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78章 小安村热闹的夜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这次,一向很听话的苏元正有可能真的会叛逆一次,前去恶魔坟。这是苏永年最担心的一点。

    他虽然是入了党,也是国家正府人员,对于鬼神乱力之说,自然应该持有抵制态度。事到如今,他更是坚定他信念的正确性。

    然而,上苍却偏偏给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苏元正果然是去了恶魔坟,而且,还意外地跌进了恶魔坟的内部。这都是苏永年来到恶魔坟的区域时看到的现象。

    当时,苏永年,看到被密集的柳树和荆棘围住的恶魔坟中心区域,原本应该是像绿色的毯子一样平整的地面,突然出现一个蹋陷时,他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当苏永年发疯似的跑到蹋陷边上时,看到约有三米多的蹋陷底部,苏元正正背对着他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苏永年想都没想,便靠着蹋陷边缘滑了下去,把苏元正搂在怀里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苏元正呼息还算平稳,压在心里一个大石头终于放下了。等村子里的其他人到了。丢下一根绳子,苏永年先让村里人把苏元正拉上去。在苏元正被拉上去的空当里,苏永年打量了一下蹋陷的底部。还真的是像一个墓室。至少四壁有人为刻画的痕迹。

    不过,在里面,苏永年并没有看到棺木和陪葬的东西,也没有发现任何与墓葬有关的东西。至于四壁是不是还有其他通道什么的,这不是他苏永年所应该考虑的。只是蹋陷底部阴冷的气息,和那种被人盯着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使得苏永年有种度日如年的煎熬。

    村民把苏元正拉上去后,紧接着便把苏永年也拉了上去。然后一行人便抱起苏元正,急忙回转村子,把苏元正送到医院救治。

    经过救治,苏元正在一场高烧之后,清醒过来。然而清醒过来的苏元正开始变的和苏永年以及申易玉陌生起来。这也使得苏永年一度怀疑现在苏元正不是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在现今社会,借尸还魂只是一种无稽之谈的话,苏永年真的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活着的,不过是别人借用了自己儿子的身体罢了。

    这种情况下晃就是四年过去了。苏元正自那之后,便变的沉默寡言起来,也不和任何人交流,只是把自己关在一间黑漆漆的房间内,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吃一顿饭,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不见有任何变化。而且,有时候精神头还十足。

    不过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已明显的消瘦下来了。而且,精神头也一天不如一天。看样子就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正如同莫小川说的,有稚子将丧之兆。

    这几天,苏永年身心疲惫,一是被苏元正的事情搞的。二是被人马护命蛊整的。

    莫小川听了苏永年的讲述之后,心里已有了猜测,具体对不对还得看到苏元正本人再说。

    正好这时,小安村的村民已把饭菜做好。这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那么多人,屋子里面肯定是坐不下的,而且,安万良家那屋子和院子外面没多大区别。于是,干脆在安万良家里燃起几个火堆,各家把桌子都拿来支上,饭菜上桌,属于小安村的热闹的夜晚来临了。

    莫小川、庄晓娴、安琪儿、安万良、安三和苏永年,温泉等自然是在一个桌子上。至于苗龙苗虎,以及印长瑞和巫强早已和小安村的汉子推杯换盏地喝上了。

    安万良等人第一次与苏永年这种高级官员在一个桌上吃饭,自然是拘谨的很。不过在苏永年放下身段与之谈论一些农家事情后,两人才渐渐放开。桌子上的气氛也慢慢热烈起来。喝到酒酣处,连安三都敢搂着苏永年的肩膀叫起大侄子来。恐怕明天安三醒了酒,要吓的几天心神不宁吧、

    这种吃大锅饭的场面怎么会少的了敬酒。只是莫小川这一桌上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小安村一帮汉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谁也不敢先上来做出头鸟。只到意识在清醒和迷糊之间徘徊的安三大喝一声:“狗子,你个熊日的,难道就不知道出来敬个酒吗?就知道自个在那儿喝。”

    一名看起来略显粗犷的汉子站起来,不就是安杰来小安村时,骂安杰是傻x的汉子吗?本来狗子对莫小川是佩服的不得了,安琪儿是他们小安村的,那莫小川自然也是他们小安村的。所以,莫小川身份如何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受影响。他早就想好好和莫小川喝一碗了。但是碍于苏永年和温泉他们在,他没好意思过来。这次被安三点名。他也是豁出去了。

    于是,拿起个大碗,叫了和他一起的同辈兄弟,抱着一箱酒就杀气腾腾地朝莫小川走了过来。

    莫小川看着走过来的狗子,笑了,这家伙,想给我个下马威呢?

    “苏书记,温书记,尹县长,我先敬你们一杯吧。我干了,您随意。”说着,狗子把满满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比老牛喝水都畅快。

    苏永年三人苦笑着看向莫小川,这般喝酒法,他们又怎么能受的了。这要是一碗下去,他们还不得直接溜桌子下面去啊。

    莫小川说道:“你们随意就行。”

    莫中川虽然说了让他们随意,但是他们还是每个人喝了大口才放下手中的酒碗。

    “小川,你是我们小安村的女婿,也是我们小安村的骄傲。琪儿丫头从小吃过太多苦头,受过太多罪,这次他跟了你,希望你不要让她受委屈,拜托了。这一碗我敬你,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说完狗子很干脆地一仰脖子,一碗酒又下肚了。

    “这点您还请放心,琪儿跟了我,我自然不会让他再受任何委屈,否则,如何对得起男人这两个字。我干了。”莫小川也端起酒碗,满满的一碗酒,同样一饮而尽。豪爽之中尽显洒脱。

    “好!”见莫小川喝酒丝毫不显拖沓,而且在他们面前也没有什么架子,随和的很。所以不只是小安村的汉子,就连小安村的妇女也跟着叫起好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