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622章识时务者为俊杰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嗨,黄皮猪,听到没有,说你呢?”桑德拉见那人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又骂道。

    那人看了看桑德拉,然后仔仔细细地把手头的实验器具擦拭干净,放好。这才以缓慢的步子,走到桑德拉面前。

    “妈的,若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老子才懒得救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桑德拉骂着,一脚把那人踹出老远。

    那人踉踉跄跄向前冲了三四米远距离,才一下子扑倒在地上。那人站起身来,很是仔细认真的拍打拍打身上的尘土。然后怨恨而又不屑地看着桑德拉:“你们这些人,早晚不得好死。报应迟早会临到你们头上。等着吧。”

    “放心吧,黄皮猪,老子可不信你们华国那一套。什么狗p的因果报应,老子只相信拳头。现在老子拳头比你大。就有资格把你当畜生看待。就算是以后老子死,也绝对会死在你后面。因为,在老子死之前,会把这黄皮猪先一枪崩了。”桑德拉轻蔑地看着那人说道,丝毫不把那人的那人的诅咒怨恨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些诅咒不过是弱者,发泄内心愤懑不平的一种方式罢了,发泄过后,还不是像面团一样,任他捏扁揉圆。

    其实如此单凭口舌之厉的发泄,还不若堂而皇之地站出来反抗一番,哪怕最终因此而失去了性命,至少能表现出一个人的尊严和气节。

    “你们以为我们这些人很怕死吗?如果不是你们,无耻到用我们的家人来威胁我们,我们又有几个是怕死的。这也就是你们自诩世界警察的米国,自诩人权高于一切的米国,才能做出来的龌龊事。”这几句话,被那人说的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同时,语气中又带有着无奈和哀伤,以及对亲人的牵挂担忧和愧疚。

    “切,那又如何?”桑德拉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其实,要说你们华国人,永远都是这副臭脾气。你们华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吗?你们怎么就学不会呢?你看人家委奴过几位专家,人家才叫真正的识时务,知道要效忠米国,为了了掉心中的牵挂,老婆女儿都献给了我们强大的基因战士,只可惜,亚洲女人不经玩,三两下就弄死了。不过,她们的身子比米国女人娇小细腻的多。让人有点回味无穷。你看,这不就是差距吗?你看看人家魄力和心胸,要是你们能有人家一半的表现,还至于受那么多罪,吃那么多的苦头吗?”桑德拉说道。

    “不要拿我和那些没有人性,骨髓里都带着奴性的畜牲相比。”见桑德拉竟然拿他和委奴国的几个畜牲相比,情绪有些激动。

    “好好,不相比,你比人家高贵,还不一样在这里给米国当狗。”桑德拉说着上前几步,伸手一把扯过那人的耳朵,狠狠向前拖去。

    那人耳根都被扯裂了,整个人被大力带着,狼狈不堪地,歪歪斜斜,步履凌乱的跟在桑德拉的后面。因为裂口太大,鲜血顺着那人的脸颊流了下来,把他纯白色的实验服染成了鲜艳的红色,也染红了桑德拉的手。

    这是个华国人,有熊奇志眼神冰冷,徐红绫也是浑身颤抖。有熊奇志跨前一步,凌厉的气势已升腾而起。

    徐红绫则是一把拉住了他,示意了下周围。这个时候,约翰津特军事研究院所有的基因战士,除了墨菲带走的一半,还有一半的人在这里。而且,他们手里都拿着特制的针对修者的热武器。有熊奇志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的话,非但救不了那个华国人,还有可能被困死在这里。而且,徐红绫可不相信,约翰津特军事研究院,米国比盛宫更重要的地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米国方面会没任何表示。说不得,说不得,米国的机动部队已经在来约翰津特的路上了。如果他们一旦被拖在这里,那么想要脱困,就难了。米国要是不顾代价使用大威力热武器进行范围打击的话,就算他们有隐身符,也避免不了陨落的危险。

    他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合适的机会。既能救人,也能自救。

    在约翰津特军事研究院中心位置,有一个小型广场。桑德拉扯着那人的耳朵,一直来到广场的边缘位置,然后用力向前一送,那人的耳根有裂开了几分。接着,桑德拉又朝着他的p股狠狠踹了一脚。把那人“普通”一声踹倒在地上。

    然后,桑德拉环视了一周,“重炮班留下,四周布防。激光s手外围防御。小当量导弹四角架好,有任何风吹草动,允许你们进行强火力打击。任何问题,我来负责。还有,你们四个留下看住他,不要让他到处跑,他现在还不能死,他的研究关系到我们基因战士还能不能更进一步。你们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将军。”四名被点到名字的基因站士,立正敬礼道。

    之后,桑德拉又对广场周围进行了布置,所有的重武器都是专门针对修者的。有熊奇志甚至感应到,以他如今的修为和r身强度,就算是对上了,也有毙命的危险。

    桑德拉安排好之后,便带着一部分人又去找其他专家去了。

    被留下的四名基因战士,苦着一张脸,怨恨地看着那人。刚才,有熊奇志和徐红绫从资料室冲出来杀人时,他们正好在旁边,根本就看不到敌人,只见自己的战友像是割麦子似的,倒了一茬又一茬。什么时候都是,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这种看不到敌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生命的压抑感,已经让他们吓破了胆。

    “******,都是你,肮脏的黄皮肤猪猡,否则,老子早就跟着大部队走了,还用在这里担惊受怕吗?”四名基因战士一边骂着,一边对那人拳打脚踢。

    那人也不叫痛,也不求饶,只是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要害位置,蜷缩成一团。任由那四名基因战士对他打骂。

    恭喜书友

    保龄球

    心若向阳,无谓悲伤

    两位大大成为本书的执事。对于大大们的支持,渔夫深表感谢,两位大大万福金安。

    今天外面施工,把网线给弄断了。用手机码字,很慢。

    渔夫还在坚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