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065章 幽公子驾到

时间:2017-12-29作者:书山渔者

    ,!

    这是怎么了,难道家主得了失心疯了。怎么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撞上去了呢?

    要知道,能坐这种马车的人,身份自然非同一般,非富即贵,或者为尊。更何况这是修者的世界,如果车里坐的是哪家的贵妇人,贵公子,千金小姐,你这般无言无状的冲上去。对人家形成了冲撞,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孟家能承担的起责任的。

    孟家一众高层,一颗心全都提着,吊着,说不出的压抑,好似孟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一般。

    可是他们不敢大声阻拦孟元昌,那怕声音也一点也不敢,怕惊了拉车的银月狼王。

    孟元昌没有朝前走几步,那马车便到了孟元昌的身边。

    “嘎”一声停了下来。

    银月狼王噬血的眼神,冰冷无情,直直地盯着孟元昌看,白森森的牙齿,缝隙里还杂着些带有血丝的生肉沫,从它口里喷出来的气息,带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孟元昌心里也忐忑的紧,生怕这两头畜牲会对暴起而伤人。

    “萱…萱儿,是你吗?是你回来看看父亲的吗?”孟元昌说话有些磕绊。

    “师兄,快松开手了。我们到家了。”马车内,孟萱儿珠鬓横斜,衣衫不整,她那师兄的大手,正从领口处伸进出,玩的不变乐乎。孟萱儿小嘴微张,喷吐着馨香的气息。

    她师兄最喜欢的就是她这一点,每到高峰时,浑身都会散发出一种自然的馨香。这馨香能让人醒神提脑,精力倍增,更显男儿本色,雄壮之风。

    “哈哈,这么快便到家了吗?可惜啊,还没有尽兴啊。”师兄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手,凑在鼻子下面,深深地吸了一口,陶醉不已。

    “师兄就知道欺负人家。以后,萱儿就是师兄的人了,师兄什么时候想要,萱儿难道还能不给不成。今晚,萱儿一定施展浑身解数,把师兄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这就行了吧。”孟萱儿看着师兄如此,心下也是窃喜,自己身体上的优势可不是一般女子可比的。她深知这一点,所以,多少平日里追求她的男子,她都不屑一顿,目的不就是待价而沽吗?

    靠上师兄,是她最大的夙愿了。

    那师兄看着孟萱儿娇嗔的模样,眼睛一亮,连忙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伺候的我舒舒服服的,什么条件都可以哦。”

    “那是自然。答应了师兄的事情,萱我怎么会反悔。我们快些下去吧,久了,又要惹人家笑话。”孟萱儿匆匆整理了下衣衫,理了理头发头饰。弯腰站起,朝着车外走去。

    “有本师兄在,我看谁敢笑话我家萱儿。”那师兄看着孟萱儿弯腰站起的背影,那浑圆的挺翘就在自己面前肆意扭动,忍不住食指大动,“啪”的一巴掌就拍了上去。

    “啊。”猝不及防,敏感部位突然被袭,她竟然有了感觉,幽泉汹涌喷出,孟萱儿吓的惊叫出声,身子一软,差点没有再次跌倒在车上。

    当然,这也有孟萱儿作秀的成份在内,男人,不都是好这一口吗?

    感觉着有些湿淋淋,滑腻腻的不舒服,孟萱儿运功将衣服烘干,这才回头白了师兄一眼,千娇百媚地打开车门,下了车子。

    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而孟萱儿这一回头的千姿百态,却更胜回眸一筹。直接让那师兄的骨头都酥了。

    “父亲大人,萱儿只是回家看看而已,怎么能劳动您老人家和家中长老前来相迎,这岂不是让萱儿失礼么?”孟萱儿下的车来,看到孟家摆出的阵仗,不由的含笑嗔怪地对孟元昌说道。

    这时,那师兄也已从车门中探出了身子。

    “父亲,这就是我和您提起过的,对我很照顾的师兄,幽晗天,幽师兄可是地仙初期的强者哦,而且,幽师兄还是我们幽泉宗太上长老的独子。幽师兄,这就是我父亲。”

    “您就是萱儿经常提起的幽公子,果然玉树临风,一表人材,实力高深。幽公子,这些年来,小女承蒙您照顾,小老儿感激不尽。正不知怎么报答公子一二。却闻小女说公子不日将驾临孟家。”

    “自得到消息那天起,我们孟家是盼星星盼月亮,千盼万盼,可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这可真的让我们孟家蓬荜生辉,不胜荣幸啊。”

