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98章 照身画形,印结于天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不要啊,我只是内急罢了。”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大叫道。

    “这些话,你留着去给阎王老子说吧。自从你对古老出手那天起,就注定了你要死亡。你不是喜欢用钉头七箭书杀人吗?那么今天你且也尝尝什么是真的钉头七箭书。”莫小川冷声说道。

    随即,莫小川张开双手,凌空抓向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只见那老者身体不受控制地冉冉升空而起,呈大字状被无形的束缚在空中。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饶了我这条狗命吧。都是君问天那老贼指使我做的。我也不想,是那老贼想要染指华国,想要把特别行动处控制在自己手里,所以才要求我用术法暗害古清风的。”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大声嘶吼着,直接把君问天卖了个干净。因为恐惧而导致小便失禁,黄褐色的尿液顺着两条裤管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瞬间整个宴会大厅便似乎充满了尿骚味,使得有些人不得不掩鼻皱眉。

    君问天听了八卦道袍老者的话,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虽然他知道,莫小川一定不会放过他,甚至是他们整个君家,但当面被别人卖了的滋味却不是那么好受的。

    “你放心,他会下去陪你的,谁是谁非,到时候,你们到阎王老子那边说清楚就好了。临死,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钉头七箭书,想必你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了。”莫小川说完,凌空画起了符,一道道银灰色的线条随着莫小川手指的移动,凭空出现在莫小川面前,被莫小川结为符篆。

    “此为天印符,照身画形,印结于天。”莫小川画好符篆之后,抬手将宴会在厅用来做装饰的镜子凌空摄来,然后照住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天符印瞬间没入了镜子之中,与镜子中,八卦道袍干瘦老者镜中影像融合在一起。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出现了。

    只见镜子好像是怀孕了一般,在印有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影像的地方,慢慢向外凸起。像是鼓起了一个包,越来越大。接着便听的“噗”的一声,镜面像是被撑破的水袋,炸开了玻璃花一般,而在玻璃花炸开的位置,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影象却一点一点,从中挤了出来,先出来的头部,除了目光呆滞之外,其他与八卦道干瘦老者并无二致,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一般。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不不要用钉头七箭书射我,求求你,杀了我。”八卦道袍干瘦老者死命在空中挣扎,但他又如何能挣脱了莫小川的束缚。

    莫小川兀自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对八卦道袍干瘦老者的哀求视而不见。

    等八卦道袍干瘦老者的影像全部从镜子中挤出来,莫小川招手,却见一稻草人从远处疾射而来。

    那八卦道袍干瘦老者见到稻草人,眼神中的恐惧更甚一些。这稻草人可是他亲自给古清风扎的,没想到最后却是用在了自己身上。这还真的是一种莫大的讽剌。

    莫小川将稻草人拿在手中,随手揭去了贴在稻草人上面的符纸,然后掐了个手诀,将八卦道袍干瘦老者镜中穿出来的影象引入其中。

    然后莫小川将稻草人同样凌空束缚,只不过是与八卦道袍老者相对的方向罢了。

    “银狐。”莫小川叫道。

    “莫供俸。”银狐站了出来。

    “枪法如何?”莫小川问道。

    “百米外射过铜钱方孔,百发百中,不失一弹。”银狐傲然道。

    “好,你且用枪射那草人,我喊哪时,你便射哪里。且让他知道,特别行动处的人不是想就的,想杀就杀的。无论是谁,想动特别行动处,不付出血的代价,那是不可能的。”莫小川说道。

    “是莫供俸,请莫供俸下令吧。”银狐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一阵的热血上涌,心潮澎湃。特别行动处积弱太久,还从来都没有如此扬眉吐气过。更何况这里是君家。银狐想想都有些莫名的激动,还是跟着莫供俸爽啊,幸好今天来了,回去非得羡慕死那帮家伙们不可。

    不要说银狐这种正是热情激情的年龄,就连雷千山听了莫小川的话,也忍不住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心头。热泪一下子模糊了眼睛,特别行动处,终于要崛起了。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给的。这个还有些稚气未裉的年轻人,在特别行动处最为艰难的时候,为特别行动处撑起了一片天,一片大大的天。

    “第一枪射头。”莫小川冷声说道。

    莫小川话落,银狐枪起。

    “砰”的一声,稻草人头被子弹打的爆裂开来。

    “啊”宴会大厅响起一声声尖叫声。银狐头看去,也不禁一愣。只见,那八卦道袍干瘦老者的头却是完全爆掉了。可是在热腾的鲜血之间,还有一个头颅的虚影,张口呐喊,疯狂不已,极尽扭曲,极尽狰狞。

    银狐不禁偷偷回头看了看莫小川,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且不说这术法的残酷,就说这术法的诡异,要是不知不觉间被偷偷印中了自己的影像,暗中给自己来这么一下。那乐子可就大了。恐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那也太憋屈了。

    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又何止是银狐一人呢。

    莫小川想要杀谁,还真的没有能跑得掉的。如果莫小川去做杀手的话,那恐怕所有的杀手都要失业了。

    原来术法杀人,竟然是如此的防不胜防。

    幸好这八卦道袍干瘦老者对这种术法掌握的并不完全,否则,古清风古老现在已然无全尸了。

    君问天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凉气吸的牙都是酸的。

    欧阳天看向莫小川的眼神更显恶毒,本来,今天,自己才是这里的主角。可这一切都被莫小川给剥夺了,就连自己看中的女人也投入了莫小川的怀抱之中。他恨,恨天何其不公。他是天之骄子,幽天宗少宗主,跟脚比莫小川要深厚的多,可是为什么这么个蝼蚁一样的人,却带给了自己如此的羞辱。

    莫小川,必死,欧阳天的疯狂战胜了理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