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67章 祛除鬼蛛蛊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罗玉卿是个嘴上泼辣的女子,但她的内心却是极度的保守。

    开始莫小川唤醒罗凯时,她说过,会把她的心,她的身子,她的全部都给莫小川。那时,她是怀着报恩的心情。说到底就像是一种交易一般。

    自从和莫小川相处以来,她便发现,莫小川身上有着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她想她是爱上她了,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实。慢慢的,她发现,郑芷荷和莫小川表现亲昵时,她会羡慕,郑芷荷毫无顾忌地对莫小川示爱时,她也会有这种冲动。每当唐家俊开玩笑似地喊她师娘时,虽然她嘴上总是把唐家俊怪的要死,但心里面却美滋滋的。

    慢慢的她发现,自己的心已全部在莫小川的身上,不能自拔了。

    特别是这次莫小川为郑芷荷进入传说中,有进无出,十死无生的鹰愁涧,让罗玉卿对莫小川的感情彻底升华了。

    不过她也有她的忧桑,郑芷荷是她的好姐妹。她不想让彼此受伤。虽然郑芷荷曾鼓励她和莫小川在一起。

    这一次,郑芷荷直接把她给丢进莫小川的怀里,一时让她手足无措,只得僵硬着身子,矗在那里,任由莫小川抱着。

    “曾经,年少的我总是认为,找一个人,一生一世的爱下去,两情相悦,忠贞不二。可是,现实却给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我一一遇上了你们。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不能给你们我全部的爱。但我却可以给你们我的生命,在与你相处的这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我再也不能让你离开我了。我会拿我的全部生命去爱你们。”莫小川在罗玉卿的耳边喃喃地说道。

    罗玉卿身子一颤,继而便紧紧抱住莫小川,眼眯成了弯月状,但泪水却静静地滑落。

    回到有熊部落,苗家寨的人已全部都回了苗家寨。

    有熊纳云,有熊涂磊,有熊涂江见莫小川和老祖安然归来,自是欣喜非常。同时,对莫小川也更是发自内心的敬畏。要知道,鹰愁涧,在十万大山相传了千年时间,从来还没听说有那个进入鹰愁涧后还能活关回来的。而莫小川和老祖他们不禁安然归来,而且收获颇丰。

    因为有熊奇志把从宫殿群里找到的功法典籍,一些秘闻等等都留给了有熊部落。毕竟他有了《巫神诀》对于这些东西,已经看不上眼了。而且,这些功法也可以先让部落里的娃娃打下基础,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求莫小川将有熊部落收入玄圣殿,这样,有熊部落就可以修炼玄圣殿的功法,这些功法也就可有可无了。

    酒足饭饱之后,莫小川把郑芷荷叫到他的房间,今晚,他就要给郑芷荷彻底解决鬼蛛蛊的隐患。而且,他也急着回去。不知怎么的,从鹰愁涧出来之后,莫小川一直都心神不宁,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按说,到了莫小种这咱修为,已经很少有事能撼动他的心神了。

    所以他想要把手头的事情赶紧处理掉,然后离开十万大山。这鬼地方,别说手机信号了,就连卫星电话都不能用。

    郑芷荷来到莫小川的房间。

    莫小川拿出阴阳泪,郑芷荷看着这奇特的液珠,就是这样一滴液珠就能彻底解决自己身体内的鬼蛛蛊,想想都感觉到修行世界的奇妙。

    莫小川在拿出阴阳泪要给郑芷荷治祛除鬼蛛的时候,才想起来一件令他十分头疼的问题。

    “那个芷荷,这个,那个。”莫小川有些为难地看着郑芷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你又是这个,又是那个的。该不会是祛除鬼蛛蛊还要我把衣服全部都脱了吧。”郑芷荷看着莫小川为难的样子,娇媚地看了他一眼,嗔怪地说道。

    “然而,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莫小川见郑芷荷说出了口,于是就顺着她说道。这个时候,莫小川都不得不感叹,女人的直觉,还真的可怕。

    “真的要脱光吗?”郑芷荷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虽然她的全部身心都系在莫小川身上,但让她现在就脱光光地站在莫小川面前,她还真的没作好这个准备。

    “真的要脱光。因为要用阴阳泪在身体上刻画符篆。”莫小川实话实说。

    “脱就脱吧,反正早晚也要脱给你看的。只是你不要趁机占人家便宜哦。”郑芷荷一咬牙,作出了决定,但她难免还是有些紧张,于是只得用调侃这种方式来掩饰一下。

    莫小川冲郑芷荷翻了个白眼,什么趁机占你便宜,我是那种人吗?你脱衣服,我比你还紧张好不?莫小川心里腹诽不已。

    不过,如此大好机会,有便宜不占,那叫王八蛋。莫小川心里嘿嘿奸笑。这,我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坏了。莫小川让自己心里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慢慢的,郑芷荷的外衣已全部除去。映入莫小川眼帘的是一具羊脂白玉般美丽的身体,肌肤赛雪,散发着莹光,还带有淡淡地处子芳香。,小腹平滑而紧致,宛如天然雕饰而成。

    莫小川呼吸有些急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这么近地欣赏一位美丽女人的身体,而且还是这么绝美的身体。莫小川渐渐有了反应。

    郑芷荷现在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蕾丝内衣,衬着雪白的肌肤,更使让人垂涎三尺,恨不得化身为狼,扑上前去,将她狠狠地蹂躏一番。

    “芷荷,就剩最后两件了,咱能不能快点呢?”莫小川真的忍的很辛苦。他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全身的血管都会爆裂掉。

    “你就那么急着想看啊?”郑芷荷娇横地白了莫小川一眼,她的内心何尝不是在做着剧烈的挣扎呢?这可是自己最后的防护了,再除去这两件遮羞布的话,在莫小川面前,她真是毫无保留了。尽管她心里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脱下这两件小布片的勇气。

    “你---”莫小川的鼻子流血了。

    看至莫小川狼狈地胡乱擦着鼻血,郑芷荷“咯咯”地娇声笑了起来。

    “还不都是你。”莫小川恶狠狠地瞪了郑芷荷一眼。

    “哎哟,小女子怕怕,为了弥补壮士您的损失,小女子将身子赔偿给您了,还请您笑纳。”郑芷荷心中紧张尽去,冲着莫小川伸展了一下腰身,上身的布片陡然掉落,两抹雪白,弹跳起来。

    莫小川的鼻血流的更加畅快了。

    好不容易,郑芷荷终于躺在了床上,莫小川却因失血过多,脸色略显苍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