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53章 姜家湾第一祸害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段远的小院出了门就是姜家湾镇的主路。

    一行九个半大小子大呼小叫的开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地在大街上肆虐,吓的行人尖叫着胡乱躲闪。

    段远等人觉得很是威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妈妈抱着他躲闪的时候,手里的皮球掉在了地上。蹦蹦跳跳地朝着街中心滚去。小男孩挣扎哭闹着双手伸向皮球滚去的方向,想要把自己的皮球召唤过来。

    然而段远的摩托车像是发疯的野牛一样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小孩的妈妈干急眼也没办法,只得哄着小孩,想等段远他们的摩托车过去之后再拣。

    好巧不巧,段远的摩托车正好轧上了皮球。因为摩托车速度太快,再加上,皮球气比较足,段远的摩托车前轮轧上皮球的时候一个弹跳,突然转变了方向,直朝着抱着小孩子的妈妈吓的脸唰地变的惨白惨白的,都不知道躲闪了。

    驾驶摩托车的段远这会也惊慌了,本想狠心从这对母子身上轧过去。但是想想轧过去之后,自己也会撞在路边的墙上,到时候就算不死,也会在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于是,心一横,用力把车把扭正了方向。在这咱急速行驶中的摩托车一改变方向,车后身便一个凶猛的摆尾,堪堪扫着那女人的脚尖转了过去。那女人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孩子哇地一声,哭的更加卖力。这时候段远的摩托车已经一溜烟地跑远了。

    路边的好心人才上前扶起母子两人,劝慰了一番。

    “唉,姜家湾镇第一祸害每次都是这样,根本就不把别人的安危当回事,唉,谁能还我们姜家湾镇一个清静啊。”

    “他爸只有他这一个儿子,太溺爱了。早晚会惹出祸事的。”

    “那有怎么样,人家爸爸是镇长,人家外公是县人大主任,人家舅舅是县公安局局长。在怀远县,谁还能动了这个小霸王,他之前惹的祸事还小吗?光是小姑娘都让他祸害了多少了,你看人家像有事人的样子吗?唉,世道啊。”

    幸好那女人没事,孩子也只是受了些惊吓,原地叫了叫魂就没事了。女人听说刚才开摩托的是段远,等孩子叫了魂,不哭了之后,什么都不顾得做,便急急忙忙走开了。皮球也没敢再去捡。其实她也没打算要,当地风俗,被车轧过,被东西砸着的东西都不能再用了,如果用的话,不吉利。

    安琪儿的家中,莫小川将安万良头皮的瘀血逼在一处,形成了一个血包。然后用一根银针刺破血包,一股黑色的血液,“滋”地一下喷射出来,一下子射到他床头的墙上。安万良头上的血包慢慢小了下去,直至消失不见。这时,黑色血液也不再向外喷射。

    莫小川知道,安万良脑子里的瘀血已经全部都被清除干净了。于是,便分出一丝真元,将血包形成的死皮切掉。然后又分出一缕木灵气,把安万良头顶血包处的创伤恢复完全。

    最后又喂他服下一粒强体丹和一粒祛阴丹。强体丹可以强化安万良的身体各处器官。用以治疗他的哮喘。祛阴丹则是用来治疗安万良的肺炎。祛阴丹是上次莫小川治疗王洁的变异性白血病的时候炼制的。祛阴丹连变异性白血病都能治疗,小小的肺炎还不是大材小用了,给人一种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觉。

    莫小川刚做完这一切,安万良的眼皮便动了动。随即便睁开了眼睛,眼睛明亮慑人,那有半点病恹恹的样子。

    安万良醒过来之后,便看到安琪儿梨花带雨的娇弱怜惜的脸。

    “琪儿,回来了?”安万良说着,伸手摸了摸安琪儿的脸,喃喃地说道。听起来好像还很虚弱一般。

    其实这就是病人的一种心理暗示作用,他知道自己病很重,所以应该是没有太多力气说话的。于是大脑就模拟了一套病人应有的状态,使其在动作和语言中体现出来。

    “爸,你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太好了。吓死琪儿了。”安琪儿抓着安万良的手哽咽着说道。

    “爸没事,爸命硬着呢。爸看不到你结婚生子,爸怎么能放心走呢?”安万良笑着刮了下安琪儿的鼻子。

    “才不呢,琪儿一辈子就陪着爸爸一个人。谁也不嫁。”安琪儿撒娇道。

    “咳,咳。”莫小川尴尬地轻咳了两声。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没回小安村的时候,哭着叫着要给自己生猴子,这回到小安村之后,竟然又变卦了,说谁也不嫁。这是要闹什么鬼,该让我相信哪一个?

