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055章 打起来了

时间:2017-12-23作者:书山渔者

    云梦镇仇家,仇长正看着关怀忠,一字一顿的说道:“看来,关大人整合云梦镇的力量,想要拿我们仇家开刀了。”

    “仇道友,你也不必一上来就给我扣那么大一个帽子。云梦镇不是我们哪个人的,云梦镇是大齐国的。我身为大齐国朝廷命官,对云梦镇的掌控权还是有的。所以说,我无需再做画蛇添足的蠢事。本镇守的目的很简单,我一来就说明了。我只带走那魔族。仇家还是仇家。否则,就算是拿你们仇家开刀又如何?”关怀忠说着,地仙初期的威压,猛地释放出来。

    如渊如狱,如天山压顶,如海浪临身,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便生出一股怯意,敬仰,畏惧,崇拜。

    关怀忠虽然是大齐国麾下的将军,如果被人无故杀死,大齐国自然会追查原因。并且严惩凶手,以安大齐国其他将领之心。

    可是,如果你自己连辖下的家族势力都搞不定,而要大齐国帮忙的话,那就说明你能力有问题了。大齐国虽然会帮,但在以后的发展中,印象分肯定会大打折扣的。所以,逼不得已之下,任何城池的城主,镇守等人,都很少有人让朝廷支援自己属地。

    而且,辖下的家族基本上都是根深蒂固。他们之间时有争斗,打的生死不共戴天,然而朝廷如果插手的话,那么他们又会联合在一起,形成对抗之力。

    云梦镇受地域问题牵制,只有仇孟两家与镇守府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虽然仇孟两家各自想着逼的对方走投无路,至死方休。但是,如果不是一家能有抗衡镇守府的实力之前,是不会轻易就将一家灭掉的。

    之所以孟家敢肆无忌惮的挑衅仇家,是因为,他们很大的把握灭掉仇家,抢了仇家的产业,而镇守府只能吃哑巴亏。这归功于孟元昌对关怀忠的了解上。

    而,关怀忠对仇家出手,也是感觉仇家快要没落了,他如果不早点把仇家抓在手里,就肯定会被孟家得了便宜,这样一来,孟家实力就会超过镇守府,不利于他对云梦镇的控制。

    当然,他对魔族痛恨也是一方面。

    所以,仇家客厅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哼,真以为我们仇家是软柿子不成,任你拿捏。”仇长正眼睛一眯,脸瞬间便阴沉下来。

    “咦。早就听说你仇家有了不臣之心。本镇守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嘿嘿……痕迹很明显啊!而且,看来仇家应该有异宝存在,可是宝物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要看在什么人的手里。”关怀忠阴笑着说道。

    很明显,关怀忠想错了。因为,在他的想法中,以仇家人的实力,最高也不过是仇长正,人仙圆满而已,而且还走火入魔过。如何又能抵抗得了自己的气势威压。

    然而,关怀忠想像的场面并没有发生,仇家人都好好的,若无其事站立在自己的威压之下。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仇家人一定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异宝,否则,仇家人断然不会对自己这么无礼。他们一定会委屈求全的。

    “你我都不是笨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关大人觊觎我们仇家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今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难怪今天气势不凡,轻易不出动的云梦卫都现身了。就算是今天我们把卜巴尔交出来,想必关大人也一样会以勾结魔族之名,将我们仇家绳之以法。”仇长正淡淡地说道。

    “当然,如果你能把仇家得到的异宝交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仇家人一马。”关怀忠贪婪地盯着仇长正,好像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异宝?!”仇长正的脸色精彩无比。他们仇家又能有什么异宝。如果非要说是异宝的话,刚刚被莫小川激发的“忠族令”倒算是一件,可惜的是,也只有苍炎族才可以用啊。就算是给了关怀忠,他也只能干看着。

    最重要的问题是,“忠族令”莫小川刚刚激发,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关怀忠又是如何知道?仇长正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从仇家众人身上一一闪过。

    仇家众人被仇长正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家太上长老这一眼的意思是什么?

