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82章 不到真危难,不行善人心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现在莫小川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心境和性格的改变。自从自己获得鸿蒙传承以来,莫小川觉得自己已经变了,人变的有些随心所欲,甚至有些痞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对漂亮的女人,抵抗力也越来越小了。内心里总是有着强烈地占有欲望。

    难道是自己的鸿蒙皇族血脉被鸿蒙塔激活的缘故。还是自己修炼《鸿蒙始元诀》的原因呢?

    就在刚才,莫小川差点忍不住自己的冲动,将冷面罗刹给就地正法了。如果再待下去,莫小川不敢肯定自己真的就能把持的住。

    但莫小川又是受现代社会影响,对自己内心的想法比较排斥。

    所以,莫小川刚才虽说离开的淡然,倒不如说是苍慌的逃离。

    现在不过是夜里九点多钟,唯镇的街道上,还有着如织的人流。莫小川就这样赤着上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迪迈运动鞋。安然自若地走着。如果莫小川身上再纹条龙或者虎的话,牛仔裤上再撕上几个洞,那就活脱脱一社会不良青年。肯定是神魔辟易,人鬼皆惊。

    莫小川脚上那双迪迈运动鞋,还是庄晓娴买给她的。莫小川之所以接受,是因为庄晓娴是莫小川心境和性格变之后,接受的第二个女人。是莫小川可以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

    莫小川放开灵识,刚才在家永福超市盯梢他的青年,已被他做了灵识标记,所以,莫小川很容易就能找到他。

    唯镇一家棋牌室里,乌烟瘴气,哗啦啦洗牌的声音,此伏彼起,其中还有人的吆喝声,怒骂声,叹气声,拍桌子声,总之,环境十分噪杂。而在棋牌室外面的桌球室,则相对来说,冷清的很。只有个穿着奇装异服,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青年,像是火星来客,懒洋洋地,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

    除了这个火星来人之外,还有两个坐在一边喝茶抽烟闲打屁的。一个就是之前盯梢莫小川的青年,一个也是莫小川的熟人,就是被霸王三称之为虎子,上次被霸王三派去带头绑莫小川,请庄晓娴的光头大汉。

    莫小川一走进桌球室,虎子和那青年就注意到了,另外几个火星来人则是懒洋洋地瞥了莫小川一眼,就没再理会。

    那青年见到莫小川之后,脸色剧变,手脚微颤。做为霸王三手下最受器重的人,对于两天前,莫小川出手伤了五名兄弟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至今,五位兄弟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呢。医生诊断内脏破裂。

    今天,三哥让他盯着莫小川,观察一下这几天莫小川的生活路线,或者接触的什么人,有机会多找些兄弟,把莫小川绑来,医院里的五位兄弟的医药费还没着落呢?

    在莫小川出了家永福超市,和那两名女孩子分手后。一个人去了偏僻的唯镇北边荒地。他可不敢一个人跟过去,所以就打了个电话,回来交差了。而现在,莫小川竟然找上门来了,他不知道,莫小川是故意的,还是巧合。

    虎子看莫小川的眼光与那青年不一样,虎子一见到莫小川,便站起身来,迎面走了过去,人到了莫小川面前,却是“扑通”一声,推金山倒玉柱地跪了下来。一把抱住莫小川的大腿。一声嚎啕,鼻涕和眼泪齐流。

    “大哥啊,虎子这两天可没做坏事啊。我还扶老奶奶过马路了,见到路边的乞丐,我也给了五毛钱。帮小孩子捡了弹珠,帮小媳妇洗了内裤---”接着便是一一列举这两天的丰功伟绩。

    他不得不如此啊,那天,虽然是他最先挑的头,但受创最轻的却是他,当然是身体上受创最轻的。如果可以换一下的话,他宁愿现在躺在医院了,也好过小弟弟受罚。

    那天回来,他还有点不相信莫小川的话。于是便强忍着疼痛,便赶到家里,急不可奈地拉住相好的小翠就要干活,害的小翠只白眼他猴急的模样。虎子本以为像之前一样,施展神勇,攻城掠地,进行一番翻天覆地的盘肠大战。而也小翠也是媚眼如丝,娇喘阵阵,摆好的姿势,任由虎子采摘。

    谁曾想,最终,虎子却疲软了。就连小翠使出了吹,弹,捻,吮,吸等等十八般武艺,直到累的浑身乏力,也没能使他有半点反应。这可把小翠给气坏了。愣是把虎子身上掐的青紫,又让虎子用器具使她满意了,这才放过了虎子。

    之后两天又和小翠试了两次,小弟弟依然如故,软沓沓的像条鼻涕虫。为这事,可没少遭小翠的埋汰。并且小翠给他下了最后通谍,如果限期内他还不能恢复如初的话,她就去找别的男人了,也可不想和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过一辈子。

    虎子也是宝宝心里苦啊。

    这时,虎子才相信了莫小川的话。他还记得莫小川说他什么时候变成好人了,莫小川就会给他解除惩罚,让他恢复男人的功能,重振雄风。于是他便按照日行十善的准则来要求自己。

    当真是:不到真危难,不行善人心。

    莫小川看着一个五尺大汉,爬伏在自己脚下,声泪俱下,心时也怪难为情的。

    不是,你玛,你不会是把眼泪和鼻涕都擦我身上了吧。莫小川莫小川想着,马上一脚把虎子踢开,“擦,看你小子办的好事,眼泪鼻涕都抹我一裤腿,我决定了,对你的惩罚再加半年。”

    “什么?!又加半年,不行啊,爷啊,我的小爷嗳,别说半年,半个月都不行啊?你可不知道这两天小虎过的什么日子啊?祖宗呐,这两天下来,我可是折腾的舌头都麻了。舌头麻了还好说,可是老婆也保不住要跟人跑了啊。”虎子在地上打着滚,想想这两天自己过的憋屈的日子,越想越是委屈,顿时哭的像天公打雷,雨神布雨一般。

    “喂,我说光头佬,你这是几个意思啊,话说你老婆跟人跑了,跟我有屁个关系。你跪我还不如回去跪她呢?”莫小川不乐意了,捏着鼻子对虎子说道。去,好像是自己拐走他的老婆一样。
小说推荐