    安琪儿听到莫小川的轻咳声,俏脸微红,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抓了个正着,看着安万良,微低着头,颇有些局促不安。

    这时,安万良才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于是转头看向莫小川。

    “琪儿,这位是?”安万良虽然心里有个猜测,但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道。

    “这是,这是,这是我男朋友?”安琪儿声如蚊蚋。

    “扑嗤”安万良看着安琪儿窘迫的模样,不仅笑出声来。

    安琪儿越发不好意思起来,开始运用起了撒娇大法“爸---”

    “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爸爸又怎么能因为这而耽误你的终生呢?你有了男朋友,说明你长大了,爸爸替你高兴啊。”安万良拍着安琪儿肩膀笑着说道,但眼神里带有着一丝的黯淡和失落。或许这是每一个父亲在面对女儿即将离开自己,而投入另一个男人怀抱时,都会有的心态吧。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安万良转过来问莫小川道。

    “安叔叔好,我叫莫小川,您叫我小川好了。”莫小川微微着说。

    “小川,我们家的情况呢?你也看到了,都怪我没本事,从来都没有给琪儿一个幸福的家。琪儿自小就没有母亲。所以,长这么大,她从小都没有感受过一天的母爱。”

    “有一天,小安村来了一个外地逃荒的女人,带着个孩子,孩子比安琪儿大几岁。可能是同样都是单人一人,而且都带着一个孩子,所以我们很聊得来,她可怜我们父女没个女人照料生活,我怜惜她们母子没个男人给她们遮风挡雨。聊的投机了,彼此之间也相互有了好感,于是便商量着两家人搭伙过。虽然日子过的苦点,但总也好过她们母子四处流浪,住无定所,吃了上顿没下顿,要强上一些。”

    “我本以为我们在一起过日子后,能够弥补一下,琪儿缺失的母爱。可是我错了,我发现她对琪儿很不好。为此我们也经常吵架。琪儿随她妈,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一直都很尊敬那女人,因为在琪儿的心里,无论那女人好坏,她总是她的妈妈,让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家庭是完整的。”

    “直到琪儿再大一些,离开村子,到外面去赚钱,我的心像刀绞一般。父亲没本事,还要女儿背井离乡去挣口饭吃。琪儿知道我身体不好,她每个月领了钱都会寄到家里。但往往都被安杰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拿去推霍了。

    近一年,他们母子两人更是拿着琪儿赚回来的钱,租住到镇上去了。安杰更是跟镇上的一批小流氓搅和在一起,坏事做透,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无所不作。至于那个女人也不是好东西,整天里勾三搭四。”

    “琪儿赚的钱都被他们挥霍的干净,只留下这个破烂的家。我对不起琪儿啊。”安万良说的老泪纵横。

    “爸---”安琪儿也一把抱住安万良再次痛哭起来。

    听着安万良的描述,看着安琪儿她们父女抱头痛哭的样子,庄晓娴和冯小溪也同样是感同身受,泪水涟涟。

    安三和众人正在门外等着,当然安万良醒来后,虚弱的絮絮叨叨的声音他们没有听到。但安琪儿这一声痛哭他们倒听了十成十。本来就以为安万良大限就在最近两天。这蓦地一听安琪儿的痛哭声,还以为安万良没挺住,咽了气呢。于是,便拥进了屋子。

    当他们看到抱头痛哭的安万良父女时,才知道自己等人是误会了,为了不打搅两年没见的两父女,安三又让众人都退了出去。

    只不过安三在退出屋门的时候,回过头,深深地看了莫小川一眼。眼神里有些许期待。

    哭过之后,安万良又再次看着莫小川说道:“我别的并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能真心对待琪儿,不要让他受委屈,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好不好?”

    “安叔叔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琪儿受委屈的。我可以向你保证。”莫小川正色说道。

    安万良深深地看着莫小川一眼。莫小川毫不避讳安万良的眼神,他看向安万良的眼神带着真诚和坚定。

    “我相信你。”安万良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安家门口响起了众人的喧哗声,声音中都带着怒火和愤慨。偶尔还夹杂着嚣张的回骂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