    “唉!”这时,莫小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莫小川身上。

    “我说你们累不累?一言不合,挥拳相向就是了,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说这么多。你们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了,我都快被你们折磨的睡着了。”莫小川站起来长了长身,懒洋洋地说道。

    “你就是那个魔族的主人吧。你可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着仇家的生死存亡。这个责任你觉得你能担得起吗?”关怀忠漠然地看向莫小川,森然地说道。

    “滚你大爷的,老子来这里不是惯着你的,你算是什么东西。卜巴尔就是老子的追随者,你还想怎么地,没有不好好的在家睡女人,跑这里来秀存在感。什么玩意。”莫小川不耐烦的说着,挥了挥手,像是赶一只惹人厌苍蝇一般,随手朝关怀忠拂去。

    天机困龙缚。

    莫小川直接就禁锢了关怀忠。然后一个大大的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关怀忠的脸上,就像是关怀忠伸着脸在哪儿等着这一巴掌一样。

    单单就是这一巴掌,就将关怀忠,扇的凌空飞起,直接甩出了会客厅,然后余犹未尽一般,跨过了仇家大院。

    最后,“噗通”一声,重重砸落在仇家大院的门口。

    把隐藏在仇家大院外面的云梦卫给吓的一哆嗦。

    怎么回事,里面没有看到信号啊,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镇守说了,出来一个绑一个,看来,这是被镇守丢出来给兄弟们绑的。

    众云梦卫正要一拥而上,将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家伙给绑起来。却突然发现,这人的衣服怎么这么面熟,好像是镇守出门的时候,穿的衣服,难道仇家还有与镇守撞衫的。把人翻过来,再仔细一看,哎哟尼玛,这不就是镇守吗?

    镇守被仇家的人丢出来了。

    真的假的?!我修炼少,没什么见识,你可不要骗我,这他妈怎么想是天方夜谈呢?

    可是,镇守却是实实在在的趴在地上呢?而且这个姿势还很不雅观。

    这时,过往的行人也看到了仇府门口的异常,俱都驻足停留下来看热闹。他们不知道,这年头,还有谁会傻到嫌自己活的长了,敢来仇家找麻烦。难道他们不知道云梦镇有两大家族一个镇守府,都不能轻易招惹的存在吗?

    真是倒霉催的。

    等到云梦卫从暗处转到明处,一拥而上的时候,众人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事情,原来这是强强碰撞啊。这下,云梦镇有大势闹看了。于是乎,呼朋唤友,前来围观。

    云梦镇够得点档次的家族几乎是同一时间接到了消息,一时间全都朝着仇家府门口拥来。

    “镇守怎么会突然对仇家动手呢?”其中一个人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自己都还纳闷着呢?”身边的人没好气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是因为,仇家进了一个魔族,镇守是去抓魔族的。看样子,仇家不想交人。所以两边便闹了起来。”另外一人,生怕别人抢了话茬,赶紧接过来,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镇守是痛恨魔族,但是如果是他人的跟随者或者奴仆的话,不是可以拿钱赎的吗?想必仇家不缺这点钱吧。”一个人不相信的说道。

    “那谁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其他的猫腻呢?大家族的事情,又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够弄明白的,好好看你的热闹就是了,怎么那么多的话。”那人见有人置疑自己,不由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家主大人,家主大人,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孟家大院里,还是刚才那个家丁,这一会儿,连滚带爬的,朝着孟元昌的书房跑去,边跑边大声囔囔。

    看样子,刚才管事赏的银钱不少,所以,他得到赏钱就第一时间又到仇家门口守着。争取能得到第一手材料。今个儿家主大人心情那么好,看来自己可以大赚一笔了。

    这家丁还没跑到书房,迎面就碰上了正向会客丁走去的孟元昌。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什么打起来了?没头没尾的?”孟元昌脸色一寒,沉声训斥道。

    那家丁心中一凛,浑身一哆嗦,整个人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孟元昌面前。

    妈的,这次是乐极生悲了,家主治家之严,使得府中每个人都战战兢兢。自己这次是想钱想疯了,得意忘形了。完了,这次不要说赏钱了,只要不受罚就阿咪陀佛了。

    “那个,家主大人,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了,小人说的是,镇守府的人和仇家的人打起来了。”那人声音都快颤成共振了。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把话说完整。打工小子修仙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