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07章 谁来与我一战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自己虽然机缘巧合之下,激发了鸿蒙皇族血脉,但这并不能保证自己就一定会站到最高点,自己还需要更加的努力。想想压在自己心头的敌人,也不容许自己自满。

    “咦,罗凯这小子又要突破了。不错,练气九层了。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莫小川看着身处能量躁动中心的罗凯,嘴角噙着笑容,欣慰地说道。

    正在修炼的其他人也被罗凯突破时,能量躁动的动静惊醒过来。

    “这,不是吧,这小子又要突破了,不行,我还要多加修炼才是,要不就收拾不了这小子了。”郑芷荷嘴里喃喃地说道。同时,眼神中对修炼的执著更加坚定。

    “这,罗师叔也太打击人了吧。”左冷心和唐家俊同样瞪目结舌。虽然知道罗凯会很快就能突破,但是在看到罗凯突破的这一瞬间,两人还不免有点羡慕嫉妒恨。

    罗玉卿也是握紧了拳头,看向罗凯的表情,有着浓浓的亲情呵护,同时还带着淡淡地母爱。罗凯的每一份进步,她都看在眼里。她所期待的是,罗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这个小男人,因为这一切都是这个小男人给的。罗玉卿感激地看了莫小川一眼。

    莫小川感受到罗玉卿的眼神,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罗玉卿则是脸微微一红,迅速扭转了视线。

    “啊-----”罗凯长身而立,仰天长啸。那啸声绵长久远,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正在休息的苗人屠和苗龙苗虎兄弟两人,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高手。”这是他们内心一致所想的。

    “难道是莫小川来了。”苗人屠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快,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人烟荒芜的十万大山。”苗人屠说完便带头朝啸声处疾奔而去。

    “谁?谁来与我一战?”罗凯收功而立,颇有一份睥睨天下的气势。

    莫小川撇了撇了嘴角,我嘞个去了个去,这小子就这副德性,一突破就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模样。要是不收拾收拾,估计这小子得狂两三天。

    看了看其他几人,都没有出手的意思。罗玉卿和郑芷荷修为低了些,上去也讨不了好处,这种丢面子没便宜占的事情,她们才不会傻儿吧唧地向上冲呢?

    至于左冷心和唐家俊,修为比罗凯高,年纪比罗凯的大。更何况,罗凯可是他们的师叔,他们也不敢以下犯上,如果真的交了手,又不能下狠手失了罗凯的面子,只能是自己受虐了。所以,虽然他们跃跃欲试,但是真的上去,他们有顾虑。

    “要不,我陪你玩玩?”莫小川摸着鼻子,笑眯眯地对罗凯说道。

    “好,”罗凯豪气冲天,也没在意是谁应了战,便想也不想的答应了下来。当他看到站出来的是莫小川时,顿时傻了眼。“不是,我说老大,我倒想看看,谁敢与我们两人一战?”罗凯口风急转。

    突破可是大喜的日子,没有祝贺就罢了,可谁也不愿意自己找虐啊。

    看着罗凯吃憋的模样,罗玉卿和郑芷荷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小样,再让你得瑟,现在看到了,莫小川往外一站,就是专治各种不服的。

    左冷心和唐家俊也被罗凯惹的忍俊不止。

    “笑,笑什么笑,那谁,就你了,出来,看我不打的你屎都出来。”罗凯看了看罗玉卿和郑芷荷,没敢下手,就算是能打得过也不能打啊。自己老姐就不用说了,要是自己欺负了郑芷荷,难保以后老大不给小鞋穿。剩下能欺负的也只有左冷心和唐家俊了。比自己修为高不怕,两个老小子还真敢与自己打啊。反了天了都。这样,自己这逼装的也算完全了。要不,这逼只装一半,可比憋屎还难受。于是便用手一指左冷心,说道。

    “这---”左冷心为难地看了看莫小川,不知道怎么好。

    “好啊,既然你罗师叔这么有兴致,冷心不妨陪你罗师叔过几手。你把修为压制在练气九层,谁都不能故意放水啊。否则,我会自己动手把他打成猪头。”莫小川笑道。

    但莫小川的笑容让罗凯看着,怎么都有点不怀好意,像是狼外婆诱惑小红帽。

    得,师父有令,不敢不从。师叔啊,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我师侄我不变成猪头,只能牺牲您老人家了。您辈份大,多受点累吧。如此想着,左冷心把修为压制在练气九层,右手化掌为剑,“呔”地轻喝一声,朝罗凯抢攻而去。

    “哟,老小子,玩突然袭击是吧。小样,你的算盘打的太响了吧。看打吧。”罗凯怪叫着,错乱步法如同穿花蝴蝶翩翩朝左冷心舞去。

    左冷心被罗凯说的老脸一红,强行争辩道:“师叔,我可是提醒过你的。”嘴里说着话,可左冷心手上一点都不含糊,招招都朝罗凯那张英俊的脸上招呼,看样子,不打罗凯打成个猪头,誓不罢休。

    “嘿嘿,老小子,想把老子变猪头,你道行还浅。”罗凯说着,错步一滑,伸手在左冷心脸上摸了一把。

    左冷心先是心中一惊,接着便是强烈的哎吐感觉。他左冷心一心向道,直到如今差不多有四十余年,心无旁鹜,他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情是何物。男女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所以他还一直保持着老处男之身。

    但今天,他却被人给摸了,还是摸了脸。不错,他确定是摸,而且是很轻薄的那种。这个摸他的人还是他的师叔,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师父是个男的。而且摸了他之后,还在一边桀桀怪笑着说是揩了一把油猥琐男人。换句话说也就是,他左冷心,一个四十余岁的老男人,今天竟然被调戏了,被一个男人给调戏了,还是被一人他要称之为师叔的男人给调戏了。

    左冷心心乱了,招式也开始散乱起来。每当罗凯朝他冲过来时,他都觉得罗凯在摸他的脸,于是他想吐。我嘞个去了个去,一直这样下去,这架还怎么打?不如直接投降,被打成猪头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