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76章 第五条腿还在吗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曹鹤祥毕竟是久经官场的人,知道莫小川和左冷心和唐家俊应该也是第一次见面,说不定有事情要说,所以便提出送莫小川他们回去。被左冷心婉拒了。他们自己是开车来的。

    莫小川也谢绝了曹鹤祥的好意,只是拜托邱大海,把关在审讯室里的郑芷荷等人给带来。邱大海这会也知道莫小川等人的身份。特别行动处,就算他这个顶尖作战部队出来的兵王,也是对特别行动处的人怀着敬畏之心。因为兵种原因,邱大海还是和不少特别行动处的人一起出过任务的。对于特别行动处人员的种种神异手段他可是崇拜不已,只可惜,他没有这方面天赋,只能徒自感叹了。

    所以,对于莫小川的托付,自是不敢大意,他生怕其他警察怠慢了郑芷荷他们,所以自己亲自跑去了。

    没多大功夫,邱大海就带着郑芷荷几人过来了。

    “小川,你没事吧?”郑芷荷紧跑几步,来到莫小川的身边,拉着莫小川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打量了个遍。罗玉卿虽然没有像郑芷荷那么夸张,但也是紧张不已,一双妙目不停地在莫小川身上扫视。

    “你们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呵呵,不用担心。”莫小川摸着郑芷荷的头,笑着说道。

    “老大,快让我看看,身上没缺少什么零件吧。最重要的是,第五条腿还在吧?”紧接着就是罗凯大呼小叫地冲莫小川跑过来,鼻涕眼泪齐流,全都一窝蜂的朝莫小川身上抹。

    我嘞个去了个去,这小子的表演也太惊世骇俗了吧。什么第五条腿还在吧?谁还有本事能把自己的第五条腿拿去了。如果不是外人在场,莫小川肯定一脚把罗凯有多远踹多远了。

    莫小川眉头一皱,看着曹鹤祥等人以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由摸了摸了鼻子,暗运真元将罗凯与他的衣服隔开。“伤心欲绝”的罗凯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根本就没靠在莫小川身上,反而把鼻涕和眼泪涂了自己一脸,让人不忍直视。

    “那啥,小川,有时间去家里坐坐,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陪你们了。”曹鹤祥装作没看到罗凯的糗样,对莫小川说道。

    “一定,一定。”莫小川说道。“曹书记。”

    “小川,我说过,我们这关系,你怎么还叫我曹书记呢?难道让你叫我曹大哥就那么难吗?”曹鹤祥假装生气道。

    “呃,曹大哥,我不好,我检讨。”莫小川立马竖起手掌作起了自我检讨。

    “这才对吗?我还希望在南山,你能把大哥家当成自己的家。”曹鹤祥真诚地说道。

    “会的。”莫小川笑着说道,在曹祥鹤眼里,莫小川看到了对家人的期待。

    曹鹤祥紧紧握了握莫小川的手。

    “我想问一下,曹大哥年轻的时候腹部是不是受过伤?”莫小川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曹鹤祥惊奇地问道。

    “我们华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刚才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到你气色不对,仔细辨识了一下,才发现年轻时,你应该伤到过腹部。”莫小川摸着鼻子呵呵笑道。

    “没想到,小川你还有这神奇的手段,厉害啊!”曹鹤祥对莫小川是真心的佩服,年纪轻轻,一身神奇的本事不说,就凭这手医术,这莫小川也值的一交。人生在世,谁还不有个病殃的啊。没事的时候不嫌,有事的时候,医生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

    郑芷荷和罗玉卿则对曹鹤祥表现出来的震惊不以为然,要是曹鹤祥见过莫小川压制郑芷荷身上的鬼蛛蛊时,施展的神奇手段,要是他知道,还在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朝莫小川身上蹭的罗凯,是莫小川刚刚救醒的活死人,他还不得惊为天人,以为自己遇上活神仙了啊。

    “呵呵,也没有什么?只是没事的时候喜欢瞎钻研。”莫小川难得谦虚了一次。

    “我年轻的时候,腹部是受过一次伤,那一次是陪领导下去检查。领导被一些处心积虑的人为难攻击,我为了让领导脱身,腹部被人用叉刺穿了,当时肠子都断了。也算我命大,经过抢救,活了下来。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曹鹤祥好像回忆起了什么,感慨地说道。

    “呵呵,曹大哥,你不是已经没事了,而是你现在有大事了。只是你不知道原因罢了。”莫小川冲曹鹤祥神秘地笑道。

    “什么大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是阴天下雨的时候伤口处感觉有点痒,其他没什么不适感觉啊?”看着莫小川神秘兮兮的样子,曹鹤祥有点懵了。

    “是吗?曹大哥你再想想,生活中就没有什么不方便而且一直困扰着你的事情?”莫小川问道。

    曹鹤祥低头想了想,头痛,脚痛,各种不适他都想过,但真的想不起来有什么不方便而且一直困扰着他的事情啊。“小川,我真的想不到,你还是不要卖关子了,直说吧。”

    莫小川俯在曹鹤祥的耳边,轻声说道:“在夫妻生活上面,你能满足嫂子吗?”

    不过是轻轻的一句话,却让曹鹤祥心里剧震,身体都有些颤抖。曹鹤祥一把抓住莫小川的手,紧握住,生怕莫小川跑了一样,“小---小川,难道---你是说---说---”

    “不错,虽然你腹部的伤是康复了,但因为当时伤了条经脉,错搭的一条经脉却让你更敏感,感受刺激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两三秒的事情,便会一泻如柱。而且一泻之后,就会马上疲软,就导致你不能有一次正常的夫妻生活。”莫小川依然低声俯在曹鹤祥耳边说道,

    曹鹤祥终于知道,莫小川不是无的放矢了,莫小川所说的这一切无一不对应着他的症状,甚至莫小川说的,比他体会的还清楚。

    但莫小川说到伤了条经脉,让曹鹤祥有点担心不已。经脉一说,存在于华医,而且在很多小说中都被引用于修炼当中,但现实中却没听说过谁能找得到经脉的。以如今的科学手段,专门解剖人体研究过经脉这种东西,但始终没有什么发现。于是人们便开始怀疑,经脉之说,是不是就是古人的一种臆想猜测。而本质却是不存在。

    “小川,这,经脉受伤,能医治吗?”曹鹤祥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内心是非常忐忑的,他很希望莫小川能治好他,但又害怕莫小川说不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