把眼光转到了幽晗天和富老身上。

    孟萱儿看着莫小川如此羞辱自己的父亲,心下自然暗恨,于是不由得眩然欲滴的看向了幽晗天。见幽晗天的目光一直盯在庄晓娴的身上,孟萱儿轻轻晃了晃幽晗天的胳膊。

    这时,幽晗天才回过神来。看到孟元昌的情况,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莫小川明知道自己和孟家的关系,不但残酷的杀死了他留在这里,对仇家进行谩骂羞辱的孟家护卫。而且,更是当着自己的面,将孟元昌的手指给折断。这分明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节奏。

    幽晗天小眼睛一眯,看向莫小川的眼神阴森恐怖:“莫小川,你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份了?”

    “过份?!没有啊,没觉得,任何人做错了事情都要受到惩罚,我觉得这天经地义,很公平啊。”莫小川掏了掏耳朵,诧异地盯着幽晗天,一副你白痴啊的模样。

    “那么也就是说,你不给我幽晗天这个面子了?”幽晗天阴森森地说道,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秋水寒光,灵气四射的长剑。

    极品灵器的长剑,莫小川只是拿眼角撇了一下而已。虽然在其他人眼里,极品灵器的长剑,已经是穷其一生所追求的法宝了。但对于只要有足够材料,随时都将伪仙器批发零售的莫小川来说,还真的有些不够瞧。

    “给你面子?呵呵……趁我不在的时候,让自己的家奴攻击仇家,你又何尝给过我面子。”莫小川不以为意的看着幽晗天,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幽晗天要给你面子,哈哈……给你面子,这是我这年度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就连秦汉大陆一玉二娇三公子的面子我都不给,凭什么要给你莫小川面子,我能给你多说两句话,已经是你最大的荣耀了,也够你在秦汉大陆吹嘘的了。”

    “另外,我需要提醒你一句,富老是我的前辈,并不是我的家奴。”

    幽晗天开始的时候,说话,带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最后提到富老的时候,态度才稍度谦逊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啊,同样的话,我也要送给你,你既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孙子,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个蝼蚁一般的东西,我你又有什么资格让老子给你面子,难道,老子就该惯着你不成。”莫小川就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打我一巴掌,老子就还你一拳头。如此而已。

    莫小川的话,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禁撇了撇嘴角。

    现在,整个云梦镇,敢对幽晗天说这句话,出口成脏的,也就莫小川了。就连镇守府的哪位,云梦镇公认的云梦镇第一人,纵然有着天行宗的后台,也不敢给幽晗天大声说一句话。

    毕竟,幽晗天可是幽泉宗太上长老幽德义的独子,而且同近三十年来,才得到了宝贝儿子,自己不是一个天行宗的弟子所能比的。

    继而,众人也释然了,连艳双门的桃花公子都敢杀的人,又岂会在乎一个幽泉宗的太上长老之子。

    然而,莫小川越是有恃无恐,富老则越是疑惑,越是怀疑自己的猜测的正确性。

    “你你,莫小川你竟然敢自称我老子。你好大的胆子。真以为自己修为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要知道,这个大陆上,有些人并不是你实力高就能得罪的起的。”幽晗天手中长剑抬起,远远的指着莫小川厉声说道。

    他幽晗天无论是走到哪里,又何时被人如此当面谩骂羞辱过。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心仪的女人的面,这一点让幽晗天受不了。

    只有莫小川死,才能洗涮了自己的身上的屈辱。可是他自己知道与莫小川之间的差距,自然不敢随意扑上去,他最大的依仗是富老。

    “哼,看来,你是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莫小川见幽晗天拿剑指着自己,两眼一眯,声音瞬间便冷了下来。一个虎跃来到幽晗天面前,探手一抓,就抓向了幽晗天拿剑的胳膊。

    “啊,富老,救我。”幽晗天浑身一个激灵,看着莫小川冷冽无情的双眸,幽晗天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感觉到死亡今天会离他如此之近。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怪不得他敢肆无忌惮地杀死桃花公子,是因为,在他的意志里面,根本就没有害怕这个词。只要是他想做到的,那怕,付出任何代价,都会做到。

    也正是这样,莫小川这样的人才更可怕。因为他们的行为一直都是偏离正统的,毫无规律可循。

    “莫小川,请住手。”富老看到莫小川突然攻击到了幽晗天的面前,心中一凛,身子一纵,挡在了幽晗天面前。同时,右手一挥,迎上了莫小川的一爪。

    “嘭”两道力量重重撞击在了一起,莫小川双眼一缩,身子急速向后震退,只到了仇家府邸门口才停下了后退的脚步,地上,只留下了一个个深达十公分的脚印。这脚印一直蔓延了十四五米。

    而富老接下莫小川一爪之后,也带着幽晗天被震退了五六步的样子,脸上一阵青红变幻,最终恢复了正常颜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