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819章 一步一叩首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那个,你们能不能不要称呼我们为师祖和师祖母啊。听起来挺别扭的,还没有叔叔阿姨听着顺耳。”任素梅怯怯地说道。

    “师祖母,这个可不行。我们是师父的磕头弟子,门规有令,不能越礼。”依飞雪冰雪聪明,知道任素梅的顾虑。于是上前,亲蜜地挽起她的胳膊说道。

    “对,师祖母,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去任魏庄。”赤虎也恭敬地说道。

    “好好。”任素梅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却说,赤虎他们开车带上任素梅莫红军他们,各自把一个警报安在车顶。拉响警报,风驰叫闪地朝着任魏庄赶去。

    雁岭乡,一个废弃的工厂大院内,杜宜民和苟万义两人带着十几个气势汹汹的汉子,在一辆面包车的外面,头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面包车已老旧破败,上面的银漆都是斑驳一片。而且,面包车的前后车牌都被摘下。

    “豹子和老鼠两人切记,一定要带人把起哄闹事的人拦住,只要我们的车跑出来,一切都会在本公子的掌握之中。好好做,这件事完了,本公子不会亏待你们的。但是如果谁不听话,给我搞砸了,别怪本公子送你进去吃一辈子的牢饭。”杜宜民冷森森地说道。

    “放心吧,公子,无论如何我们都会顶住借机闹事的人。给大象和野猪两个人制造机会。”豹子和老鼠听了杜宜民的话,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杜公子放心,只要不被人围个三五层,就凭我和野猪两个人足以胜任这份工作了。”大象抖动着他壮硕的身躯,大声说道。

    “好,成败在此一举。事成之后,酒大碗喝,肉大块吃,妞随便泡。”最后,杜宜民鼓动士气道。

    “杜公子请好吧。”豹子等人哄然答道。

    “那就好,我们出发吧。”说完,杜宜民率先打开面包车的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老鼠也随之上车,把车子发动。等所有人都上车后,老鼠一脚油门,面包车后头“突突”地冒着黑烟,一溜烟地驶出了废弃工厂,一拐弯,上了大路,方向赫然是任魏庄。

    莫小川速度提到了极致,瞬息之间,便到了任魏庄上空。庞大的神识一下子把整个任魏庄给笼罩在内。

    任振庭的院子被布置成了灵堂。

    左门飘摇招魂幡,招魂幡上挂纸钱。金童玉女座前立,孝子贤孙声凄然。

    悲痛的意识和愤恨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小院。

    正房的正堂位置放着一张灵床,任朝云仰面躺着,面色死灰一片,人也已经穿上了寿衣,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火纸。

    任建设身披麻衣,头带孝带,斜斜地倚在正堂的墙上,眼睛一眨不眨,看不到一点灵光,木然而呆滞。

    其他任家子孙或掩面痛哭,或焚烧纸钱,或絮絮叨叨说着任老头生前的点点滴滴。唯有小女儿任素芹哭天抢地,悲痛欲绝。她的几个嫂子没有一个能劝下的。

    任素芹家中排行最小,与任振庭都相差了七八岁。而且,在任素芹四岁的时候,母亲就已经亡故。当年,因为这几个孩子,任朝云也没有再娶妻,全心全意投入到这几个孩子身上。任素芹和她上面的几个哥哥姐姐,全是由任朝云一把拉扯大的。

    因为任素芹年龄最小,所以,也最得任朝云爱护。等哥姐都成了家,任素芹自己还陪着任朝云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父女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比任何人都深厚。

    而且,当时,莫小川在任魏庄的时候,也基本上都全部是这位小姨在照看。所以说,在莫小川的眼里,这位小姨和他自己的母亲一样重要。

    神识中看到任素芹伤悲乱神,莫小川心中杀意再次激荡。

    这时,小院内产生了一股骚乱。接着,知礼田雨便过来叫任振军。

    跪在灵床边的任振军双眼本是微闭,脸上无半点表情。听到小院里惊呼噪杂的声音之后,两眼忽地睁开,一声不吭地站起来,朝灵堂外走去。

    “田雨叔,发生什么事情了?”任振军沉声问道。

    “新镇的大外甥到了庄头,从庄子外面一步一叩首,朝着这里跪拜过来。你是不是去看一下。”田雨说道。

    “哦,这孩子还知道感恩,这几年,能赚钱了,也没少孝敬了老人,这会有这份心,爹当年没白疼他。”任振军点了点头,然后又接着说道:“我去肯定没用处,我让素芹去吧。我们兄妹里面,素芹最疼小川,小川也和素芹最亲。刚好,也让素芹分分心。她哭的太久了。”

    “也好。那就让素芹快去吧。这么远的路,这孩子要是磕过来,还不得磕出个好歹来啊。”田雨心疼的说道。

    “小川从庄头磕头磕进来了,谁都说不了,你管不?”任振军走到任素芹身边,附在她耳朵上说道。

    任素芹哭声嘎然而止,泪眼婆娑地看了任振军一眼。

    “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总得还得活下去。都别糟践自己,哥没本事,才让你们受这委屈。唉,别哭了,去看看小川吧。”任振军拍了拍任素芹的肩膀,又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就在任振军与任素芹错身而过时,任素芹哽咽着说了一句话:“我这一哭可是哭的两个人。你是我们的大哥,我们那个不懂你。”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本来认为自己不会再流泪的任振军,一下子泪流成河。

    任素芹的一句,简简单单的“我这一哭可是哭的两个人。”真的是懂得了任振军的内心。

    任素芹没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出了灵堂。

    莫小川表情悲凄,泪水肆意地流在脸上,跪行于地,全身真元收敛,一步一叩首。完全不顾地上的砖石瓦砾,以莫小川如今凝脂圆满的身体强度,所过之处,砖石瓦砾皆碎,被祖祖辈辈踩的坚实的黄土路上,一个一个凹陷整齐地排列着。

    因为任朝云在世时,为人很好,积累下不少的人缘。所以,今天前来吊唁的人非常之多。此刻,在莫小川的两侧,就围满了前来吊唁的人,而莫小川的前方,却是空无一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