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67章 曹鹤祥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肖建挂断电话后,已完全没了睡意,此时,天已蒙蒙亮了。

    南山市市委家属院,一号楼,南山市曹鹤祥,大睁着眼睛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妻子许如慧,一只手攀上了高峰,轻轻研磨着。

    许慧睡的正熟,却被身上的阵阵酸麻弄醒,于是睡眼惺松地看了曹鹤祥一眼,娇嗔地给也他一个白眼:“你这坏家伙,天还没亮也不多睡会,又使得什么坏。”

    “嘿嘿,老婆,刚才被尿憋醒了,感觉一阵肿涨,突然有一种想要的冲动,我想试试,说不定这次可以了。”曹鹤祥坏笑着说道。

    “真的。”许如慧惊喜道,睡意瞬间皆无,两眼带着一抹渴望的光彩。说话间,不觉伸手朝曹鹤祥摸去。

    滚烫,坚挺,怒若游龙。许如慧心颤不已,却是主动翻身对曹鹤祥说:“可能是之前你太过劳累了,这次由我来。”

    曹鹤祥看着眼前颤颤微微的两团,刺激着他绷紧了全身的神经。结婚这么多年,许如慧从来都没有这么主动过。他知道这是他亏欠她的。

    许如慧刚要引导着怒龙入巣,却感觉门口一阵滚烫,粘粘的液体全部洒在了门户的入口处,怒龙也瞬间变成了一条软沓沓的鼻涕虫。许如慧略感失望地坐在曹鹤祥的身上。

    “老婆,对不起。又愰了你一次。结婚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愰了你多少次了。”曹鹤祥看着许如慧,表情很是愧疚。

    “没事,说不定慢慢就会好了。”许如慧笑着温柔地摸了摸曹鹤祥的脸庞。但她的笑容里多少都带着些许勉强和苦涩。

    结婚这么多年了,她还不知道做为一个女人应该有什么感觉。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做过一次女人。这是她的不幸,更是曹鹤祥的悲哀。

    “老婆。---”曹鹤祥刚一张嘴,却被许如慧嬾如葱白的玉指给压住了嘴唇。

    “老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知道我不会离开你的。或许我们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没有性福,我们也要把日子过的幸福不是吗?”许如慧偎依在曹鹤祥的怀里,深情地说道。

    “只是苦了你了,老婆,对不起。”曹鹤祥紧紧抱着许如慧,眼里有些湿润。

    “什么都不要说,我只想你这样抱着我,静静的。”许如慧在曹鹤祥怀里犹如梦中呓语一般。

    “我需要怒放的生命---”

    安静的环境突然被一声奔放的手机铃声打乱了,曹鹤祥脸上明显带着怒意。伸手拿过电话,看也没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接通电话后颇为语气不善地问道:“喂,哪位,这个时间打电话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曹鹤祥的潜台词很明显,如果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那么你就请好吧你。

    “鹤祥啊,不好意思,扰你清梦了。我有件事想向你了解一下。”电话里面传来肖建威严的声音。

    曹鹤祥是肖建一系的人,当初肖建在鲁东省曹州市做时,曹鹤祥是肖建的秘书。曹鹤祥这个人有能力,有干劲,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做人本分,能干事实,能够为百姓着想,从来不会因为政绩而玩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因此,深得肖建赏视,所以在肖建后来升任苗岭省时,便一纸调令,把当时已成为曹州市常务副市长的曹鹤祥调到了苗岭,任南山市。显然,曹鹤祥很是胜任这个位置,上位两年来,为南山市做出不少贡献,深得南山市人民群众的爱戴,是一位难得的亲民好书记。

    曹鹤祥听出是肖建的声音,心里暗叫一声要糟,都怪自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也没来得及看一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才捅了这么大一个娄子,不知道肖书记有没有生气。

    于是,曹鹤祥战战兢兢地说道:“是,老---老领导啊,老领导这么早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去办的。”

    “没什么吩咐不吩咐的,我只是想向你了解点事情。”肖建说道。

    “领导您说。”曹鹤祥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南山市发生了什么事情,值的肖建这种层次的人关注的。难道是昨晚那光柱和巨响的事。不应该啊,事后,自己安排人去看过了,没发现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啊。除了这些,昨晚也没有其他反常的事情了。

    “南山市公安局抓了一位叫做莫小川的年轻人,因为他昨晚杀了人。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建也没客套,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

    “莫小川?!杀人?!老领导,这事我没接到消息啊。要不这样,我先去了解一下,然后再给您回个电话?”曹鹤祥有脸色有点不好看,昨晚发生在南山市的杀人事件,自己没得到任何一点风声,但消息却传到肖书记哪里去了都。自己这个南山市也做的太失败了吧。看来,不给他们来点狠的,他们还真没拿书记当做干部啊。

    等肖建挂断电话,曹鹤祥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石广明和小张、小任正在罗玉卿家里大肆翻找着,整个房间都被他们弄的乱糟糟的,东西丢的满处都是。罗玉卿的房间更是不堪,花花绿绿,或厚或薄,或透明或蕾丝的女儿家贴身衣物都被一件件地凌乱地丢在床上。

    石广明和小张还好一些,小任最是猥琐,每翻看一件罗玉卿的内衣裤,都会夸张而又地按在鼻子上猛吸一阵,甚至还按在下面耸动两下,为此,没少被石广明笑骂。小任没觉得有什么可耻,他反而很享受这个小丑的角色。

    突然,石广明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这个略显寂静的环境里,着实把他们三人吓了一跳。石广明甚至把枪都拔了出来。

    而小任手里正拿着一件蕾丝花边的胸,按在自己下面揉搓着,石广明的手机一响,吓的他浑身一哆索,不多会时间,小任的裤子就显露出一片湿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