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61章 至尊再现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空冥真人,也就是之前在南极出现的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其实早就来到了莫小川他们的上空。只不过空冥真人修为比他们高出太多,他们根本就发现不了。

    高空中的空冥真人看到幽燕天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呆愣了半晌。幽燕天他还是认识的。幽泉宗太上长老之子,幽泉宗数得上名号的天才人物,年纪轻轻便达到了分神后期巅峰修为,在内世界可谓是一领当代风骚。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地球上呢?他没感觉到内世界的通道有什么变化啊?这幽燕天是怎么跑出来的呢?而且,他的修为怎么会倒退到出窍中期呢?不行,看来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检查一下内世界的通道了,这个时候,千万可不能出什么娄子?

    在幽燕天出手偷袭莫小川的时候,空冥真人本想出手阻止幽燕天,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最后却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正是他这一犹豫,却错失了救人的大好机会。幽燕天的拳头已经砸到莫小川的面门了。

    然而他看到了整个过程,却没有猜想到结局。莫小川凭一杆洪荒戟完成了惊天逆转,最后却反过来把幽燕天给废了,这让他始料未及。不过当他看到莫小川的手中的洪荒戟时,双眼亮光一闪,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

    以空冥真人的眼光尚且看不出洪荒戟的品阶,但从中传出来的莫大威能,他还是能感受到的。从洪荒戟蕴含的威能上来看,可看出它的不平凡。这小子当真是好机缘。

    抢还是不抢?抢还是不抢?抢还是不抢?重要的事情想三遍,空冥真人内心挣扎不已。

    好一会儿功夫,空冥真人面色终于恢复了平静,双眼也清澈透亮,紧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蜕变。空冥真人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有时候,机缘这种东西也是很奇妙的。他在别人身上或许是机缘,但在自己身上说不定就是祸殃。

    “不错,面对至宝尚能战胜自己的内心,从而得到心境的突破,你真的很不错。”突然,空冥真人耳边,传来一道声音,犹如暮鼓晨钟一般,直接让空冥真人刚刚突破的心境巩固下来。

    “至尊。”高空中的空冥真人,赶忙凌空跪伏下来。此刻,他的身上本是水火不侵的宝衣,都泛起了一层层细密的水珠。幸好,刚才并没有生出歹念,否则,恐怕现在自己早已灰飞烟灭了,形神俱散了。

    至尊出手,自己恐怕就算是转世轮回都是奢望。

    “他的事情你不需过问,一切顺其自然好了。你心境已有所突破,用不了多久,也该离开这一界了,你且回去好好巩固一番修为,然后回家族密地等待飞升吧。”

    “谢至尊。”空冥真人恭敬地说道。蓦然,在他的眼前出现一枚闪现着七彩光华的丹药,“升仙丹”空冥真人不禁惊叫出声。看着眼前的丹药,空冥真人激动的难以自持,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

    “去吧。”

    “是。至尊圣安。”空冥真人凌空拜了三拜,这才起身化作一道流光朝南极洞府方向疾射而去。

    “小子不错,短短时间能有如此进步,不愧是鸿蒙皇族血脉。只是这还远远不够。很期待你能成长起来。我们已经蛰伏太久了。唉!”

    接着,空间便重回寂静。

    内世界,蒙山山脉,幽泉宗太上长老闭关的后山,一个年轻的身影,步履匆忙,神情慌张地发足狂奔。

    坐忘峰,幽泉洞,阵阵阴寒之气在洞口形成了浓浓的雾气,相隔百米距离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年轻人虽然还在幽泉洞百米开外,但头发,眉毛上已结出一层白霜。

    “弟子陈天拜见老祖,弟子有要事相告。”陈天强忍着寒意,跪伏在地,大声冲幽泉洞通禀道。不知是因为太冷,还是因为害怕,陈天的脸上看不到一点血色。

    “我不是吩咐过吗?我闭关期间,任何事情都不得打扰。”幽泉洞中传出来的声音,更是冰寒,跪伏在地的陈天感觉自己全身血脉都要冻僵一般。

    “这件事情万分火急,所弟子不得不前来打断老祖静修。”陈天头垂的更低了。

    “哦,什么事情?怎么个十万火急法。说来听听。”洞中的声音冰寒之气缓和了下来。

    “燕天公子的本命魂牌碎了。”陈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完了这句话。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突然陈天面前出现一位佝偻着身子,一脸丑陋疤痕,三角眼睛闪着精光的老者。

    陈天吓的浑身发抖,嘴里磕磕绊绊地说道:“燕---燕天---燕天公子---魂牌碎了。”

    “你告诉我,天儿的魂牌碎了。”陈天突然感觉到一阵窒息,却是那老者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把他给提了起来。

    “是,是的,燕天---燕天公子的魂---魂牌碎了。”陈天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无比艰难地说道。

    “天儿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老者一脸阴毒,阴森森地盯着陈天问道。

    幽燕天可是他唯一的儿子,而且天赋绝伦。也是他最大的希望。然而如今,却有弟子告诉他,幽燕天魂牌碎了。魂牌碎了,就表示人已经死了。而且是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不入轮回。

    “自老祖闭关后,公子就不明去向。外面也没有半点公子的信息传来。直到今天,守护魂牌的童子过来说,公子魂牌碎了。”

    “废物。”老者骂道,然后提着陈天脖子的手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陈天头一歪,就此死去。老者看也不看,直接把陈天的尸体朝后面的幽泉洞一丢。只见陈天的尸体诡异地与幽泉洞外的浓雾消融在一起。

    “啊---是谁?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儿子,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将他的灵魂拘在幽泉洞中受万年冰寒之苦。”老者杀气盈空,愤怒的声音,像是要把蒙山上空的天撕裂一样。

    顿时,整个幽泉宗都炸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