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42章 失败的人都有些神经质(感谢林夕白水大大再次打赏)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先是被莫小川击杀,再是被有熊奇志一拳打飞,这会儿,连秋少华自己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太没有用了,自己还是那个被老祖宗盛誉为百年不遇的修炼奇才吗?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自己却连续被击败了两次。当然,如果不是替身人偶的话,自己根本就不用失败两次,因为第一次,自己的命就没了。

    秋少华抬头看向有熊奇志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冯小溪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冯小溪眼中的怜悯。不错,怜悯。或许是每个失败的人都有些神经质,特别是面对自己在意的人的时候。

    他秋少华需要一个女人的怜悯吗?答案显然是不。那怕是死,也要把这个答案坚持下去。

    秋少华双脚脚尖一曲,暗自用力,直接插入了冯家客厅坚硬的大理石地板当中。身子后缩,借助双脚的蹬力,双手合十,身子旋转着,整个人便如同离了弦的弓箭,朝有熊奇志射去。在秋少华前进的过程中,他所带起的风浪,如同十二级的风暴,只把客厅中余下的东西全都卷到了半空,接着就被绞的粉碎,那些碎了的木块合金,在一阵“叮叮当当”中,把客厅的墙壁砸的全是一个个的凹陷,看起来,千疮百孔,伤痕累累。

    莫小川右手轻轻一挥,一道透明的真元气罩将冯小溪他们一众人保护起来。至于,冯瑞祥,自然是被风暴刮的骨碌碌地到处乱滚,幸好现在,客厅中的东西,都损毁的差不多了,也用担心磕着碰着。只到他被卷到莫小川罡气罩边上时,才被风暴紧紧地挤压在那里。

    罗凯和秋寒两人依然战的热火朝天,只不过是秋寒的额头已是微微见汗,而罗凯依旧是气定神闲。秋寒心中自是暗暗叫苦。他虽被称为剑魔,意指他疯魔起来不要命,但并不是说他疯魔起来不动脑子。他与罗凯之间的差距他自是看的出来。可惜罗凯就是跟他玩猫戏老鼠的游戏,而他还不得不全力以赴,否则真的会有身殒的危险。

    有熊奇志脸上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这算什么招式,无敌风龙卷吗?不但声势浩大,而且威力颇也不凡。有熊奇志倒是没有把握硬接下这一招。

    接不下就接不下,有熊奇志没有装逼的习惯,所以在秋少华,像钻头一样合十的双手,快要临近他的身体时。有熊奇志右脚右跨半步,后转身躲了过去,同时左腿凌空抬起,冲秋少华的腰椎狠狠劈了下去,如果这一下劈实了,直接就能跟秋少华来个腰斩了。

    然而,秋少华此时,身子一曲,如同顶水而上的鱼儿,擦着有熊奇志的劈下来的左腿逆流而上。合十的双手突然分开,左掌化刀,朝有熊奇志的脖颈砍去。有熊奇志感到奔袭而来的劲风,弯腰闪过了秋少华的手刀,同时左拳横扫,只取秋少华的软肋。

    秋少华此刻正在空中,想要转身已是不便,不得已之下,右手只得以揽尾雀的招式,想以四两拨千劲的手法将有熊奇志的拳头拨开。有熊奇志见状,右手成刀,迅猛一击,速度之快,好似突破了空间,重重地砍在了秋少华的脖子上。只听的“咔嚓”一声,秋少华的脖子应声而断,整个人也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再次失去了性命。

    罗凯那边见有熊奇志结束了战斗,自己便也不再胶着了,正趁着秋寒换气的工夫,一个闪身到了他的身边,只是一拳,打在了秋寒前胸,而在秋寒的生背上对应位置,却“砰”地破了个大洞,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从洞里迸射出来,溅的整个客厅都是。就连莫小川撑起的真元气罩上面都星星点点的沾满了鲜血,看起来,像是一把染了红点的透明塑料伞。

    秋寒怎么也想不到,他出道这几年来,凭一柄黑色的精铁长剑,和如疯如魔的打斗状态,好不容易才闯下了剑魔的称号,正是自己声名远博的时候,却是被莫小川一指弹碎了长剑,同时也弹碎了他自为强大的武者之心,而在最后的比斗中,自己又被罗凯一拳震碎了内脏,魂归天国。

    在秋寒最后闭眼的时候,眼神中既有解脱,也有不甘。便无论他心情再怎么复杂,他终归再没有从头来过的机会。

    也正是这个时候,冯瑞祥痛哼一声,醒了过来。他尚且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感觉嘴边一湿热的液体。习惯性地伸出舌头舔进嘴里,咂吧咂吧味道,还有一块好像是碎肉般的东西,有些腥,像是血。

    血,想到血,冯瑞祥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正好看到秋寒后背被罗凯一拳打出个洞的情景。看到那洞口之中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飞溅。冯瑞祥只觉得喉咙发痒,他不敢想像刚才被自己刮进肚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哇”他最后还是没忍住自己脑补了一下,于是便哇哇地吐了起来,再加上秋寒死在冯家的惊吓,冯瑞祥翻了翻白眼,再一次华丽的晕了过去。

    同样是“噗”的一声轻响,秋少华的身子再次炸裂开来,眨眼间,秋少华就出现在有熊奇志身后,同时狠狠一拳朝有熊奇志的后心打去。有熊奇志心有怕感,所以在秋少华出现在他身后的瞬间,整个人以左脚为轴,身子前倾与地面平行,右腿向后弹起,攻击秋少华的裆部。

    秋少华身子后撤,躲过了这断子绝孙的一击,同样的,他对有熊奇志的致命一击也落了空。

    “你们竟然杀了秋寒?!”秋少华眼都红了,秋寒竟然死了。

    “你不都看到了吗?还问的这么虚伪干吗?”罗凯耸了耸肩膀。

    “秋家不会放过你们的。”秋少华脸庞有些扭曲,狰狞。

    “你真幼稚,如果我们放过你们,秋家就会放过我们了。你的想法太厢情愿了吧。”罗凯不屑地对秋少华说。最后觉得少了些什么,于是又补上了一句:“我嘞个去了个去。”

    “那看样子,你们还要把我留下了?”秋少华眼神中透着一丝轻蔑。

    “你猜?”罗凯含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