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952章 老娘 我错了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要脸?!你们两个来告诉我,什么叫脸?多少钱一斤。你们需要的话,我批发点给你们。脸这东西天天出门带着,太累了。能换点小钱也不错。”罗凯一手攻向朱莉,一手继续将克劳尔摄拿到自己身边。动作连贯优雅,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一时间,倒是让朱莉和克劳尔不知如何招架。

    当罗凯把克劳尔和朱莉两人与米娅,尤杜拉禁锢在一起的时候。米娅面上尽是灰白黯淡的颜色。自己十人出来,如被擒了五对。

    当时,自己等人在西方圣廷的时候,因为六翼圣使的实力,也曾是高傲无比,任何人和物都看不到眼里。而且,她们的实力也让也确实让她们拥有,享受这种特殊权力的资格。那时候,她们甚至以为除了那三四个八翼圣使之外,自己等人已经可以说是无敌于天下了。在与黑暗势力的几次交锋中,她们又大获全胜。所以她们心里已经膨胀了。

    然则,这次为圣子出战,为神王降世第一战的前哨,为神王争取更多的信民的时候,自己等人却如此华丽丽的败了,败的一塌涂地,败的狼狈不堪,败的一发不可收拾。个个成了阶下囚,这让高傲的她们,脑袋一时间竟然转不过弯来。

    败了,米娅面如死灰。可是,她们却死不了,正因为死不了她们才害怕。因为她们有着先天的局限,她们是女人,而且,还是非常漂亮的女人,那种让人一看就想犯罪的漂亮女人。她们不怕死,但是,就怕不能安安然然,清清白白的死。如今,她们就算自我解的能力都没有了。因为,罗凯禁锢了她们的一切动用。除了呼吸,她们就算是吞咽唾沫都办不到。

    莫小川还有三个核心阵法没有破解完。差不多也算是到了尾声了。

    “儿郎们,准备,在我们的队伍里,不准入走任何一个敌人。除非我们死。”

    奇泰清时刻关注着无极岛上空的气机变化,就在无极岛上空天地灵气骤然增多,形成灵气狼烟的时候,奇泰清知道时机将要到了。于是便率部众进入到无极岛正前方的一个无名小岛上,布下了麒麟天翔阵。天上,地下,海中,所有空间都封锁完毕,彻底断绝了无极圣殿门人弟子退路。

    “小的们,你们的刀磨利了吗?”白辰岳振臂高呼。

    “刀磨光光,诛尽魑魅魍魉。”

    “小的们,你们准备好浴血拼杀了吗?”白辰岳凝声说道,

    “儿女情短,英雄气长。大好儿郎,浴血杀场。”

    “小的们,杀场博斗,可是要拿命来拼的,你们想好了吗?想好拿自己的命来换取那无上的荣耀了吗?”白辱岳厉声问道,这一次,白辰岳的喝声之中,带上了一丝精神威压,为的就是试探下玄圣殿门人弟子的心性,为宗门牺牲,为信念死亡的决心。

    “生死无状,残躯何殇?为我玄圣,何惧冥苍。”

    “哈哈……好,你们都是我玄圣殿的大好儿郎,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总要有直面死亡的时候。本君不敢保证一定让你们都活下去。但本君保证,让你们尽可能多的活下去。现在到了检验我们的时候,小的们,白虎金光阵,给我布起来。”白辰岳大手一挥,下达了命令。

    白辰岳所属,玄圣殿门人弟子连忙急而不乱地动了起来,等全部都再次站定的时候,突然间,无极岛西部的天一岛消失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犹如刺猬般,全身闪着标枪长短的亮腾腾的,黄金色的光芒。光芒凝而不散,状若实质,各个部位都闪耀着冰冷的杀机。一时间卷的上空万里之外,云残风盛,空间动荡。

    “嘿嘿……你们要记住了,到时候,我们就让那些无极圣殿的小崽子们知道,碰到铜墙铁壁的我们,该是多么的郁闷,让他们郁闷到死。而,我们则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最后无力攻击,那种郁闷,无奈,绝望,无力等种种负面的关系中死亡。那是何等惬意的一件事情。想打架,首先一定要抗揍,然后找准机会就下个黑手。否则,早夭的人就比较多了。”

    “嘿嘿……”众人听了玄天北的话,全都猥琐地嘿嘿笑了出来。

    任谁也想不到,看起来表面上老实憨厚,善良淳朴的玄天北,竟然会带出这么一帮奇葩的门人弟子来。这一个个都可是扮猪吃老虎,打闷棍,敲黑砖的最佳人选啊。

    这话说出去谁信啊,反正我是不信的。要是换成罗凯或者有熊奇志的话,还可以很有底气的投上一票呢?但换成玄天北,那就算了,钱还是放在自己口袋里比较好,捂热了,也是自己的本温。

    “你们这帮臭小子,我刚才是怎么教育你们的。笑的时候,一定要憨厚,一定要像个孙子似的,这样人家就不会注意你。这样,你就可是在背后捅她刀子了。要知道背后捅刀子,可是很有成就感的。特别是看到敌人临死前,那种瞠目结舌的震惊,不敢置信的表情,那心里啊,就像是六月天喝了冰镇酸梅汤一样畅快。”玄天北还在恬不知耻地传授着经验。众人也听得认真。

    “你们可要记住了,只要是有人看到活人,就给老娘狠狠地打。打到阎王老子也认不出来为止。”朱红衣也在给自己所属部众打气。

    “老娘,如果那站着的是我们的人呢?”一个人大声叫道。

    “这个问题问的好,谁过去教教他,如果站着的是我们的人,我们该怎么办?”朱红衣看着那人,坏笑道。

    “草,不行啊,老娘,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啊。哦,我的菊花……我的弟弟……谁……混蛋,不要扯我裤子。老娘,我真的知道错了。”那人鬼哭狼嚎地大声哭叫着。

    接下来就乒乒乓乓一阵子,然后大家就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老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唉,老娘,你饶了我吧。菊花残,满地伤。我的后面已肿涨……”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