    孟元昌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菊花,双手搀扶着幽公子下了车。

    幽公子下车后看了看周围,抬起了高傲的头颅:“孟家主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幽公子您快请,先让萱儿带您去洗一下风尘,然后,孟家为您准备了些粗茶淡饭,几杯薄酒,了表敬意。”孟元昌还想搀着幽晗天。被幽晗天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孟萱儿刚一下车,脸上还带着一丝余韵,孟家这些长老管事,哪个不是老狐狸,岂有不知道发生什么。等幽晗天从马车上一露头,就更加证明了他们的猜测,他们同样也知道,孟萱儿这是攀了高枝了。这年轻人身份不一般。

    等到孟萱儿介绍了幽晗天的身份之后,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幽泉宗太上长老唯一的儿子。身分何其的尊贵。本来对迎接孟萱儿还有些怨言的长老管事,此刻都有些庆幸起来。

    虽然前来迎接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好处,但是如果因为没有来,而被幽晗天记恨了,那可就真的有罪受了。

    对于,孟家众长老管事的寒暄,幽晗天只是略微点了点头便过去了。

    孟家这些长老管事,又如何能放在他幽晗天的眼里。

    然而,就是幽晗天轻轻的点头示意,都让一众长老管事,兴奋了好久。

    幽晗天是谁,那可是幽泉宗太上长老的独子。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孟家了,就算是大齐国主见了,也同样恭敬有加。就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冲自己点头了。那还不是祖辈上烧了高香的缘故。

    “萱儿这次返家,竟然劳动诸位长老管事前来迎接,让萱儿惶恐不已,愧然难当。这里有一些丹药,想必会对诸位长老修炼有所帮助,等下就让父亲分发下去。算是萱儿给诸位长辈赔礼了。”孟萱儿见幽晗天兀自一个人朝着孟家大院走去。连忙丢出一个储物戒指给孟元昌,说完,便追了上去。她可不想府中哪个不长的下人,冲撞了幽晗天。

    孟萱儿都已经跑过去很远了,一众长老和管事还在身后感恩戴德。

    却说孟元昌接过孟萱儿丢过来的储物戒指后,神识一扫,储物戒指内所装的东西,便一目了然。等清点了储物戒指内的东西,孟元昌欣喜若狂。

    这些东西足以让他们孟家实力提升好几个台阶啊。女儿这次可真是大方。

    孟元昌抬头发现家族长老管事,有一个算一个,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不,确切地说,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枚储物戒指。一种优越感顿时油然而生。

    这个女儿当真生的好啊。

    “好了,大家都不要急,刚才萱儿也说了,这里的东西大家都有份。我们当务之急是如何照待好幽公子。如果幽公子高兴了,随手丢下来的东西,也不能比萱儿给的东西差了。幽公子在的这几天,任何人都不能出差错。否则,后果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明白。”孟元昌说完,便吩咐一位管事将幽晗天的马车带给孟府,然后好生照料。自己则带着一众长老朝议事厅奔去。

    一路上,随处可见喜气洋洋的装扮。孟家上下都像是过年一样。

    孟家众长老都傻了眼,他们刚出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孟府就大变样了呢?

    随即他们就明白了,肯定是孟元昌早就知道幽晗天要来,所以,提前做出了准备。这才在幽晗天来的一瞬间布置成这个样子。

    怪不得人家能当族长呢?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做事滴水不漏呢!

    且不提孟元昌安排接待幽晗天的事情。

    孟萱儿带着幽晗天一路来到自己住的小院。小院里早已被布置的富丽堂皇,四个青春貌美的侍女,已专门等在小院之中。

    从她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们的紧张,忐忑,乃者说期盼。

    “恭迎小姐回家,恭迎公子来孟府。”四个俏丽的侍女见孟萱儿带幽晗天过来,深深一福,脆声道。

    “起来吧。洗漱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孟萱儿淡淡地问道。

    “禀小姐,一切都准备妥当。”其中一位侍女说道。

    “好,师兄,要不,先让她们伺候你洗刷风尘。等会师妹再陪你小酌几杯。”孟萱儿转过脸来,冲幽晗天展颜笑道。

    “哈哈……好好,不错。”幽晗天哈哈大笑着,伸手便朝那位说话的侍女抓来。

    那侍女俏脸一白,身子动了动,但终归没敢躲闪。

    孟萱儿满意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你们如果把我师兄伺候好了,自然重重有赏。如若不然,后果你们明白的。”

    “是,小姐。”四位侍女俱都身子一颤,然后诚惶诚恐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