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44章 钟小凯的怪病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下午三点钟,冯至阳在自己的税务科主任办公室被带走,原因是涉嫌挪用公款,与部分纳税企业有不正当利益关系。

    下午三点十五分,冯至阳的母亲,冯玉春现任妻子靳娜的公司被查封。

    下午三点二十分,---

    下午三点二十五分,---

    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四十分,除了冯家长子冯玉春之外,冯家二代三代子弟全部被抓捕归案。

    在铁证面前,容不得这些人狡辩,不得不伏法认罪,个个锒铛入狱。虽然没有死罪,但却也是终生监禁到年徒刑都有。

    冯玉春没有被抓,并不是因为也是冯小溪的父亲,而是因为,冯玉春虽然在冯小溪的事情上,表现的软弱无能,不像一个父亲之外。其实冯玉春为官之道,还是保持着公正廉明,勤奋务实。而且,他已经于上午提交了辞呈。人也不知去向,据说是看破红尘,避世隐修去了。

    冯瑞祥此时已经醒了过来,他呆呆地坐在地上,冯家子弟接二连三被抓的消息,也通过莫小川传到了他的耳朵眼里。现在冯瑞祥已经不会思考了。他真的想不到,他处心积虑,想要把家族推上最高峰,想要家族永远传承下去,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如此,冯家这样没了,原因仅仅是出在一个私生女,和她的意中人身上。这个被冯家不屑一顿的穷小子,竟然有此大的能量,仅凭一己之力,便掀翻了冯家大厦。

    莫小川看着冯瑞祥,这个在短短半天时间,头发便由苍白变成雪白的老人,刚刚还中气十足,谈笑风声,大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气概,而如今却是日暮西山,苍桑悲凉,隐隐带有些死志的老人。

    或许此刻看起来,冯瑞祥有些可怜,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身为曾经的领导人,不思教诲自己家人精忠报国,为辖下百姓谋福祉,以此来奠定雄厚的群众基础,使冯家稳扎稳打的发展。反而是想通过裙带关系,加速冯家地位的提升,这与揠苗助长又有何异?

    或许,冯瑞祥却是因为当初的巅峰感觉,从而迷失了自己的本心。

    莫小川从冯家离开时,已是华灯初上。

    苏城,苏城市人民医院,十八楼,高级1808号病房。

    苏薇薇面带忐忑地站在病房内,神情拘谨不安,隐隐还带着一点恐惧。

    院长冯至博则是坐在病床旁边,正在为躺在床上的年轻人把脉。

    年轻人大张着嘴,嘴角时不时地流下些灰黑色的液体,腥臭难闻。年轻人眼珠子向外凸起,黑色的瞳孔好像都扩散没有了,周围的眼白上尽是些紫色的斑点。年轻人“嗬嗬”怪叫着,表情有愉悦,有痛苦。在冯至博给他把脉的胳膊上,也是一片一片的溃烂,溃烂处都呈紫黑色,像是中了剧毒。可是年轻人的伤口不能包扎,不能用药。

    说这是一种病,倒不如说是变相的凌迟好些。

    “唉,钟先生,对不起,对于令郎的病,我们真的毫无办法。”冯至博站起身来,强忍碰上头晕目眩的感觉,打起精神来对站在病床边上的一位中年人说道。

    这中年人正是江南省二号人物,钟海天,躺在床上身患怪病的正是他的独子钟小凯。

    今天钟小凯来苏城参加什么灵修研讨会,不知怎么的就突发怪病,直接被送进了苏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医院各大科室主任知道了钟小凯的身份之后,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给钟小凯来了个会诊,可惜的时,根本就查不出,钟小凯的病因在哪里,于是,只得请第一医院坐镇的冯至博,钟院长。

    谁知此时,冯至博却也是束手无策。

    冯至博话刚落地,钟海天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一位却先是开了口,指着冯至博等人一个个骂了过去,“什么?!你们毫无办法,什么叫毫无办法?你们就是这样做医生的吗?一句毫无办法事情就解决了,还一个个自诩医术了得,屁的了得,我儿子得了什么病你们都看不出来,都是一帮子酒囊饭袋。我可怜的儿子啊。”

    骂完,那美妇在一位青春靓丽。年轻貌美的女子搀扶下坐到了钟小凯的床前,正要伏在钟小凯身上嚎啕大哭。冯至博连忙提醒道:“钟夫人,千万不要靠钟公子那么近,我怀疑钟公子的病带有很强的传染性。”

    那美妇听了冯至博的话,转过头来,冲冯至博吼道:“就算传染又怎么样?他是我的儿子,我还怕他传染吗?你们这帮庸医,是不是怕我儿子传染给你们,你们才不用心给我儿子治疗的。”

    美女借机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指向了冯至博的鼻子。

    钟海天眉头微微皱起。搀扶着美妇的妇子也面露尴尬之色,看看冯至博又看看美女,一脸的为难。

    冯至博脸色也是变的难看起来。苏薇薇不服,嘴一张就要上前和那美妇理论,却被站在一边的护士长拉住了。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你还上去凑热闹,也不怕事情闹大。看这美妇都不是省油的灯,你这要一上去,还不得火上浇油啊。

    “林红艳,够了。”钟海天再也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

    “什么?你说什么?钟海天,你再说一遍,你竟然说我够了,病床上躺着的是你儿子嗳,这帮子庸医竟然说没有办法。谁知道他们是真的没办法还是怕传染给他们而不敢治疗。你一个堂堂省二把手,竟然都不能让这些医生用心给你儿子看病,你还有什么脸说我够了。你给我说说,钟海天,你这二把手是怎么做的。你够了,你倒是说说啊。”林红艳见钟海天不禁不赶紧想办法让这些医生给儿子治病,竟然还来喝斥她,她又岂是这么好喝斥的。

    看到林红艳竟然不顾大体,当众给自己一顿抢白,钟海天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一双眼睛像是冰冷的刀子,只剌的林红艳心里发慌,“我说够了。你听清楚了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