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84章 我是谁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苏元正的房间在二楼最角落位置。那个位置在风水学上被称之为阴破位,是不适合住人的。而且据苏永年介绍这个房间本来是一个杂物室,只不过苏元正生病之后,自己要求搬过来住。自己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来了。

    在打开苏元正的房门时,苏永年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咬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黑沉沉的,视线模糊不清,当然,对莫小川来说,一切都无所谓。可能是因为环境影响心境,总之,在进入这样的房间之后,正常人内心都会有一种脊背发凉,毛骨悚然的感觉。

    莫小川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里的东西都收拾的井井有条,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洁净如新。床铺上叠的整整齐齐的棉被,看样子从来都没有用过。房间的地板上,画着一个可怖的,面目狰狞的骼髅头。在骼髅头的中心位置,黑洞洞的鼻子处,盘膝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长发披肩,脸色苍白而清秀。微闭的眼睛并没有因为莫小川等人的闯入而有任何反应。

    苏永年夫妇紧跟在莫小川身后。

    “我告诉过你们,你们不该进来的。”苏元正终于开口说话了。话音里带着幽幽的阴寒之意。

    “不是我们不该进来,而是你不该出来。”莫小川兀自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摇了摇头说道。

    “巫神感召,世有大凶,我等不出世,如何抵御,如何保留人类的薪火传承。凭你们这些蝼蚁般的人类吗?”苏元正声音阴森可怖,且充满了无尽的沧桑,不似他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

    “你不是元正,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缠着我们家元正?”第一次听苏元正如此说话,申易玉激动的一下子跳了出来。右手食指指着苏元正,愤恨地说道。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谁?有多少年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没有人问过我我是谁了。久远的连我自己都记不住了。我被锁在这牢笼之中,无数次的沉眠,无数次的觉醒,我自己扮演了太多的人物角色,多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该是谁。最早我是医巫柳是,后来叛逆,被封印神魂于这地玄牢笼之中,醒来时,是纣王?还是厉王?抑或隋王?是左慈?刘基?还是陈抟?我是谁?”苏元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苏永年和申易玉两人被苏元正语无伦次的话给吓住了。

    虽然之前,苏元正对他们表现出来的是冷淡的话,但至少,还承认自己是他的父母。然而如今,形同路人不说,连苏元正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然而莫小川却非常理解他的这一处境。以前,有些大能身死之后,神魂被封印到一些密地。每隔一段时间,这些被封印的神魂便会逸出一部分,进入天道轮回,如此一世灭亡,因为神魂因果关系,所以逸出部分神魂部分记忆会回归主神魂。如此下去,神魂被封印的时候越长,逸出的能量越多,那么进入天道轮回的机率也就越高。一世一世的记忆也就越发纷乱驳杂起来,于是就会发生苏元正这种情况。

    “不管你是谁,我只希望你能放过我们家元正。”苏永年沉声说道。

    “哈哈---蝼蚁,你在和本尊说话吗?哼,如果不是这小子一直阻挠本尊,本尊早就将你们杀了喂我的孩儿们了。那还有你在本尊面前叽叽歪歪的份。记住,本尊和他做了交易的,否则你以为人马护命蛊这么宝贵的东西,本尊说给你就给你了。”苏元正情绪显得很激动,声音也变的尖锐沙哑。房间内,各个角落之间,开始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一波波如同潮水般的毒虫,朝着中间的骼髅头涌来。

    到了骼髅头中间,毒虫便开始自相残杀起来。每杀死一只,便整个化为渗入到骼髅头的图案之中。然后便通过阵法输送到苏元正的身体内。苏元正像是服用了兴奋剂一样身子急剧抖动起来。

    “爸妈,这位大哥哥,你们快离开这里。他真的会杀死你们的。”一道少年稚嫩青涩的声音从苏元正的嘴里蹦了出来,声音急切而虚弱。

    “元正,元正。”申易玉听到儿子的声音,慌忙跑上去想抱一下苏元正。

    苏永年也有些意动。

    “找死。”沙哑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苏元正猛然睁开了双眼,一道黑芒从他的双眼中疾射而出,直冲申易玉而来。

    莫小川伸手拉过申易玉,同时右手食指轻弹,一道雷光冲着那黑芒撞了上去。轰然一声炸响,雷光和黑芒同进消散在房间之内。

    如果让这黑芒击中申易玉,那么,倾刻之间,申易玉就会化作一滩脓水。

    “哦,原来有高手在此。怪不得底气这么充足。”苏元正惊异地说道。

    “你不能杀他们,否则我们便同归于尽。”苏元正青涩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和我同归于尽,哈哈,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这种仪仗吗?”苍老阴森的声音仰天狂笑。

    “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你信不信?”苏元正青涩的声音带着一丝坚定。

    沉默了一会儿。

    苍老的声音才说道:“好,这次本尊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如果他们自己不识趣那就怪不得本尊了。不要以为找个修者就能奈何得了本尊。如果本尊全盛时期,这种修者一根指头也辗死了。”

    “爸妈,大哥哥,你们快走吧。你们对付不了他的。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苏元正青涩的声音中充满了哀求。

    “元正。”申易玉喊了一声,泪水便如断线的珠子,噼哩叭啦地掉了下来。

    “先生。”苏永年则是一脸期盼地看向了莫小川。

    “呵呵,如果你是全盛时期,我确实该有多远跑多远了,可惜,如今你只是一缕残魂罢了。”莫小川呵呵笑道。刚才的雷法破了苏元正的万毒杀线。这让苏元正心下对莫小川有了顾忌。莫小川自然看的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