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08章 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狂不狂妄也不是你这种老鬼说了算的。安心在家混吃等死多好,非得出来装逼得瑟。告诉你,你这可是找死的节奏啊。别谢我,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莫小川淡淡地说道。

    “你。”那老者念一阵晃动,差点被气的崩溃掉,只吓的欧阳天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这要是老祖神念崩溃了,他完全可以想像的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结局。

    老者神念晃动了一番,终于稳定下来,这也让欧阳天长出了一口气。

    “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么我便帮你一把。你放心,你身边的女娃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老者阴然道。

    说完,双手掐了个法诀,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单手朝莫小川一指,于此同时,莫小川脚下,修整的本就漂亮的草坪,那些草开始疯狂地生长起来,一个个体茎粗大,叶片宽厚而韧性十足,一下子将莫小川缠了个结实。

    那些叶片缠紧了莫小川之后,又从叶片和体茎中,生长出无数的倒刺,那些个倒刺生长出来之后,便朝莫小川的体内钻去。

    欧阳天这时看着莫小川。一脸的惬意和舒爽。小子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本来已经告诉过你们了,你们会后悔的。还不信,这会有苦头吃了,后悔也晚了。

    庄晓娴和安琪儿见到这种场面也吓坏了。

    “川哥哥,你不是有火吗?烧它,草最怕火烧了。”情急之下,安琪儿突然想起莫小川在宴会大厅,烧掉八卦道袍干瘦老者灵魂的事情来。于是出声提醒道。

    “对对对,小川,快烧它。”庄晓娴也连忙出声催促道。

    “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么你可以去死了。”莫小川淡漠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莫小川话刚说完,缠满了他身体的小草,便同时离开了莫小川,并团团把莫小川围住,左右摆动着,像是跳着欢快的舞蹈。有些还轻轻凑到莫小川的脸颊上,摩娑着莫小川的脸庞。、

    这是草,还是妖?安琪儿和庄晓娴感觉不可思议。

    老者更是目瞪口呆,拼了老命地掐动口诀,催促那些小草攻击莫小川。但那些草儿就是无动于衷。甚至是有些草儿还变腰冲老者神念射出一道道绿色的草箭。有了领头的,其他的自然也是有样学样。一会儿工夫,欧阳天所待的地方便全被草叶子覆盖了,差点没把欧阳天埋在下面。

    莫小川见老者实在是没有什么手段可耍了,于是,在摩娑着他脸颊的草旁边好像是说了些什么?像是情人间的低语。那草儿也像是听懂了莫小川的话,瞬时站直了身子,像是一个即将出征的大将军,呼里哗啦的一通指挥。

    突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将莫小川缠的紧紧的草儿,全都一窝蜂的朝着欧阳天的方向漫延疯长。本是修整漂亮的草坪,这会儿像是变成了荒草地一般。到处都是疯狂摇曳,生长异常粗壮的草。

    欧阳天拼了命地向后移动,可因为伤痛原因,他根本就移动不了。很快,欧阳天就悲剧了,当第一株草刺入他的身体之后,便开始有无数的草继续跟进。刹那的工夫,欧阳天便被这些草儿给穿了个密不透风,从外面看,好像是这些草儿都是长在欧阳天身上一般。

    欧阳天绝了气息,临死的时候,他的眼睛还睁的大大的。他没想明白,为什么,老祖的封印神念都出来了,可为什么?他还是死了。而且还是这般的死法。

    “天儿---”老者神念见欧阳天死掉了,悲声叫道。然而现在他同样被一些更加高大粗壮的草儿缠着,根本就无暇抽身顾及欧阳天。“你们这帮子畜生。”老者怒喝道,手诀愈发快速,咒语也愈法急切。终于,这一切准备工作都做了。“你们都去死吧。”老者说道。

    从他周身突然冒出无数的火焰来。将那些围上他的草木全都烧成了灰烬,所谓五行相生相克,在老者放出的火焰将周围的草木焚烧干净后,火势也陡然加大了不少。不过随即,他又悲催地发现,这火竟然又不受他控制了。反过来又将他围困住,一点一点炙烤着他的神念。

    远在西北昆吾山一处秘地中,有一处清幽之地,里面楼台亭榭,雕梁画栋,小桥流水,草长莺飞。而在夜色朦胧之中,更是美轮美奂。倒是个适合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然而在这一唯美的环境之中,却有一点极为不协调。

    那就是,赤足坐在小桥边上一块凸出岩石上的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眼,脸上更是一阵的扭曲,仿似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好像想通了什么,老者咬牙掐断了那一丝联系,舍弃了那道神念,他也因此口吐鲜血,一片萎顿。他强忍着阵阵袭来的空虚感,盘腿坐好,调息起来。

    许久老者才睁开眼睛,眼神中一片冷厉,冷厉中透着贪欲。

    而在南山一号别墅,老者神念终于在一声惨嚎之中,完全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自此,君家灭,幽天宗少宗主亡,仇老死。

    整个南山一号别墅气氛异常压抑,空气好像都不流通一样,沉闷。

    莫小川坐在大厅的边上的沙发上。被君家邀请来的众宾客,虽然不像之前那样吓的战战兢兢地窝在一个角落里,但此刻也是忐忑不安地站在大厅中央,像是在等待宣判的案犯。心里总没有定性。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对面这群人可都是煞神来的。比君家人还毫无顾忌。

    君无法缩在人群里,头都要低到裤裆里去了。他害怕庄晓娴认出他。毕竟庄晓娴是他抓回来的。

    可是,有些事情往往都会事与愿违。君无法越是这样,就越显得自己与众不同。

    庄晓娴看到他的时候,安琪儿也看到了他。安琪儿看到他之后恨恨地对莫小川说道:“川哥哥,就是那个坏蛋把我们抓来的。而且还有好多人都是被他叫人打伤的。”

    君无法听了,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虽然也有些尿意,但已经尿不出来了。因为他的裤子直到现在都还是湿的,像是刚从水时捞出来的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