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34章 罗玉卿曾经的屈辱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在连仲儒和祝夜春在一起之后,在祝夜春的授意下。连仲儒拿出一件薄如蝉翼的粉色女式情趣小小上面带有暗褐色犹如血液凝固后的污渍,还有一件与小配套的粉色蕾丝胸。说是罗玉卿和他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留下来作为纪念的东西。

    但现在他既然与罗玉卿分开了,那也就没有再留下这些东西的必要了。为了避免自己现在的女朋友误会,再加上他知道校园里暗恋罗玉卿的人数不胜数,所以他特意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但是考虑到人太多,无法确定这套有纪念意义的情趣的归属问题,连仲儒决定采取价高者得的方式。

    并且,连仲儒承诺,能抢得这套情趣的幸运儿,他将加送一件,他和罗玉卿激情时的现场录音。当时,连仲儒笑言:“如果那位同学有幸得到带有梦中女神体液和贞洁的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再加上梦中女神蚀魂销骨的声音,是不是让你们更有身临其境地感觉。是不是让你们更加的兽血,激情澎湃。”

    连仲儒的一席话,引得这些还未成年的男孩子仿佛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对这套小争的是脸红脖子粗的。

    于是,暗地里,被传言是罗玉卿的情趣和激情录音,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被炒到了一万三千五百六十块钱,这使得校园内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禁咋舌。至于那些贫困家庭出身的学子,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些有钱人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就是总重量不到一两重,上面有些暗褐色血斑的吗?有那么重要吗?但无论他们如何置疑,情趣的价格还依然是在飞涨着。

    只到三万一千二百元,被南山市一位房地产老总的儿子毕传河抢到手。这位毕传河,长的和二师兄倒像是双胞胎一样。所以他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罗玉卿永远都不是她的菜,就算是破了身子的罗玉卿也是一样。所以还不如把和罗玉卿有如此亲密的贴身物品买下来,好留个念想。真的彻夜难免的时候,也可以拿来用用不是。

    按说,连仲儒在学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学校没理由不出来制止,甚至是把连仲儒开除出校园都不过份。但学校的老师领导都统一选择了保持缄默。至于是不是有什么内幕,这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

    事后,有些老师看不过去,也私下劝慰过罗玉卿,让她转到其他学校去。没有必要在这学校待下去了。

    罗玉卿只是笑了笑:“老师,谢谢你这个时候,还能站出来给我说这些。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他们不就是想把我逼出学校吗?我就偏偏不如他们的意。除非他们用其他手段,让学校把我开除,否则,我看她有什么能耐把我逼走。”

    其实,罗玉卿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她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一个生活在背后经常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被人当面骂作装清高,假贞烈,真,浪荡女。时间久了,再正常的人也会崩溃掉。那个时候,罗玉卿身边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围在她身边团团转,看能不能有幸让罗玉卿陪他们一的猥琐男生。

    但罗玉卿不甘心,她要让她们看着,她如何坚强的撑下去的。后面的两年,罗玉卿只与书为伴,这也使得她高考的时候,考出了苗岭科状元的好成绩。成为万千学子心目中的偶像。

    时隔两年,连仲儒的谎言也一步一步被揭穿,但由于没有证据,大家只能对当时连仲儒说的话半信半疑。

    而真相大白的那天,却是高考体检时,一位五十余岁的女医生说的这么一句话:“小姑娘很不错,长的这么漂亮,在这个社会,到现在还能保持冰清玉洁的身子,不容易。”

    也许,只是女医生的一句感慨的话,却让坚强了两年的罗玉卿失声痛哭起来。是啊,两年下来,没有谁比罗玉卿更清楚,她到底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和屈辱。但女医生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真相大白,使得压在罗玉卿身上的如山一般的石头,砰然轰塌。

    女医生的话,被和罗玉卿一起体检的几个女孩子传了出来。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校园。

    于是,连仲儒悲剧了,他彻底成了过街老鼠,人见人骂,更有甚者,当面都敢吐他一脸的口水。特别是当时以三万多块钱买走了,自以为是心仪女神的贴身神器的毕传河,更是咬牙切齿发誓,花两万块钱买连仲儒两只胳膊。任谁被人像傻子一样戏弄了两年,谁心里面不是怒火滔天啊。毕传何不是圣人,对于戏弄他的人,他一向不会心慈手软。

    最终还是祝夜春出面,给了毕传河五倍的赔偿,才把这件事压了下去。毕传河就算是再不甘心啊,但想想祝家在苗岭的能量,也只能把这口怨气给强行咽了下去。

    罗玉卿高考结束后,没多久,罗凯就出了车祸躺在了床上,从那之后就没再醒过。而她的父母,因为罗凯的打击,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为了能照顾家里。罗玉卿放弃了华夏知名学府伸过来的橄榄枝,进入了苗岭本土的高校苗岭大学就读。选择了她最喜欢的管理学专业。

    本来以祝夜春的学习能力,考个华夏知名的高等学府没什么问题。但因为罗玉卿的关系,祝夜春基本上把学习都放掉了。高考的时候都没有参加,而是凭祝家在苗岭的人脉,花了部分赞助费,才得以进入了苗岭大学,她选择的也是管理学专业,毕竟祝家身后有一个庞大的珠宝加工销售帝国,她之所以学这些,自然是为了以后能在家族企业中发挥些作用,毕竟越是这样的家族,内部的竞争也更激烈,更残酷。

    巧合的是,罗玉卿和祝夜春又分在一个班级。

    罗玉卿依然是淡然地面对祝夜春,而祝夜春看向罗玉卿的眼光充满了嘲讽和阴险的笑容。

    连仲儒则比较凄惨,祝夜春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只要祝夜春不想学习,连仲儒就没办法学习。经常被祝夜春拉着去一些酒吧,练歌房,夜店等等地方挥霍青春。

    虽然连仲儒瞅时间也拼命地去学习,因为他知道,这才是他唯一能摆脱祝夜春的出路。他真的不想和这个变态的女人在一起了。

    然而高考的最后关头,又出现了罗玉卿的事情,被一女医生一语道破,连仲儒成了被人人唾弃,咒骂的过街老鼠。所以考试时的精神状态可想而知。

    最终,他只不过考了个三流的学校,在离苗岭大学不远的,南山农业学院。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连仲儒却也是绺由自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