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66章 鬼哭山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老王邻居声声连呼,顿时吸引了大批的百姓前来,他们开始自发的帮助战士们对“阎太子”皮永修进行搜捕。一时间,皮永修由人见人惧的“阎太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时间也不过才三两年而已。

    当真是世事无常。怪不得有人曾讲,把你的仇人留给岁月吧,它才是杀人不见血的刀,而且从无失手。

    皮永修虽然会些拳脚功夫,但是毕竟是富家子弟,那曾吃的修炼功夫的那种苦头,所以学艺不精,对付一两个普通人还可,若要对付一大群普通人,他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而且,他可是光溜溜地从老王家里出来的,倭军送他的那支枪,仓惶中也没来得及带。所以他只有慌不择路地奔跑而去。

    这时候,他可是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在定保县嚣张惯了,他从没想到会有人敢在定保县把他怎么样?所以他那些狗腿子一个都没带出来,反而让钟老爷子的战士给一锅端了。如果当初能带出来几个,至少在消息上自己不会闭目视听吧。再不济,逃跑的时候,总能做个炮灰用用,吸引一下火力。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定保县北边是一边连绵的山,山势广阔而高大,在山的里面,终年有云雾缭绕,山中多有乔木,荆棘,毒蛇,猛禽等,云雾之中时有鬼哭之声传出,所以定保人称之为鬼哭山。定保县周边的都知道,鬼哭山,山鬼哭。世人进入不得出。因为进去鬼哭山的人百分之百都会丧命在里面,所以平时,他们也就敢在大山边上转悠。再深一点的地方,他们也是不敢去的。

    虽然说好奇害死猫,但那份好奇达到百分百的死亡率的时候,那么好奇就会成了恐惧,恐惧可以使人裹足不前。

    而这次,面对生死存亡,皮永修已顾不得那么多了,能有个地方躲就不错了,那还容他挑肥拣瘦。再者,对于皮永修这种人来说,能多活上一秒钟,他绝对不会愿意早一秒钟死去。

    所以皮永修到达鬼哭山后,想也不想,直接一头就扎进了鬼哭山的最深处。追到这里的定保县百姓见这到这种情,就停住了脚步。只有几个胆子大点的,在鬼哭山外围转了几圈,做了做样子便回到了山脚下。几名战士要进去继续追捕皮永修,被定保县百姓劝住。然后他们又安排了几个年轻的后生,守在唯一一条通往山下的路。其他人才放心回定保县城了。

    且说皮永修一头扎时浓雾之后,起初还没觉得怎么样,但越往里跑,就感觉越是阴冷。可是这种阴冷的感觉,却让他觉得很舒服。

    皮永修一口气跑了约有三里多路,这时雾气慢慢没有那么大了,但是阴冷的气息却反而更加浓重起来,其中还夹杂的一阵阵尸体腐烂的味道。这些味道皮永修并不陌生,像当初他们皮家处置死人时,往往都是挂在城门外一些木桩上,不让人收尸,任其腐烂,为得是起到震慑作用。那时候,每天皮永修都得到木桩子处待上一会,名义上说是虐尸,但实际上却是去吸腐尸之气去了。那东西对他来说,比最醇香的美酒还要醇香百倍。他也想戒掉这种怪癖,可总也是戒不了。而到了这里,对于皮永修来说,却仿佛是到了天堂一样。

    皮永修的脚早已被磨破了,可是在他陶醉在这种腐尸之气的时候,他脚上的伤却一点点的好转起来。

    再往前走,便是光秃秃的山岭,尽显褐黄,你是生了铁锈的样子。这里的天空是阴暗的,虽然头上顶着大大的太阳,但是太阳的光线却照不到这地方来。脚下,前方,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森森白骨,有人的,有兽的,满满的像是铺了一层骨质的地板一样。其中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具腐尸,但大多都是一些大型的野兽的尸体。

    在皮永修的身后,实南云全身笼罩在黑袍子里,只留两只眼睛在外面,她的眼睛没有眼白,像是两个黑洞一般。实南云悄无声息的跟皮永修的后头。其实在皮永修进入迷雾阵法的时候,她就发现皮永修了,所以便一路跟着皮永修跑了进来,若不是她中途控制阵法,就算是皮永修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实南云好奇地看着前面不着寸缕的皮永修,特别是偶尔看到那吊在双腿之间的东西,让她很因惑,自己怎么没有那个东西呢?实南云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面,平平的,还有个缝隙,好像还有一个洞,同样是人,怎么会不一样呢?看来要回去找个时间问问父亲呢?

    接着,实南云便惊讶起来。按说,这个人走到这地方,受腐尸之气的侵蚀,应该会死的啊,怎么他还好像没事人一样呢?还有,这腐尸之气好似在帮他愈合伤口呢?难道就是因为他那里左摇右摆的东西在作怪吗?如果我也有那东西就好了,我也可以修炼很快,到时候爹爹就不会说我笨了,等会问问那人,把他那东西要过来,就算是用东西换也行。实南云想着,心里也渐渐高兴起来。

    皮永修对这些毫不知情,如果他知道有人在后面跟着他的话,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撒丫子跑路,那还有闲情怡志在这儿逛达。

    突然,实南云猛地一下出现在皮永修的面前。

    “啊---”皮永修吓的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抓起一把骨头,看也不看,闭着眼睛就朝实南云没头没脑地砸去。

    “你这人砸我干吗?”声音清冷,却很动听,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般。

    皮永修听到实南云说话,才睁开了眼睛,看着被一袭黑袍裹的严严实实的实南云,只露出没有眼白,黑漆漆两只黑洞似的眼睛,皮永修吓坏了,这尼玛是什么怪物啊。看着这满地的白骨,唯一能让皮永修想的得到的就只有一种东西了。那种在皮永修的认识里,只应该存在故事中的物种。

    皮永修看着实南云,双腿蹬地,屁股向后蹭着,想离实南云远一些。

    然而,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