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110章 生母新香烛,锁魂当不仁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这时,齐国斌已经把车开到山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充满的神秘的一幕,不禁头皮都有些发麻,心里发怵。不知道这邵先生到底要搞哪一出?

    既然来了,而且邵先生还在等着自己,纵然齐国斌心里再害怕,只得战战兢兢地下的车来。

    “邵先生,我来了。”齐国斌走到邵先生面前,小声说道。说话时候,眼角还不时撇向站在阴阳八卦中的秦公子。暗自猜测这人是什么身份。

    “嗯。”邵先生不置可否地冲齐国斌点了点头。然后冲秦公子躬身道:“公子,下面该如何吩咐?”

    齐国斌看的眼皮只跳,邵先生如此人物,竟然对这年轻人如此恭敬,看来这年轻的公子身份绝对不简单。

    秦公子淡然地看了齐国斌一眼,“苏薇带了吗?”

    邵先生看向齐国斌,齐国斌连忙躬身回答,“苏薇还在车里。”

    “她现在有多对你能产生多大的怨恨?”

    秦公子的眼神像一柄利刃,刺的齐国斌头晕目眩,下意识地慌恐地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怨恨极深吧。”

    “把她拖下车来。”秦公子盯着齐国斌看了足足有三分钟,只看的齐国斌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齐国斌实在不敢再面对秦公子,听了秦公子的话后。急忙连滚带爬地跑到车门口,一把打开车门,伸手抓住苏薇的头发,把苏薇从车上拽了下来。也不顾苏薇是否摔倒在地上,只管扯着苏薇的头发,拖着苏薇朝秦公子走去。

    苏薇则是两眼呆滞,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相反的却很是平静。她的心早已经死了,现在的她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相对于灵魂的痛苦而言,区区肉体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阴冷的夜风,诡异的八卦,惨白的蜡烛,腐臭的味道。这一切都仿佛在编织着一首死亡的挽歌。

    “公子,苏薇在这里,我给您拖下来了。”齐国斌把苏薇拖到八卦边上,自己也软瘫在地上。

    苏薇的眼神这时正好看向秦公子,看到秦公子的瞬间,苏薇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但这波动却瞬间便消失了。

    “元武,把他们两个带到图案中央来。”秦公子看也不看齐国斌一眼,开口吩咐道。

    “是,公子。”一边的邵先生恭身应道。然后来到齐国斌身边,一手提起齐国斌,一手提起苏薇,像是提两只小鸡崽一般容易。

    苏薇如同活死人一般,一动不动。齐国斌则扑扑腾腾胡乱挣扎着。

    “如果再动半分,杀。”秦公子冰冷的声音响彻在齐国斌的耳边。

    齐国斌闻言,再也不敢乱动分毫。

    邵元武把齐国斌和苏薇带到八卦图案的中心后,便一言不发地迅速离开。好像他很怕待在八卦图案里面。邵元武出来之后,再次来到山顶入口处,负责起警卫来。

    如此近距离地和秦公子相处,齐国斌心中的慌恐可想而知。

    “啪嗒。”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把齐国斌吓的裤子都尿湿了。一股子尿骚味很快便弥漫在空气当中。

    见到齐国斌的模样,秦公子眉头皱了皱。“如果你那玩意,自己控制不住,我可以帮你把他摘掉。”

    “别,别,公子,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齐国斌一骨碌地爬起来,跪在秦公子面前,头“砰砰砰”地在坚硬地山石上撞击着。奇怪的时,齐国斌磕破的额头,鲜血流出滴在地上,却诡异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被这一片土地吸收一般。

    “脱光她的衣服,拿起刀,割断她左右手腕动脉。不要割的太深,让血慢慢流出就好。然后再给我切下六十四片肉片,我有用。”秦公子冷漠地吩咐道。

    齐国斌听的心一颤,他虽然作好了杀死苏薇的准备,但他也只是想一刀把苏薇的心脏刺穿,让苏薇在瞬间死去。然而秦公子的意思明显是要把苏薇活活折磨致死。齐国斌下不去手。

    “一分钟这内我没有见到第一片肉片的话,那么同样的事情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秦公子声音带着无视生命的冷漠。

    齐国斌听了,像是疯了一般,爬起来冲向倒在地上的苏薇。然后手忙脚乱地,连撕带扯地把苏薇身上的衣服扯了个一干二净。苏薇无神地眼睛,定定地看着齐国斌,她大张的两条腿,刚好对着齐公子,可是除了一片狼藉,带着一股子血腥味之外,再没有往日那般花样的粉嫩。这一切苏薇根本就不在乎了,心都死了,还何必在意一具臭皮囊呢?

    秦公子眉头攒在了一起。他所需要的是,苏薇对齐国斌的刻骨铭心的恨。恨的越深越好。而现在,苏薇干脆如同高僧顿悟般。对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那么他的计划将会打不小的折扣。

    齐国斌脱光苏薇的衣服之后,然后捡起地上的尖刀,抓起苏薇的手腕很是小心地割破了一个小口,看到血液慢慢地从小口处流下来,才又换到另一只手上,用同样的方式割破了苏薇手腕上的动脉。然后,齐国斌犹豫了一下,手颤抖着在苏薇的大腿上割下约一公分宽,五公分长的一条肉片双手捧着献到秦公子面前。

    秦公子把肉片接在手中,用鼻子嗅了嗅,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才点了点头。然后把那肉片丢在“巽”位的燃烧的蜡烛旁。只见“巽”位的蜡烛一阵跳跃,好似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火焰还发出“噗噗”的声音。紧接着,“巽”的蜡烛却奇迹般地拔高了两三公分的样子。

    秦公子默念着:“生母新香烛,锁魂当不仁。”

    “继续。”正在一边疯狂呕吐的齐国斌耳边响起了秦公子冷漠的声音。

    齐国斌心一揪,手不禁又一次握紧了尖刀。

    如此,齐国斌每割一片苏薇的肉,秦公子都会丢到相应的卦像蜡烛旁,并念上一句咒语,像是做什么祭祠仪式一般。

    齐国斌已经记不得自己从苏薇身上割下多少肉体,他的动作机械而又僵硬。他的眼睛充满了嗜血的残忍和疯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