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33章 母女重逢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哇,这女孩子脸上的胎记好吓人,”

    “那女孩子脸上的花纹好像会动,真的在动嗳。”

    “你看那花纹是不是很奇怪?好像是蜘蛛一样,但又不像是蜘蛛,好诡异。”

    “多漂亮一个女孩子啊,可惜脸被划成了这样,算是毁了,怪不得他男人会如此暴怒,换作我也会。”

    罗玉卿站的离郑芷荷较近,所以她看的更加清楚,而且,她看的出来,郑芷荷脸上就是一个蜘蛛的花纹,而且是长着一颗狰狞鬼头的蜘蛛花纹。鬼头上两个大眼窟窿,还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意,只是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郑芷荷白皙滑嫩的肌肤,配上这样一种黑的有些邪恶的花纹,却彰显着一种异样的美,美的让人心悸,让人胆战。她从来都没想过,原来郑芷荷整天把自己裹的只露出两只眼睛,是因为这么一回事,本来对郑芷荷不能坦诚以对,罗玉卿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芥蒂的,但此刻却忽而散了。

    对了,刚才莫小川说类似于苗溥宗所承受的痛苦,一个女孩子却默默承受了四年,难道芷荷就是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一定是了。芷荷和自己等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发生过异常,应该是莫小川帮芷荷控制住了痛苦发生的根源、是的,莫小川那坏家伙医术那么厉害。

    芷荷真的不容易,像苗溥宗这样的痛苦,不要说让她玉卿去承受了,就算让她看,她都觉得心里堵的慌。而芷荷却硬是挺了四年,好坚毅的女子。

    好像,莫小川刚才写的四个字是“血债血偿”吧。不错,就是要血债血偿,罗玉卿眼中也露出杀机。本来心里还有些责怪莫小川过于冷酷无情,此刻却觉得莫小川过于仁慈了。芷荷受了四年的苦,又岂能是这四个字就能抵消的。

    左冷心,唐家俊,罗凯三人和郑芷荷相处的时间算是长的了,但他们从来不知道,这平时只露出一双眼睛,在他们心里猜测着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女孩子却是这副模样。这使得他们心里面滋味也不好受。而这一切都这个苗溥宗造成的,苗溥宗该死。三人看着苗溥宗,紧紧攥起了拳头。

    有熊奇志看着郑芷荷,嘴唇哆嗦的不成样子,指着郑芷荷:“鬼---鬼---”

    罗凯气不过,伸手在有熊奇志后脑勺打了一把掌,“老小子你糊涂了,瞎说什么呢?什么鬼啊鬼的。我嘞个去了个去,你就不能长点心啊。”

    “鬼蛛蛊。”罗凯的一巴掌倒把有熊奇志的脑袋打灵光了,不假思索地就把鬼蛛蛊喊了出来。

    “什么鬼蛛蛊,你还咚呛鼓呢,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这嘴上毛也不少啊,怎么还像个愣小子似的整天大呼小叫的呢?”罗凯不耐烦地冲有熊奇志嚷嚷道。

    “滚一边去,我给你这种没化的人没法交流,简直是没了谁了。这还真他娘的是鬼蛛蛊。”有熊奇志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脸上的表情精彩无比。

    “什么?你老小子竟然说我没有化,我嘞个去了个去,我真是忍不住了。”罗凯捋了捋袖子。“你有化你给我讲讲这鬼蛛蛊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没化,赶紧回家奶孩子去吧,也别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了。”

    “咋地,说我丢人现眼,今天我还真的和你好好说道说道这鬼蛛蛊的事。”有熊奇志也捋起了袖子,好像两人要对掐似的。

    接着有熊奇志便给罗凯讲了鬼蛛蛊的事情,站在他们周围的人也好奇地竖起耳朵听起来。

    “鬼蛛是一种生长在千年古墓的之中,犹如是鬼和蜘蛛的结合体,用特殊秘法可以使之凝练成鬼蛛蛊。一旦被种蛊,就好似是血脉变异一般,成就鬼蛛阴血脉。”接着,有熊奇志把鬼蛛蛊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

    特别是讲到鬼蛛蛊隔一般时间就会发作一次,每发作一次都是一次生死轮回,整个人就如同在十八层地狱各酷刑中走了一遭一般。罗凯眼珠子都绿了。

    左冷心和唐家俊更是感同身受,眼红似血,郑芷荷是谁,在他们的心里,那可是自己未来的师娘。未来的师娘竟然受过如此非人的摧残,这让他们又如何不怒。

    一时间,唐家俊犹如发怒的公牛,一阵风似地朝苗溥宗冲了过去,只是罗凯错乱步法施展比他还要快一些。罗凯一个闪身到了苗溥宗躺着的地方,一把抓住苗溥宗的衣领,把苗溥宗提起来,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巴掌。只把本就靠一口气吊着的苗溥宗扇了个气若游丝。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轻点,轻点,别把他给打死了。”有熊奇志在屁股后面叫道。“留点气,给我们也练练手。”有熊奇志这一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晕倒。乖乖,你都超越先天,达到传说中的境界了,还用拿这个半死不活的人来练手,你咋不说你表表忠心呢?

    “芷荷,我的女儿,你受委屈了,妈对不起你啊。”一道冲满自责的声音,使得郑芷荷浑身一颤,慢慢转过身来,面对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

    苗虹忆正自苗家寨众人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地走的十分艰难。脸上的泪水更是肆意横流着。

    “妈,你真的是妈。您真的在这里?您为什么要离开我们?您让我们好找啊。我以为您再也不要我们了。妈。”郑芷荷嘴里喃喃地说着,刚刚干了的泪水再一次成了小型瀑布。她同样一步步走向苗虹忆。四年了,四年。每次在梦中哭醒的时候,都是因为妈妈离开了她,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四年了,这四年来,每当鬼蛛蛊发作的时候,都是妈妈的样子支撑着她咬着牙坚持下来。她以为再也见不到她妈妈了,然而自从遇上莫小川,这又让她有了一些希望。

    她跟着莫小川来十万大山,解除鬼蛛蛊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找她的妈妈,然后带她一起回家。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她找到了她的妈妈。

    苗虹忆和郑芷荷终于走在了一起,苗虹忆伸出颤抖的手,轻轻触摸着郑芷荷的脸。刚才有熊奇志说的关于鬼蛛蛊的事情,她也听到了。她知道这个可怜的孩子在她不在的时候,在孩子心理最为低落,最需要妈妈的时候,究竟受了什么样的痛楚折磨。苗虹忆每摸一下郑芷荷的脸,她的心疼就加重一分,对苗溥宗的恨也更加的凌厉。

    最终再次相逢的母女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哭声再一次漫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