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07章 你们不死,逝者难安(说的再多最后只是一场空话大大打赏)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奥里佛闭着眼睛,听着克莱夫的讲述,脑海中想像着以后即将会出现的激动人心的场面,想像着华国人在佛源国的铁蹄下,尽皆伏戮的,尸横遍野的景象。想像着佛源国在华国的广袤的土地上,用华国人的尸骨制作而成的代表着功勋和荣耀的、一座座形态各异的京观。想象着刺刀上挑着华国幼儿弱小的身上,身下着伸出双手想要最后一次拥抱幼儿的母亲。这使得奥里佛灵魂都升华到了九天外。

    就在奥里佛的灵魂在克莱夫的魅惑声音的指引之下,马上就要达到精神愉悦的顶点时,克莱夫的声音却嘎然而止了。奥里佛刚要达到顶峰的情绪,突然就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地卡在了半空中,好悬没有把他给憋死。

    奥里佛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克莱夫,他不知道,是什么会阻止克莱夫停下这如此激情洋溢的表演,要知道,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谁在克莱夫最有兴致的时候打断了他,克莱夫可是会杀人的。

    他看到了克莱夫那双惊惧的眼神,那代表了恐惧的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以及闻到了一股尿骚的味道。哦,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克莱夫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大方得体,彬彬有记而且举止有措,绝对是个标准的绅士。不过,知道他的都明白。克莱夫才十足的恶魔,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心狠手辣的巨枭。

    请不要把克莱夫当面的谦逊和微笑迷惑了你的眼睛,因为下一刻,他就会冲你刺出最痛苦的一刀,这是几近流传于佛源国的一条谚语。这条谚语足以说明克莱夫的为人。可是,能让克莱夫这种,双手都是在鲜血中浸泡出来的,杀人恶魔都惊恐的,又会是什么呢?

    奥里佛顺着克莱夫的眼睛看去。

    哦,天啊,佛祖保佑。谁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广场正中,刚才还在拿着一名少女的无头尸体发泄的杰联卫队成员,此刻正被一个身着普能休闲服饰,长的清秀像小姑娘似的少年人举在半空之中。确切地说是被分成了左右对衬的两部分,每一半都被少年人举在半空中。而那少年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绝对是华国人。

    奥里佛见那少年人冰冷似箭的目光朝他们指挥部看过来,不由的浑身一冷,膀胱也急剧收缩,接着便是一股热流顺着他的裤腿流了下来。同时,菊花也松紧不定,好像随时都能喷涌而出。

    杰联卫队的驻地的广场上也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他们根本想不到,在佛源国,在邦金这片地方,竟然还有人敢主动挑衅他们杰联卫队。所以当他们还在狂欢,还在想着用什么法子折磨这四名少女,以达到发泄他们压抑的情绪。突然,眼前一花,自己那名还在耸动着的队友突然被人毫无征兆拎了起来,抛到半空当中。然后那人又飞身跃起,一把扯住自己队友的双腿。只听“嗤啦”一声像是布帛被撕裂的声音,自己的队员被人扯着双腿从中间给分开了。温热腥臭的鲜血像是下了一场红雨,点点滴滴地洒落在他们身上。

    杰联卫队的所有人都像是被用了定身术,瞬间定格在了那里一样。

    有的人傻张着嘴,瞪大了眼睛,像是在呐喊助兴。有的人烟头从嘴出掉了出来,粘在了嘴唇上,摇摇晃晃地不肯掉落在地上。四名光着身子的杰联卫队队员双手还停留在少女的衣服之上,少女的繁琐的民族服装也被扒下了一半,露出了胸前一大片晶莹的白,软香的嫩。有一名少女双手支在一名灰联队员的大腿上,头扭向了一边嘴使紧地闭合着。而她所看的方向,正是那少年裂敌兵的方向。看着少年熟悉的相貌,亲切的容颜,少女的坚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啊,混蛋,竟然敢杀我们杰联卫队的人,小子你给我死去吧。”这时,那名拿着无头尸身少女的头颅行龌龊事的队员,率先回过神来,看着少年人手中拎着的,已成两片的队员的尸体,眼珠子都红了。嚎叫着将手中少女的头颅当作武器,狠狠地砸向少年人,然后左右看了一下,发现现场除了精赤着身子的人,其他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上手的武器,干脆头一摆,脚一蹬,像头疯牛一样,冲少年人扑了上去。

    “你且少驻,待我莫小川为你报仇之后,再超渡你的英灵。来世再投胎作人,重活一世。”莫小川轻轻将那少女的头颅接在的中。然后痛心地对着眼神充满绝望,无助,空洞的少女喃喃说道。

    不错,这少年人正是刚穿过华佛边境线进入佛源国的莫小川,也正是莫小川刚才通过神识观察环境的时候,才发现了这里的悲惨一幕,于便匆匆和玉正奇说了一声,便接连几具瞬移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那少女的头颅好像是听懂了莫小川的话,眼神渐渐回复了平静,而且还充满了感激。莫小川轻轻一抛,少女的头颅像是生了根似的长在了莫小川的肩头上。

    这时,那名杰联卫队的队员才刚刚扑到莫小川的面前。

    “你们不死,逝者难安。”莫小川看着扑过来的杰联卫队队员冷漠地说道。

    莫小川轻轻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名队员的脖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把抓过那名队员的胳膊,微微一用力,那队员的胳膊便被莫小川扯了下来,血像没关紧的自来水一样哗哗地从血肉模糊的肩头流了下来,让人看来毛骨悚然。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那名杰联卫队队员大声惨呼。疼痛使得他想要跳起来。可是,脖子被莫小川抓着,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别急,你们的债不是那么容易还的。”莫小川说着,手一抖,那名杰联卫队的队员转了个身子,背对着莫小川,莫小川的手又搭上了他的另一条胳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