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66章 心痛的感觉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十万大山,鹰愁涧,外围一个小山坡上。两顶野外露宿用的帐篷支在那儿。

    鹰愁涧,薄雾轻渺,聚聚散散,遮掩神秘,朦朦胧胧,宛如人间仙境。

    然而十万大山所有巫族都知道,这里是吞噬过无数生命的地方。

    最美丽的往往带有恐怖的杀机。鹰愁涧就是如此。

    郑芷荷站立在薄雾边缘,双手插在裤兜里,两眼直视着前方,好像要把面前这迷雾看穿一般。

    “芷荷,你该去休息。”罗玉卿轻轻走过来,低声对郑芷荷说道。

    “玉卿,二十五天了,整整二十五天了。为什么小川还没有出来?”郑芷荷依旧保持着手插裤兜站立的状态,眼睛始终直视着前方,声音幽咽,独处伤感。

    “你放心,小川他不会有事的,他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那么坏的人,怎么会有事呢?你难道没听人说过吗?祸害遗千年。”罗玉卿劝慰着郑芷荷,可她自己心里又何尝不是一样的牵肠挂肚,又何尝不是一次一次的用这些话来催眠自己。

    毕竟,鹰愁涧,在十万大山,声名广播,有去无回,十死无生。而且莫小川已进去二十五天了。

    二十五天,对于郑芷荷和罗玉卿而言,却比二十五个世纪还要漫长。

    静默,鹰愁涧归复于往日的寂静,两位佳人,相互不言,她们的心和眼光都聚焦在一个地方。

    鹰愁涧上,左冷心和唐家俊看着郑芷荷和罗玉卿的背影,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师父走的时候叮嘱过他们两个,让他们照顾好郑芷荷和罗玉卿两女。

    可是,在莫小川进入鹰愁涧的第二天,执拗的郑芷荷便坚持搬到鹰愁涧来,从此,茶饭不思,彻夜不眠。每天,鹰愁涧同一个地方,从日升到日落,从未改变。

    就连爱武成痴的苗龙苗虎,这许多天来,都没有心思修炼。

    他们都有着各自揪心的痛。

    黎王地宫三层,莫小川终于睁开了双眼,三尺长的紫芒击穿了黎王地宫三层的地面。

    “老大,你醒了。”罗凯看着莫小川,有些紧张。

    “大哥,你没事吧?”有熊奇志关切地看着莫小川,毕竟,莫小川是为了给他挡这一劫。

    “呵呵,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多待。”莫小川长身而起,走向了黎王王座。

    罗凯和有熊奇志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在黎王王座的右扶手上,莫小川转动了一下,雕刻在上面的虎首。在一阵“咔咔”的响声过后,黎王王座慢慢伸展开来,化成了一个四方的门户,闪烁着乳白色的光华。在光华正中位置,悬浮着一枚不知是什么材质雕成的猩红色戒指,戒指上刻着狰狞的兽首,粗犷的天魔。尽显邪恶。

    莫小川将戒指拿在手里,滴了一滴血上去。在一道光华闪过,戒指戴在了莫小川左手无名指上。而此时的戒指也改变了原来的模样,它刻有精美花纹,有着青铜质感,带着古朴韵味。

    这才是黎王地宫最大收获,黎王千年来收集的所有天材地宝,功法典籍,全都便宜了莫小川。

    莫小川从戒指里拿出一只玉瓶,玉瓶里面是一滴液体小球,小球一半黑色,一半白色,两种颜色呈阴阳鱼的形状,在液体小球表面欢快地游弋着。这正是莫小川要找的阴阳泪。

    阴阳泪,到手了。

    莫小川离开黎王地宫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把地宫上的红土带走,那可是能隔绝神识的宝贝。

    莫中川进入鹰愁涧的第二十六天。早上,太阳微微露出羞涩的小脸,像是初嫁的新妇。

    左冷心和唐家俊正在准备早餐,唐家俊洗好米,正要去把米煮上。突然“啪嗒”一声,锅掉在了地上,白色的米粒洒了一地。但唐家俊却浑然不觉。

    “臭小子,你怎么了,还没睡醒啊。”左冷心皱着眉头骂道。这一段时间,左冷心的心情,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心好冷。

    “师---师---父出---出来了。”唐家俊结结巴巴地说道。说完一个闪身便到了郑芷荷和罗玉卿住的帐篷前,冲着里面大声叫道:“两位师娘,师父出来了。”

    “臭小子,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整天神神叨叨,什么师父出来了?”左冷心嘟嘟囔囔地去收拾锅灶。突然,一个激灵,师父出来了。左冷心抬头朝鹰愁涧望去。却见莫小川三人正朝他们的方向疾驰而来。

    左冷心正要迎上去拜见莫小川,却见身边一道白影一闪而过,掠过他直奔莫小川去了。左冷心识趣地没去打扰。

    郑芷荷在离莫小川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她看着莫小川,这个,在这二十几天里,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子,像是要把他深深地印到自己的脑海里。泪花噙在眼里,滴溜溜地打着转。

    莫小川看到郑芷荷的样子,心也莫名的一痛,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心里已经有了她的影子。

    “我回来了。”莫小川轻声说道,像是久别离家的丈夫,在回家时,对妻子说的第一句话。平淡、自然,发自心的深处。

    “回来就好。”郑芷荷展颜一笑,缓步上前,细心为莫小川整理着衣服。

    莫小川却轻轻把她拥入怀里。

    郑芷荷身子一僵,随即便双手自然地搂住莫小川的腰,头靠在莫小川的肩膀上,感受着耳边,莫小川的呼吸带来的炙热的气息,泪水终于还是流了下来。

    不过,这时的泪水却带着欢快。

    “老大,你不会厚此薄彼吧。”罗凯看着落后于郑芷荷的罗玉卿,轻轻对莫小川说道。

    罗玉卿同样看着莫小川,眼神中有激动,有失落。痛楚和落寞,看在罗凯的眼里,罗凯有种心酸的痛楚。

    郑芷荷听到罗凯的话,离开了莫小川的怀抱,纵然她不舍得。但她知道,莫小川不是属于她自己,她不是一善妒的女人。

    “你离开这么多天,玉卿也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她对你的挂牵不比我少。”郑芷荷拉过罗玉卿,直接把罗玉卿按在莫小川的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