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544章 有钱都买不到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丁海后背紧靠着墙壁。沐忆性感的红唇之中,呼出的气息,肆无忌惮地轻抚着他的脸庞,如兰如麝,煞是好闻。

    “沐小姐,对不起,我错了。你能不能先退一步说话?”丁海快地说道。他真的怕,沐忆再这样下去,他自己会窒息掉。

    “算你识相,这次就饶了你了。”沐忆像是打胜仗的大公鸡,露出了骄傲的姿态。

    沐忆退开后,丁海才长出一口气。缓了缓神,对沐忆说道:“沐小姐,请把龙凤情缘佩还给我吧。”

    “我告诉过你,以后叫我忆或者。”沐忆狠狠地瞪了丁海一眼。然后从领口中把龙凤情缘佩拿出来。这会,她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着龙凤情缘佩。

    不得不说,这龙凤情缘佩,无论从玉质还是雕工上,都深深震憾了这位出身名门,眼光挑剔的大小姐。不得不说,沐忆已经被这块玉佩吸引住了,并深深喜欢上了它。不过想到这是丁海的东西,而且,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龙凤情缘佩。怎么听怎么像是丁海的定情信物似的。沐忆俏脸之上布满了寒霜。

    “哟,龙凤情缘佩,多有情的名字啊,哪位相好送的。该不会是背着我私订终身了吧。带出来让我替你长长眼。看看是什么样的姑娘,竟然让我们平日里以工作为重的丁大警官竟然在站岗期间都念念不忘。”沐忆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浓得的酸味。

    “你可别瞎说。这是一位长刚刚送我的,我那有私订终身啊。”丁海听沐忆这样说,心里紧张的不行,慌乱地朝天纵物流集散中心内部看了一眼。打趣他不要紧,但这事可牵扯到里面那位长的,如果那位长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迁怒于沐忆。

    听丁海这么一说,沐忆心里竟然有了莫名的喜悦。不过嘴上还是不信不饶地说道:“你说是就是啊,谁知道呢?”

    “我赌咒誓,这真的是长送我的。就是刚刚送的。”丁海连忙说道。

    “长为什么要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你知道这块玉佩的价值吗?如果真的是我猜测的那样的话,这东西根本就是钱都买不到的。”沐忆说着,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情。

    那时,她还年轻,正处于叛逆的时期。一次出外飙车时候,她的车撞向了路边的山崖,车报废了,她只是受了些惊吓,人却安然无恙。那时,她清楚地记的,当她的车撞向山崖时,她身上带的那块在她十八岁成人礼时,她的父亲沐飞光送她的那块玉符蓦然暴出一阵柔和的白光,正是那白光将她保护在里面,使她逃过了必死之劫。不过事后那玉符便碎了。

    回家她把这件奇事讲给她的父亲沐飞光听。没想到沐飞光听了也是震惊不已,嘴里一直念叨着:“原来他说的是真的,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因为那玉符是当时沐飞光一时恻隐之心,救助一对年迈的夫妻。后来,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返家认亲,知道了沐飞光对父母的照顾,便送了沐飞光一枚保命玉符,并告诉沐飞光,随身佩戴,百病不生,关键时刻,可救性命。沐飞光不好拂了人的面子,当着那夫妻儿子的面将玉符带在身上。事后竟然忘了拿下来,当天晚上,却事无前例的休息的前所未有的好,第二天起床精力充沛的很。

    这是之后从来都没有过的现象。沐飞光便怀疑是玉符的原因,经过几天的试验,沐飞光终于确认了玉符的神奇之处,所以自那以后,那玉符便再没有离过身。长期佩戴玉符,沐飞光身上的一些小毛病,旧疾便慢慢好转起来。而且,头脑也越来越敏捷,接连做了几次漂亮的投资,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这才有了后来的响彻江南的沐氏集团。

    沐飞光只有沐忆这一个女儿,所以在她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沐飞光便郑重地将玉符送给了沐忆,并再三告诫沐忆一定要随身佩戴,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得摘下来。也不知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叛逆的沐忆竟然顺从地听了沐飞光的话,从而捡回一条性命,事后想想都有些心悸。这也让沐忆以后改变了很大,学飞更加努力,对家里的生意也开始学着打理起来。

    沐飞光再想找那对夫妻的儿子求购一块同样的玉符,可是人却再也找不到了。

    刚才,龙凤情缘佩在掉落在岗台上的时候,所散的那点微弱的白光,虽然一闪而逝,还是让沐忆捕捉到了。所以,沐忆才敢说,这玉佩有钱也买不到。可不是吧,就像现在的沐氏集团,少说也有几百亿的资产,可是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神奇的玉符玉佩之类的东西。

    “不会吧,这个社会上,还有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丁海不敢相信。

    “如果在然急关头,这东西可以救命呢?这可是等于你有两条命可活,你想想,这东西的贵重不贵重?”沐忆认真的说道。

    “长这样说,怎么你也这样说啊?真的有那么玄乎吗?我可不相信这些。”丁海笑着说道。

    “什么?送你龙凤情缘佩的长也是这样说的?”沐忆心紧紧提了起来,紧盯着丁海,急切地问道。

    “虽然长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但大体也是这个意思。他说可保人身康体健,遇难呈祥。”丁海搔了骚头说道。

    “长真的是这样说的?”沐忆不敢相信地又确认一边。

    “原话就是这样。”丁海无奈地说道,这有很大关系吗?他不知道沐忆为什么会对这些感兴趣。

    “好。”沐忆说道。眼神一凝,随即猛地把手中的龙凤佩朝着坚硬的岗台砸去。

    “你干什么啊?!”丁海看沐忆像疯子一样的卖力把长送他的龙凤情缘佩砸在岗台上,急忙大声喝斥道。

    一个星期马上就过去了,票票还少的可怜,现在有票票的兄弟姐妹们,支持一下吧,渔夫拜谢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