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543章 龙凤情缘佩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莫小川挂断了玉正奇的电话之后,又分别给米国异能协会的罗宾以及佛源国巴布尔联系了一下,让他们配合后续计划。

    苏城唯镇,东南方向,一片荒芜的土地。上面的枯草有一人高深。枯草之间,有一片废弃的建筑。建筑门口的石碑上,刻写着天纵物流集散中心,华国商建一队承建。

    这本是一名云典国商人投资建立的大型物流集散中心,建好好用以租赁。可谁知,工程进行到一半,这名云典商人家中便生了巨变,所以,后续投资资金也跟不上。所以便搁浅下来。

    这次莫小川布置的净化法阵就选择在这个地方。

    莫小川赶到废弃的天纵物流集散中心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

    在废弃天纵物流中心周围有着一队武警战士在执行看管任务。同时,也有十几名江南省特别行动处的同志在现场应付处理一些突事件。

    “长好。”门口值班的武警战士见到莫小川,立正敬礼。

    “你好,辛苦了。”莫小川淡淡地笑着说道。

    “不辛苦,为华国人民站岗,是我们应该做的。”那武警战士回答的铿锵有力。

    “你很不错。”莫小川认真地看了看那名武警战士,现那武警战士印堂明亮,隐隐有紫气环绕,天官格饱满充实,婚姻宫红鸾星舞。莫小川笑了笑,对那名武警战士说道:“看你近来会有好事临门,事业婚姻,双重大喜。一定要好好把握,以后的路将一片坦荡。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你出自于人民,致力于人民。”

    “长的教诲,丁海铭记在心。”丁海其实也不知道莫小川是干什么的。昨天,莫小川业布置净化阵法的时候,丁海看到特别行动处的人对莫小川都很尊敬。而且也都称呼他为长。只是有几位年纪稍大点的称呼莫小川供俸。他便知道莫小川的身份不简单。虽然他不知道,莫小川说的事业婚姻双重大喜是什么意思?但莫小川的教诲他倒是真的会记在心间。因为,他是一个农家小子,深知农民的不易。也深知农民对他们的期望。

    “这是我预先送你的贺礼吧。”莫小川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玉佩。玉佩雕功精湛,玉色纯而不杂。左龙右凤,两相环绕。看上去便是价格不菲。

    “长,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丁海一愣,连忙局促地推辞。

    “如果能造福一方百姓,区区一块玉佩又有何贵重之处。这龙凤情缘佩中间有一暗扣,打开则分为龙佩和凤佩,龙佩你自己佩戴,凤佩给你的伴侣。可保你们身康体健,遇难呈祥。”莫小川说着,把玉佩放在丁海手中,便走进了天纵物流集散中心。

    丁海手里拿着玉佩,怔怔地站在岗台上,他不明白莫小川为什么会给他说一些奇奇怪怪地话。他知道莫小川是大人物,可能是大人物说话都是这样吧。

    这时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丁海的身前,丁海却浑然不觉。

    “哟,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保时捷跑车停下后,从中下来一位约有二十四五岁的女子,女子五官精致,眉目如画,一身装扮大方而不张扬,很有一种亲和感。

    女子下车后,看到丁海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目光没有焦距,像是想什么想的入神了。于是便打趣道。

    “啊。”丁海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还在执行任务,却被人不知不觉的靠近,羞愧的同时,下意识就抓紧枪枝。但他却忘了手中还有一枚玉佩。慌乱间玉佩从手中掉了下来。“啪”的一声掉在了岗台上。

    “啊。”丁海又是一声惊呼,连忙弯跳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玉佩。

    可是,那女子因为正好站在岗台下面,丁海的面前,所以比丁海更快地将玉佩拣到了手中。这时,她的心里还带着惊奇和疑惑。

    因为,她刚才明明看到,这玉佩掉落在岗台上的时候,周身是闪过一道白光,然后才缓缓落在地上。

    这时,丁海见玉佩被别人抢走,心中大急,连忙抬起头来,看也不看来人,便朝那人手里的玉佩抢去,同时口中暴喝一声:“把玉佩还给我。”

    女子也身手矫健,飞快地躲过了丁海抓过来的手,然后把玉佩一把塞进了自己的领口。然后带着得意笑着对丁海说:“你还拿啊。”

    丁海那管三七二十一还是二十八。当真朝着女子的领口掏去。那女子见丁海的手真的从自己的领口探进去了,脸色变了数下,最终身子还是没躲开。

    就在丁海的手快要触及到女子的肌肤时,突然停了下来。女子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些小失落。

    “沐忆,你怎么来了?”丁海愕然地看着沐忆说道。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人家好心来看你,你就这样对人家的。”沐忆假装委屈地想要哭出来的样子,向前跨了一步。

    沐忆向前一跨步,丁海还没有收回来的手掌便抵住沐忆的胸脯,抢夺龙凤情缘佩呈爪状的手,便直接有一半从沐忆的领口滑了进去。

    丁海感觉到一片滑腻和一半软绵绵的触感。吓的丁海闪电般收回了手。收回手的同进,他感觉有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沐忆只是想在丁海面前撒撒娇,撩拨一下丁海,没想到自己玩了乌龙,真的让丁海把自己二十四年的纯洁给玷污了。沐忆心颤的同时,内心窃喜,嘿嘿,丁海啊丁海,看你这次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向前---”丁海局促地手足无措,眼神飘惚,不敢看沐忆。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不对了。你欺负了人家,还要把责任推到人家头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沐忆上前一步,把丁海逼在墙边上,委屈地说道,眼眶红红的,眼泪在里面打着旋了,像是随时都能掉下来似的。

    求几张票票吧。渔夫拜谢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