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822章 接任老头看伤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咦,杜公子,那三辆车好像是停到了任老头家门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老鼠眼小聚光,率先发现了停在任振庭家门前的三辆车。

    “嗯。”杜宜民也看到了,此时,他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而苟万义则是隐隐有兴奋的表情,好似,这一天,他等好久了一样。

    “草,难道今天出师不利,要无功而返吗?”杜宜民狠狠地骂了一句。

    “公子,发现没有,江e的牌号,这车是外地车,难道杜公子以为,这强龙还能压的过地头蛇不成。这名声如果传出去,可不好听。好像公子望风而逃一样。”苟万义沉吟了片刻,对杜宜民说道。

    “就是,****,在自己的地头,还怕了他们几个外地佬不成。”其他混混也纷纷起哄。

    杜宜民看着众混混,知道如果这次自己不能雄起,以后在这帮混混里面,威信肯定会直线下降。于是,咬了咬牙,狠心道:“去,干了。我看几个外地人能有什么能耐?”

    杜宜民说完,打开车门率先走了下去。

    然后众混混也陆续下了车,左摇右晃地跟在了杜宜民身后,各自的痞性显露无疑。在他们的意识里面,只要跟在杜宜民身后,就可以百无禁忌。

    任魏庄的人看到杜宜民带着一帮混混前来,自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而且,任朝云可是被他们打死的,这对众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全部都是面含怒色,双眼喷火,恨不得上去狠狠把杜宜民打上一顿。

    杜宜民不屑地看着周围的人,在豹子和老鼠两人的开路下,耀武扬威地朝着任振庭的小院走去。

    田雨本来在关注着莫小川,他发现莫小川这孩子很神奇,那么远的距离,这一步一叩首的,就算是再强壮的男人,能坚持到现在,也定然是头破血流,身虚体弱。然则,莫小川却依然是精神奕奕,丝毫不见疲态。

    而田雨对跟在莫小川身后的姬凤妍,罗凯等人也同样很感兴趣。

    这时,一个年轻人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冲田雨大呼小叫道:“爷爷,不好了。杜宜民又带人来了,不知道要搞什么鬼。”

    “什么?杜宜民又来了。这人都死了,他到底还想怎么样?”田雨心里也没底。但毕竟是人老经历多,只是瞬间田雨就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扯着嗓子嚎了起来:“任魏庄的年轻人都把家伙拿起来,来灵堂。”

    田雨说完风一般地冲进了灵堂:“振军,振河,建设杜家民那杂碎又来,这次,只怕来者不善,你们准备拼命吧。”

    田雨自己甚至都不敢相信,他还有劝人拼命的一天。

    “什么?!”任建设听了,忽地一下子站起来,随手捡起收拾棺材时用的斧头,大骂着冲了出去。

    任振军等人变了变脸色,也跟了出去。

    任振军走到任朝云身边的时候,看了任朝云一眼,低声说道:“爹,本来想让您先入土为安,晚几天,振军再去陪您。可是,有人等不及啊。爹,您慢走两步,振军一会就追您过去。”

    莫小川浑身一震,抬头看向灵床位置的任振军,眼底深处,如一泫秋水,深不可测。

    九千九百九十七,还差三步,莫小川就到达灵前,可以凝聚魂魄的地方。

    接着,莫小川又前行了一步。九千九百九十八。

    “哈哈,任振军,你们这是干吗?这么急着把任老头往地里送啊。你可知道,要是任老头没死的话,你的罪过就大了,活埋亲生父亲,在咱这雁岭乡,你也可以流芳百世了。”杜宜民大笑着带人进入了任振庭的小院。

    “杜宜民,你个王八蛋,老子劈了你。”任建设手挥舞着斧头,冲杜宜民冲了过来。

    “你他娘的是什么玩意,也敢和杜公子叫板。”铁塔般的大象,闷声喝道,随即挡在了杜宜民的身边。蒲扇般的大手朝着任建设的手腕抓去。

    莫小川好像事关已一般,接着前行了一步,九千九百九十九。

    任建设手腕向左移动了几分,擦着大象的手指尖滑了过去。

    “大象,你们只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剩下的交给豹子和老鼠他们。”杜宜民提醒大象道。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任魏庄的年轻人,手抓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围了过来。虽然他知道,慑于他老爸威严,这些人不会把他怎么样。可是,谁要是真的擦枪走火了呢?自己岂不是要受无妄之灾。

    “好的,豹子,公子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野猪,我们两个冲过去。”大象说完,身子一侧,丢下任建设,朝着一边,左撞右突的朝灵堂冲去。野猪则配合着他朝着另外一边冲去。

    大象和野猪两人都是凶蛮之人,而且块头极大,每个人都有近三百余斤的体重。他们两个加速一冲,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拦的住。

    大象和野猪两人冲过去之后,豹子和老鼠两人迅速取代了大象和老鼠的位置,其他同来的十几名混混也背靠背把杜宜民围在了中间。同时抵挡涌过来的任魏庄人。

    大象和野猪两人的冲撞,使得守在灵堂之前的几个年纪较大一点长辈,都跌跌撞撞地倒在了地上。而大象竟然完全不管不顾地上的人,粗壮的大脚直接就要踩着这些人的身体冲进灵堂。

    以大象体重,加上他的脚下落时的重力加速度,那位落在他脚下的老者,就算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而大象的面前,就是灵堂。

    杜宜民嘴角一撇,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只要大象和野猪能冲进去,这事就成了一半。

    “任魏庄的人听着,本公子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昨天不是说任老头是本公子打的吗?所以,今天,本公子就是专门来接任老头看伤的。也省得你们这些无知小民胡传本公子仗势欺人。”

    “放屁,人都死了,这都准备下葬了,还看屁的伤。”

    “就是,人都被你们打死了,现在又来假惺惺的,真当我们任魏庄的人傻啊。”

    “妈的,今天,这帮杂碎要是敢动朝云爷,老子就跟他们拼了。”

    任魏庄的人纷纷怒骂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