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858章 哀莫大于心死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

    罗凯见到这种情况,不禁鄙夷地看了那些警察一眼。

    不是每个人一掏口袋就会拿武器好不好。

    罗凯把手拿出来,手里从了一个赤金色的证件,然后冲梅明杰亮了亮:“这个你应该认识吧?”

    梅明杰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拿武器就好。虽然从做警察这一行开始,他们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可是,真的面对危及生命的事件时,谁也不敢保证就真的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淡定从容。

    梅明杰见罗凯拿出证件给自己看,稍微犹豫了一下。再想想,从开始,罗凯就一直很随意,根本不像是那种疯狂嗜杀,心理扭曲的人。

    想通之后,梅明杰走上前去。

    “队长,小心有诈。”身后的警察提醒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梅明杰朝后面摆了摆手,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同样没底。

    他身后的警察也同样紧张起来,手中的武器紧了又紧。有些人,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好在,接下来,罗凯并没有任何动作。

    梅明杰接过罗凯手中的证件,赤金的颜色,烫金的国体,庄严的国家徽标显得神圣肃穆。

    梅明杰打开看了下内容,眼神猛地上缩,抬头看向罗凯。特别行动外高级供俸。梅明杰眼神之中有些敬畏和狂热。

    不过,这并没有冲昏了梅明杰的头脑,只是他的语气改变了很多:“对不起,我需要验证一下证件的真伪。还请您稍等一下。”

    罗凯点了点头。

    梅明杰掏出手机,直接当着罗凯的面,找到一个号码拨打出去。接通后,梅明杰把证件编号和罗凯的姓名报了出去。

    不到两分钟时间,梅明杰便挂断了电话,证件是真的。梅明杰双手恭敬地把证件还给了罗凯。这时,他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证件本来就有杀人的权利,而且,可以先斩后奏。更何况罗凯这种身份的人呢?看来,罗凯这是在诛杀叛逆了。

    罗凯接过证件,随手装进了衣兜。

    “首长好。”梅明杰冲罗凯行了个庄严的军礼。

    “你好,等下会有处里的同志来接手,具体事情他们会解决。你们看好现场就可以了,我还有事,要先行离开了。”罗凯回了个军礼,然后说道。

    “谨遵首长指示。”梅明杰朗声答道。

    罗凯点头笑了笑,然后快速离开了。

    “队长,这人是谁啊?”罗凯一走,那些警察便一窝蜂地围了上来,好奇的问道。

    梅明杰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朝天上指了指。

    众人有了释然的表情。

    就连边上几个胆大留下来的,现在也知道,年轻人的身份绝对是高深莫测了。

    梅明杰安排警察封锁了乾安宫,等sx省特别行动处的人来接手。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淡定地站在一棵高大乔木后的中年人,却是浑身一振,看着罗凯离去的背影,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的耳边还响彻着罗凯的声音:“既然入世,就管好自己,不要给自己和宗门惹麻烦。”

    中年人自然知道罗凯的意思。没想到,这灵气淡薄的地球上,竟然还有这种逆天的人才。

    不过也太自以为是了。

    莫小川一方则是和孙兰一起回家。

    孙兰刚刚买的房子已经卖掉了,用来还拓跋宏哲的债。

    至于怎么会欠下拓跋宏哲那么多钱,孙兰没说,莫小川他们也没问。毕竟这是个尴尬的问题。

    “家有些寒酸,让你们见笑了。”站在一个看起来十分破败的小区门口,孙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们几个,还需要说这个吗?”庄晓娴嗔怪地白了孙兰一眼。

    “如果说,我之前的住处还不如你这里的十分之一,你信吗?”莫小川淡淡地笑着说道。

    只有有熊奇志,看向孙兰的眼神之中,有着痛惜。

    这时,莫小川注意到了。嘴角上弯,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这个小区,名字叫做幸福新村。至于住在里面的人幸福不幸福,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幸福新村二十八幢二单元二零四室。

    这是一个效型的房子,里面有两个房间,一个客厅,一厨一卫。

    客厅进门处是一张老旧的四方桌,桌子上蒙了一张塑料桌布,上面还残留着些许菜汤,散落的面条。

    再向里还放着一张行军折叠单人床,床没收起,上面还铺着被褥。然后四周空荡荡的,再没有任何装饰。

    倒是地面上,破碎的碗碟,四散的面条,汤水,还有到处都是的黑黑的咸菜条,使得看起来狼狈不堪。

    孙兴周团坐在单人床的床尾,脸上浮肿,青红相间。鼻筒里的血都漫过嘴唇,流到了颈部,看起来很是凄惨。

    蔡芳大扯着两腿坐在地上,身下就是碗碟碎渣,单薄的衣服根本就不能形成有效的防护,使得碗碟碎渣刺入了她的肉里,红艳艳的血和白森森的碎片结合在一起,显得分外剌眼。

    孙金手拿着秃了毛的扫帚,一脸愤怒地站在孙兴周的面前。

    “老东西,你老实给我说,那个赔钱货留下来的钱你放哪里了?”孙金说着,手里的秃毛扫帚,一下子抽在了孙兴周的鼻梁上。

    孙兴周鼻子一酸,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抬手抹了一把,血和泪水混合在一起,给孙兴周涂了个大红脸。

    “赔钱货?!你竟然说你妹妹是赔钱货,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你简直就是个畜生。”孙兴周闻言怒声骂道。

    “我是畜生,你们就是老畜生。别给我扯什么良心不良心,我心要凉了,早就死了。我只想知道,那笔钱你藏哪里了?”孙金反骂着,同时,手里的秃毛扫帚劈头盖脸,没轻没重的就是一顿乱抽。

    “小畜生,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你这种人,早晚都不得好死。”孙兴周抱着头,一边凄厉地哀嚎,一边破口大骂。

    “哈哈,我不得好死,我倒要看看谁不得好死。你们两个老东西,就知道疼女儿,你们疼过我一天吗?生了我不给我钱花,不给我娶媳妇,不给我弄好吃的,你们生我干吗?指望我养你们啊。啊。”孙金狂笑着说道,说完,对孙兴周和蔡芳每个人抽了一下。

    蔡芳两眼浑浊,呆滞,木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哭不护。

    哀莫大于心死,心都死了,那还在意这点疼痛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