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749章 到达王固县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莫小川双眼炯炯,目光定慧,看着外面的那方土地。

    这个让他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熟悉,是因为在外面,曹州这个地方是他经常与人提起的。那个时候,他的标签就是曹州人。

    陌生,是因为,曹州这个他的家乡,却是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到过的地方。

    车子并没有在曹州市停留,而是转了高速直接开往了王固县。

    虽然莫小川没有在曹州市停留,但是他的名字却留了下来。

    因为,有一个人在曹州市的书记邹和正的耳边念叨他很久了,念叨的邹和正耳朵都起老茧了。

    “我说鹤祥,我的曹兄啊,你能不能让我的耳根子清静一会儿。莫小川这个名字,你至少在我耳边提了不下五十次了。”邹和正无辜地看着曹鹤祥,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五十次了吗?很多吗?”曹鹤祥呆了一下,然后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草。”邹和正忍不住爆了粗口,爆完粗口后,他幡然醒悟,小心地看了看四周。才想起,这是自己的办公室,除了曹鹤祥再没有其他人了,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邹和正再次看向曹鹤祥,两眼都带着杀人的意味:“五十次?很多吗?大哥,你才刚刚来了几分钟啊?你告诉我,几分钟?”

    邹和正的声音近乎咆哮,也幸好他的办公室隔音好,否则,还不知道外面又会传些什么东西呢?

    “哦,大概应该可能有三分钟吧?”曹鹤祥不是很确定地说道。

    “三分钟,五十次,老曹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样的频率?莫小川这个人究竟给你灌了什么**汤了,值得你这么卖力地为他推销。”邹和正悲愤地说道。

    “唉,老邹啊,我也是看我们关系好,才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你。怎么就不能引起你的重视呢?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还会害你不成。”曹鹤祥正色说道。

    “得了吧,我看你是彻底被他给洗脑了。我也不给你辩论了。我服了行吧?我去,你小子一来,就把我堵这儿了,你就不能客气一点,看看时间,你这是在透支我的生命啊?”

    “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从南山到曹州,要坐多长时间的车?你小子精神头和气血还是那么好?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有什么养生的法宝啊?”邹和正好奇地看着曹鹤祥问道。

    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大,曹鹤祥都长途跋涉那么长时间,看起来应该疲惫不堪,一脸劳累。而他看起来就像是没事人一样。

    可是他自己也不过是在办公室坐了一上午,让后到下面的县城调研了一下,怎么就感觉到这么劳累呢?

    “算了,还是别说了,我如果说了的话,你又要埋怨我了。”曹鹤祥看着邹和正,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去,好你个曹鹤祥,每当关键时刻你小子就掉链子。还说是什么好兄弟。”邹和正冲曹鹤祥翻了个白眼。

    “我说的是真的,因为这个和莫小川有关。”曹鹤祥说道。

    “得了吧,我不听了。”邹和正赶紧摇头。

    “对了,你都几年没有回过家了,今年回来的这么突然,难道是良心发现。想过来看看我。”邹和正好像想起来了什么,问道。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曹鹤祥问道。

    “废话,当然是听真话。”邹和正不耐烦地瞪了曹鹤祥一眼。

    “一是为了莫小川,二是为了你。好好的一尊大佛,你可要抓紧了。”曹鹤祥趁机说道。

    “我去,端茶,送客。”邹和正真的暴走了。

    二月十一日晚上十点钟,莫小川等人进入了王固县城地界。

    本来准备回家的莫小川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然后对赤虎说道:“巫强前行左拐,先去王固县城。”

    “是,首长。”巫强应着,在前方的高速出口拐了下去。

    “天晚了,这么冷的天,还打扰阿姨和叔叔确实不太恰当。”姬凤妍说道。

    “不错,刚好,我弟弟和妹妹都在王固县一家工厂做工,所以我先去看看他们。明天一早,一起回新城吧。”莫小川想起自己的弟弟妹妹,嘴角带着醉人的微笑。

    “看小川的样子,就知道,和弟弟妹妹关系应该很不错吧。”姬凤妍说道。

    “嗯,家里穷,小的时候,爹娘在外面做工,所以,三个小家伙都是我照看的。那个时候,我自己也不过七八岁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弟弟妹妹都和我很亲。巫强,前方右转。”莫小川边和姬凤妍等人讲着他小时候的故事,便给巫强指点着路。

    “不是吧,你七八岁的时候,就会帮爸妈照看弟弟妹妹了?”姬凤妍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莫小川。

    虽然莫小川异于常人,但那个年龄,在还没有觉醒体内血脉传承的时候,也不过比正常人显得早熟一些罢了。但是七八岁的孝子还要带着三个四到五岁的孩子,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是生活逼的。那个时候,我们常做的事情就是,早晨早起,去集市上捡别人扳掉的菜叶子,那些在我的记忆里,也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美味。”

    “白天带着弟弟妹妹玩成了小泥猴,傍晚的时候,带着他们去地里做工的爹娘。可是我们年龄都很小,根本就走不了那么远的地方。所以,往往在半路的时候就睡着了。”

    “那个时候,娘叫醒我们时,我迷迷糊糊地许多次看到过娘抹泪。直到长大了,才明白,那个时候娘的心酸和无奈。我们兄妹四人成长至今,爹娘付出实在是太多了。”

    饶是莫小川如今的心境,想起那些日子,眼中也不禁泪汪汪的,心酸凄楚,不堪言语。

    姬凤妍几女,除了冯小溪,看莫小川日常生活的细节,知道莫小川家境不好。但没想到,莫小川的家境竟然不好到这种地步。

    在莫小川幽幽道来的时候,几女也是泪满双颊。

    车终于到了目的地,王固县富民塑胶制造厂。

    厂门口昏黄的路灯下,几个人正在拉扯着一名女孩子。而那名女孩子拼命地向外挣扎着,哭泣着,嘶喊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