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23章 贞家拳术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的气势同时达到了顶峰。

    “杀。”罗凯一声怒喝,错乱步法施展,人如轻烟,又如鬼魅,飘忽不定,左右闪现,同时右手握拳,朝有熊涂江猛然轰去。在罗凯轰向有熊涂江的拳头表面,依稀还能看到附着一层薄薄的乳白色雾状气罩。气罩随风,忽起靡靡之言,又如鬼哭神嚎,再如怨妇低诉,复归象嘶虎啸。一拳过处,让人尽起哀苦之心,愤懑之意,心躁意乱,神痴情迷。恍恍忽不知所然。

    有熊涂江眉心紧锁,握紧的双拳却在心的抗拒下,忽而松开,接着便又是握上。如此反复,却是不知进攻也不知防守。站在原地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有熊氏和苗家寨的人都看的诧异,他们想不出来这是为何。

    莫小川则是眼露精光,这小子悟了,不知道他得到多少。罗玉卿则是紧紧抓住莫小川的手臂,好像指甲都深深掐入莫小川的肉里。

    “贞家拳术之幽魂乱。死!”人在半途,罗凯再次呼叫道。

    就在罗凯这一声呼叫中,有熊涂江聚然清醒,紧接看就看到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有熊涂江大骇,苍促间急忙架起双臂格挡。

    只听“轰”的一声,有熊涂江终于在罗凯的拳头轰击到自己面门的时候,格挡住了。然而罗凯拳头上巨大的冲力,还是使得有熊涂江的双臂撞到了自己的鼻子上。一时间,有熊涂江鼻子一酸,眼泪便模糊了他的视线,鼻子里也有一条热流如同小虫蠕动般,缓慢地向外流淌。

    有熊涂江不愧是以战斗天赋闻名天地的种族,在一次失利之后,马上就清醒过来,于是,全身真元运转,一瞬间,将眼泪和鼻涕全部蒸发掉。人也借罗凯拳头的冲击力迅速向后撤退约五米之多。

    罗凯见有熊涂江后退,人也纵身一跃,如影随形地追了上去。弯腰一探,左拳疾如奔雷,直朝有熊涂江小腹击打而去。此时,笼罩在罗凯拳头表面的乳白色气罩已然消失。

    刚才,罗凯使用的贞家拳术之幽魂乱。正是调有部分灵魂能量,附于拳头之上,利用拳头和空气的摩擦,及各种角度,各种频率,使之发出各种声音,或忧,或喜,或怒,或狂,或焦躁,或低迷等等。然后利用灵魂能量的共振作用,影响敌人的心志,使其怯战,恍惚,狂躁,黯然等负面情绪无限扩大,战斗力直线下降,甚至丧失斗志。

    贞家拳术是罗凯在进阶练气十层的时候领悟的。贞家拳术共分九式。分别为幽魂乱,丧魂击,分魂破,囚魂刺,御魂伤,引魂爆,斗魂湮,临魂灭,最后一式则是群战拳术,名为十方魂寂。九式拳术,式式递进,如果修炼到十方魂寂,那么举手投足间,敌人已是形神俱散,灰飞烟灭。

    只不过贞家术法大多都与灵魂能量有关,所以对修炼者的神魂要求相当高。罗凯现在不过练气十层,还远远不到元神凝聚的时候,所以,自然是不能无所顾忌地使用贞家术法。刚才之所以运用贞家拳术,也不过是乍得传承,想要实验一下他的威力罢了。在通过与有熊涂江的战斗中,罗凯发现,这贞家拳术确实牛逼闪闪。如果不是自己浅尝辄止的话,想必,这有熊涂江已被自己轰杀于拳下。当然自己也会神魂受创,也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技法。不过如果之后,罗凯努力修炼灵魂能量的话,自然不惧这点消耗。

    却说有熊涂江见罗凯的拳头已至,于是,交叉护在自己面部的双臂下沉,左臂一招海底捞月,将罗凯打过来的拳头直接荡开。而右手握拳,反朝罗凯的太阳穴狠狠砸去。

    罗凯嘿嘿一笑,右脚为轴,身子侧转,顺势闪到了有熊涂江身后。左脚刚一落地,右脚便抬起后踢,这次对准的正是有熊涂江的菊门。如若这下被踢中,足够有熊涂江哀嚎的了。

    有熊涂江自然也不会让罗凯踢中,在他感觉到身后劲风的时候,整个人已是直立而起,腰向前一耸,避过罗凯的阴险毒辣的招式。人如陀螺,旋转到与罗凯面对面的位置,真元贯注双拳,轰然朝罗凯捣去。

    罗凯大声喝道:“来得好,今天我便再接下你这双拳头,看它是否还如之前那般有力。”罗凯说完,也是悍然双拳出击,对准的正是有熊涂江捣过来的两只拳头。

    “好,此战过后,无论胜负输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想必,你的实力也得到有熊氏的尊重,杀人之事就此揭过。”有熊涂江豪情顿起,于是朗声说道。

    说话间,两人拳头再次撞击在一起。

    轰然一声爆鸣,犹如一颗小型核弹爆炸。在罗凯和有熊涂江拳头撞击的地方,激的空气如沸水般翻滚不已,四散的能量化作弹雨乱罩了一方空间,像是能量烟花,四散飞射。两人脚下更是出现一个直径约有三米,深有三尺五六的深大坑。

    两人更是在拳头撞击到一处的时候,便被震的同时向后方疾射。落地后,各自向后退了五步。然后沉气下压,至到脚面没入路上的山石之下才停了下来。

    罗凯看着有熊涂江,脸上带着笑容,但却略显苍白。有熊涂江也好不到那儿去,他脸上汗流如雨,嘴唇微微有些哆嗦。同样,他也笑看着罗凯。

    好汉惜好汉,英雄重英雄。

    这一击,两地平分秋色。

    然而,惜也好,重也罢,在两个人都还站立的情况下,这场战斗还要进行下去。就如同他们说的那样。修炼者的世界,道理向来都掌握在拳头大的人手里。躺下的人,那有什么资格和站着的人讲条件。

    两个人相互凝视着对方,身上的气势再次攀升。在气势攀升的同时,都还将气势朝对方压制过去。如此,你来我往,毫不相让。很快,两个人的气势再次攀升到顶点。

    难道又是一次惊世而又野蛮的撞击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